陕西宏福工贸(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与晁拴绪、刘洁明、陈红艳民间借贷...

已收藏,可进入个人中心查看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
案号:
(2013)陕民一终字第00096号
案由: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4-05-28
收藏
司法案例>正文阅览
陕西宏福工贸(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与晁拴绪、刘洁明、陈红艳民间借贷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6686
预计阅读:9min
审理法院:
案号:
(2013)陕民一终字第00096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4-05-28
案由: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陕西宏福工贸(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陕西省宝鸡市凤县双石铺镇新建路149号。

法定代表人:张富恒,执行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冯振涛,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晁拴绪,男,汉族,1955年4月15日出生,陕西省凤翔县人。农民。委托代理人:高峻斌,陕西高理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刘洁明,男,汉族,1967年1月4日出生。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陈红艳,女,汉族,1982年2月5日出生,系刘洁明之妻。

审理经过

上诉人陕西宏福工贸(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宏福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晁拴绪、刘洁明、陈红艳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宝鸡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宝民一初字第00009号民事判决,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宏福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冯振涛、被上诉人晁拴绪的委托代理人高峻斌到庭参加诉讼。被上诉人刘洁明、陈红艳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法院查明,2012年3月21日,晁拴绪作为债权人,刘洁明、陈红艳作为债务人签订《借款合同》一份。合同约定:刘洁明、陈红艳向晁拴绪借现金10万元整,借期2个月,利息为每月3000元整,每月18日前付息,2012年5月21日到期后一次性归还本息。违约责任:刘洁明和陈红艳如果2012年5月21日到期后不能按期归还借款,属违约,违约金为每天缴纳10000元整,直到借款归还之日为止。2012年4月18日,晁拴绪作为甲方,刘洁明、陈红艳作为乙方,宏福公司作为担保单位,三方签订了《借款延期合同》一份。合同载明:刘洁明于2010年4月20日借晁拴绪现金290万元整,于2011年5月15日刘洁明再次向晁拴绪借现金10万元整,合计借款300万元整。2011年4月16日刘洁明和王珠平共同向晁拴绪借现金300万元整,此笔借款于2012年4月16日到期,现刘洁明转借2011年4月16日300万元借款的100万元整为刘洁明和陈红艳借款;2011年5月16日刘洁明和陈红艳向晁拴绪借现金10万元整;刘洁明和陈红艳合计借晁拴绪现金410万元整。原合同继续有效。合同约定:一、乙方申请延期1年,即2012年4月18日至2013年4月18日。月息为3.6%,每月支付利息为147600元,每月15号之前付清本月利息。到期后一次性付清本息;二、如果刘洁明和陈红艳不能按期付息,违约金为利息的20%,到期一次性归还本息,如到期不能按期归还本息,视为刘洁明和陈红艳违约,违约金为借款本金的20%;三、宏福公司自愿为刘洁明和陈红艳借晁拴绪的肆佰壹拾万元担保,如果刘洁明和陈红艳不能按期付息,宏福公司自愿承担责任,支付本期利息;如果刘洁明和陈红艳不能按时归还本息,宏福公司自愿承担责任,一次性归还刘洁明和陈红艳借晁拴绪的410万元本息。

另查,2010年4月19日,2011年5月15日、5月16日刘洁明手书借条共借晁拴绪310万元,该款转入刘洁明账内。2011年4月16日刘洁明、王珠平手书借条借晁拴绪300万元,该款转入王珠平账内。2012年3月21日,刘洁明、陈红艳手书借条借晁拴绪10万元,现金支付。再查,中国人民银行2012年6月8日将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之前一年期贷款利率为6.56%。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认为,晁拴绪与刘洁明、陈红艳所签《借款合同》以及晁拴绪与刘洁明、陈红艳、宏福公司所签《借款延期合同》系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规定,为有效合同。宏福公司所称,《借款延期合同》是主合同当事人串通,骗取保证人提供保证,合同中保证行为无效。但宏福公司不能提供证据证明晁拴绪与刘洁明、陈红艳有串通,欺骗行为。另宏福公司认为合同中的410万款项中包含有案外人借款,并非刘洁明、陈红艳真实借款。因2010年4月后刘洁明曾数次借晁拴绪款,2012年4月18日当事人就前期借款数额在合同中作了确定,并不违反法律规定。宏福公司认为合同中约定利息高出法律规定允许范围,应为无效。本《借款延期合同》中对借款利息的约定已超过相关法律规定的上限,利息超出法律规定部分,本院不予支持。但此并不能导致合同无效。故宏福公司辩称合同无效的理由不能成立。晁拴绪与刘洁明、陈红艳、宏福公司所签订的《借款延期合同》中约定,如果刘洁明、陈红艳不能按期付息,宏福公司自愿承担责任支付本期利息;如果刘洁明和陈红艳不能按时归还本息,宏福公司自愿承担责任,一次性归还刘洁明和陈红艳借晁拴绪肆佰壹拾万元本息。该约定符合一般保证的法律特征。宏福公司主张一般保证的保证人在主合同纠纷未经审判或者仲裁,并就债务人财产依法强制执行仍不能履行债务前,对债权人可以拒绝承担保证责任。本案主主债务人刘洁明、陈红艳下落不明,且宏福公司亦未提供刘洁明、陈红艳财产状况。故宏福公司已丧失作为一般保证人的抗辩权利,其应承担连带保证责任。本合同约定借款期限延期一年,按月清息。合同签订后债务人并未履行,且下落不明,对此宏福公司亦知晓,虽然晁拴绪诉讼时合同约定的还本期限未到,但宏福公司应诉后亦未与晁拴绪协商解决纠纷,因债务人以自己的行为表明其不履行债务已构成违约,晁拴绪为实现债权诉讼法院,其目的是要求债务人还款,担保人承担保证责任。故晁拴绪诉讼符合法律规定。

综上,晁拴绪依据《借款合同》及《借款延期合同》诉讼要求刘洁明、陈红艳偿还借款,宏福公司承担连带责任于法有据,应予支持。借款利息应以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四倍计算。关于原告要求被告承担违约金之请求,因已支持原告借款利息请求,故对违约金不宜支持。为保护债权人利益,维护正常的经济秩序。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九十四条第二百一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六条第十七条第二十一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五之规定,判决如下:一、刘洁明、陈红艳偿还晁拴绪借款420万元及利息(其中10万元利息计算从2012年3月21日起至本判决生效时止,410万元利息计算从2012年4月18日起至本判决生效时止,利率按年26.24%计算);二、陕西宏福王贸(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对其中410万元及利息承担连带清偿义务;三、驳回晁拴绪其他诉讼请求。以上给付内容限判决生效十五日内履行。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52092元由刘洁明、陈红艳、陕西宏福工贸(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承担。

宏福公司不服上述判决,提起上诉称,被上诉人刘洁明、陈红艳之所以在2012年4月18日找上诉人为其借款延期进行担保,是为了摆脱其无法归还已经到期的借款的窘境,被上诉人晁栓绪则是为了给自己已经面临无法收回的出借资金找一个替罪羊,规避自己的资金风险。对这一切情况,上诉人并不清楚。晁栓绪与刘洁明、陈红艳在本案《借款延期合同》中拉上诉人提供保证担保的行为,符合《担保法》第三十条(一)项规定的情形。另外,本案《借款延期合同》中称刘洁明、陈红艳借晁栓绪款410万元,但晁栓绪提供的证据仅能显示其向刘洁明支付过310万元,其余的钱都是晁栓绪付给案外人王珠平的,没有任何证据反映出刘洁明、陈红艳从晁栓绪出借给王珠平的300万元中转借了100万元。这一情况也反映出晁栓绪和刘洁明、陈红艳作为主合同的当事人双方串通,骗取上诉人提供保证,而作为保证人的上诉人对实际情况完全不了解的事实。故上诉人的保证行为符合《担保法》第三十条(一)项规定的无效行为,一审判认定借款担保行为有效与事实不符,与法相悖。刘洁明、陈红艳虽然下落不明,但其住所宝鸡市渭滨区太白路9号2号楼1单元8号并未变更,其住所的财产权利及其他财产权利(如矿山企业)并未丧失,而晁栓绪未对刘洁明、陈红艳主张权利并经审判或仲裁,且未对刘洁明、陈红艳的财产依法强制执行是客观存在的事实。因此,一审法院判决以刘洁明、陈红艳下落不明,且宏福公司亦未提供刘洁明、陈红艳财产状况作为上诉人已丧失一般保证人的抗辩权利不能成立,认定上诉人已丧失一般保证人的抗辩权利,应承担连带保证责任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是错误的。上诉人对晁栓绪与刘洁明、陈红艳之间的借款合同的保证担保行为已被晁栓绪在合同未到期时以明确的意思表示予以解除,所以一审判决上诉人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与事实不符。本案《借款延期合同》第一条约定的延期期限是一年,即从2012年4月18日至2013年4月18日,在合同签订后不满四个月时的2012年8月6日,晁栓绪就提起了诉讼,在诉状中明确提出了请求法院依法判令解除2012年4月18日上诉人与晁拴绪、刘洁明、陈红艳所签订的《借款延期合同》的请求,并被法院依法受理。因此晁栓绪在合同主债务未到期、合同主文约定的一般保证担保责任条件远未成就时提供的解除合同的意思表示,实际上已经提前解除了上诉人被骗提供的在主合同到期后才能产生的一般保证担保责任。从这个意义上讲,晁栓绪对上诉人的诉讼也是不能成立的。另外,一审在证据交换和开庭审理过程中,晁栓绪一方到场并经查明的委托代理人均只有李娟一人,从未出现过郑润贤这个代理人或出示过该人的任何代理手续,但判决书中却出现了这样一个代理人。综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被上诉人晁栓绪一审对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晁拴绪答辩称:上诉人宏福公司没有向法院提交任何证明该担保行为无效的证据。宏福公司在《借款延期合同》中以担保人身份提供担保,表明宏福公司对“合同”中所确定的借款数额是明知,也是认可的,一审法院对此认定是符合客观实际的。宏福公司与被上诉人也是朋友,亦曾有过借贷关系。宏福公司是基于对刘洁明、陈红艳的信任才提供担保的。晁拴绪对担保法相关规定也不清楚,但只能向法庭说:合同约定“刘洁明、陈红艳不能付息,不能还本由上诉人陕西宏福工贸(集团)有限公司承担付息、还本责任。”那么就是说,不管是什么原因,只要刘洁明、陈红艳不按时付息,不按时还本,宏福公司就应当承担付息、还本的责任。况且作为债权人签订“合同”的目的就是要让担保人承担连带责任,而并不是要求担保人承担一般的保证责任。所以,一审法院判决由宏福公司承担连带责任的结果是正确的。法律保护当事人的权益,但更应最大限度的保护债权人的利益。虽然诉讼时《借款延期合同》约定的还本期限未到,但此时刘洁明、陈红艳及宏福公司已经违约,晁拴绪为实现债权、减少损失,起诉案件的目的正如一审法院认定的是要求债务人还款,担保人承担保证责任,而并非解除宏福公司的担保责任。综上,一审判决公正,依法维护了债权人合法权益,维护了社会公平、正义及诚实信用原则。请求上级法院依法维持原判,驳回陕西宏福工贸(集团)有限公司的上诉。

本院查明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认定的基本事实属实,依法予以确认。另查明,被上诉人刘洁明和陈红艳二人自2012年11月份左右出走后再无音信,其二人位于宝鸡市渭滨区太白路9号院2号楼1单元8号的住房已被陕西省眉县人民法院查封。再根据宝鸡市凤县公安局出具的证明查明,被上诉人刘洁明因2007年1月至2012年5月期间,谎称以养殖林麝为由,骗取他人现金,涉嫌合同诈骗罪,已于2013年6月26日被宝鸡市凤县公安局网上追逃。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对宏福公司上诉所称,《借款延期合同》是主合同当事人串通,骗取保证人提供保证,合同中保证行为无效的理由。经查,现有证据不能证明主合同当事人双方串通,骗取保证人提供保证。宏福公司亦未能提供证据证明晁拴绪与刘洁明、陈红艳有串通、欺骗行为。原判认定《借款延期合同》中除对借款利息的约定已超过相关法律规定的上限,利息超出法律规定部分无效外,认定《借款延期合同》有效正确。故宏福公司上诉所称此点理由不能成立。

对宏福公司上诉所称,被上诉人刘洁明、陈红艳虽然下落不明,但其住所并未变更,其住所的财产权利及其他财产权利(如矿山企业)并未丧失。一审法院判决以刘洁明、陈红艳下落不明,且宏福公司亦未提供刘洁明、陈红艳财产状况作为上诉人已丧失一般保证人的抗辩权利不能成立,认定上诉人已丧失一般保证人的抗辩权利,应承担连带保证责任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是错误的理由。经查,依据《借款延期合同》中第三条约定,宏福公司自愿为刘洁明和陈红艳借晁拴绪的410万元担保,如果刘洁明和陈红艳不能按期付息,宏福公司自愿承担责任支付本期利息;如果刘洁明和陈红艳不能按时归还本息,宏福公司自愿承担责任,一次性归还刘洁明和陈红艳借晁拴绪410万元本息。该约定符合一般保证的法律特征。《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七条第三款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五条规定,债权人要求债务人履行债务发生的重大困难情形,包括债务人下落不明,且无财产可供执行。本案主债务人刘洁明、陈红艳下落不明,虽其所居住的宝鸡市渭滨区太白路9号院2号楼1单元8号的住房业已被查封,但没有证据证明刘洁明、陈红艳夫妇没有财产可供执行,故宏福公司对其所担保的债务享有先诉抗辩权。原判认为上诉人宏福公司已丧失作为一般保证人的先诉抗辩权,其应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不当,应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百二十五条判决。

对宏福公司上诉所称,本案《借款延期合同》第一条约定的延期期限是一年,即从2012年4月18日至2013年4月18日。在合同签订后不满四个月时晁栓绪就提起了诉讼,在诉状中明确提出了请求依法判令解除《借款延期合同》,因此晁栓绪在合同主债务未到期、合同主文约定的一般保证担保责任条件远未成就时提出的解除合同的意思表示,实际上已经提前解除了上诉人提供的在主合同到期后才能产生的一般保证担保责任的理由。经查,晁栓绪在一审中民事诉状的具体诉讼请求是,请求判令刘洁明、陈红艳归还借款420万元,并承担借款利息及违约金,宏福公司对刘洁明、陈红艳所欠款中410万元和利息及违约金承担连带责任;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及相关催款费用。虽然起诉时《借款延期合同》约定的还本期限未到,但此时刘洁明、陈红艳及宏福公司已经违反《借款延期合同》第一条的约定,未及时按《借款延期合同》付清本月利息,且刘洁明、陈红艳在诉讼中主债权履行期间届满后仍下落不明,故上诉人宏福公司理应承保证证责任。

对宏福公司上诉所称一审中,被上诉人晁栓绪一方到场并经查明的委托代理人均只有李娟一人,但判决书中却出现了郑润贤这样一个代理人的理由。经查,在原判卷宗中有晁栓绪给郑润贤出具的授权委托书,故宏福公司此点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部分不当,应予以改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二百一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六条第十七条第二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五条第一百二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第一百七十四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维持陕西省宝鸡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宝民一初字第00009号民事判决第一、三项,即:刘洁明、陈红艳偿还晁拴绪借款420万元及利息(其中10万元利息计算从2012年3月21日起至本判决生效时止,410万元利息计算从2012年4月18日起至本判决生效时止,利率按年26.24%计算);驳回晁拴绪其他诉讼请求。

二、撤销陕西省宝鸡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宝民一初字第00009号民事判决第二项,即:陕西宏福王贸(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对其中410万元及利息承担连带清偿义务。

三、陕西宏福工贸(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对其中410万元及利息,在对刘洁明和陈红艳的财产依法强制执行后仍不能履行债务时承担保证责任。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案件受理费52092元、二审案件受理费39600元,由刘洁明、陈红艳、陕西宏福工贸(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 判 长  李晓锋

审 判 员  王小凤

代理审判员  张 玮

二〇一四年五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党 彬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