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瑞与刘鹏、胡新民等借款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已收藏,可进入个人中心查看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6)豫03民终70号
案由: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6-05-19
收藏
司法案例>正文阅览
齐瑞与刘鹏、胡新民等借款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6957
预计阅读:9min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6)豫03民终70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6-05-19
案由: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刘鹏。

委托代理人:符继隆,杨刚,河南中冶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齐瑞。

委托代理人:万国芳,洛阳市西工区金谷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特别授权。

委托代理人:王俊杰。

原审被告:胡新民。

原审被告:吕轶敏。

原审被告:赵喜萍。

原审被告:李昊。

原审被告:杨晓蕾。

原审被告:洛阳中富廛园农业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洛阳市孟津县朝阳镇崔沟村。

原审被告:洛阳铝缘矿产品有限公司,住所地:洛阳市涧西区银川路南段名都苑2幢107号。

原审被告:河南奋北商贸有限公司,住所地:洛阳市西工区纱厂南路通元花园3号-A座-1003号。

审理经过

齐瑞诉胡新民、吕轶敏、赵喜萍、刘鹏、李昊、洛阳中富廛园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洛阳铝缘矿产品有限公司、河南奋北商贸有限公司、杨晓蕾借款合同纠纷一案,洛阳市西工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原审法院)审理过程中,齐瑞撤回了对胡新民、吕轶敏、洛阳中富廛园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洛阳铝缘矿产品有限公司、河南奋北商贸有限公司的起诉,原审法院依法准许。原审法院审理后作出(2014)西民二初字第669号民事判决。刘鹏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刘鹏及其委托代理人符继隆、杨刚,被上诉人齐瑞及其委托代理人万国芳、王俊杰,原审被告赵喜萍到庭参加了诉讼。原审被告李昊、杨晓蕾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原告与刘鹏为朋友关系,素有资金往来。2014年4月17日应被告刘鹏要求,原告向刘鹏之妻被告赵喜萍的银行账号汇入人民币共计500万元,同年5月13日,被告赵喜萍又与原告发生银行转账业务。被告刘鹏于2014年4月17日向原告出具《借条》一份,载明“今借齐瑞现金伍佰万元整,期限至2014年5月4日左右。之后,因刘鹏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称该款项已转借给胡新民,2014年9月9日,胡新民对被告刘鹏所称借款予以认可并出具《还款计划》一份,该《还款计划》载明“2014年5月13日,齐瑞通过赵喜萍、刘鹏借给胡新民人民币叁佰万元,保证于2014年9月25日还清”。《还款计划》下方同时打印“如上述胡新民的借款不能按时还清,我愿承担连带担保责任”,由“河南奋北商贸有限公司”签章,再往下打印三处“如以上胡新民的借款不能按时归还,我公司愿意代为清偿全部剩余本息”,分别由“洛阳铝缘矿产品有限公司”、“洛阳中富廛园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签章,被告刘鹏、赵喜萍在最后一处下方“担保单位”签字确认。

2014年10月16日,被告李昊向原告签署《担保书》,主要内容为:担保人李昊愿用购买的商品房(涧河路1号景安小区3栋2-101房,建筑面积129.40平方米,现值50万元)为胡新民所借300万元提供担保,担保人自愿和借款人承担连带还款责任。双方未办理抵押登记手续。2014年10月19日,胡新民与被告杨晓蕾出具《证明》一份,主要内容为:杨晓蕾以按揭贷款方式购买的西工区通元花园3-1-1004房屋,出资人为胡新民,实际所有权人为胡新民。同时,二人向原告出具《担保书》,愿以上述房产对胡新民借款300万元及利息担保,并自愿承担连带还款责任。之后,因胡新民及担保人不能归还原告款项,引发本案纠纷。

2015年胡新民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洛阳市公安局南昌路分局刑事拘留,此案正在审理阶段。

另查明,1、原告与胡新民、刘鹏、赵喜萍等还有一起民间借贷纠纷,原告起诉要求被告胡新民、赵喜萍、被告刘鹏等共同偿还借款500万元及利息,此案中止诉讼;2、原告与被告赵喜萍的银行转账手续中,赵喜萍认为已付原告部分利息,原告认为不含利息,双方之间还有纠纷,本案只涉及300万元本金及银行同期贷款利息。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认为,原告通过被告刘鹏、被告赵喜萍向胡新民借款的事实清楚,胡新民作为主债务人身份,在原告追讨欠款时已经确认。本案焦点是原告撤销了对主债务人及其他保证人的起诉是否符合法律规定,是否影响各被告的权利义务。首先,《还款计划》担保人承担责任的表述有两种:一种为“我愿意承担连带担保责任”,一种为“我公司愿意代为清偿全部本息”。被告刘鹏、赵喜萍在“担保单位”处签字(即后一种表述项下),该表述与其自然人身份不符,不排除签章落款位置错误的可能。退一步,即使没有签错位置,“代为清偿全部剩余本息”本身意思表示不确定,属约定不明确,按照担保法规定,当事人约定不明确的按连带责任保证承担责任。再者,原告至今仍持有刘鹏出具的借条,在还款计划出具后不收回借条,这与其经手人、介绍人的身份不符。基于这三点,该院认为被告刘鹏、赵喜萍应对胡新民的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被告李昊、杨晓蕾虽以房屋担保,但并未办理抵押登记,抵押担保并不生效,因其均在担保书中明确表示承担连带还款责任,故二被告也是胡新民借款的连带责任保证人。基于此,依据担保法及相关司法解释,债权人对连带责任保证人可以撇开主债务选择行使请求权,原告撤回对胡新民及其他保证人诉讼,并不损害本案被告的合法权益。胡新民因涉嫌犯罪被刑事立案,但原告并未向公安部门主张权利,且主债务人涉嫌犯罪并不当然影响民事借贷合同的效力,尤其是不必然成为担保人免责的理由,各被告关于本案应中止诉讼的理由不充分,证据不充足,该院不予采信。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九条第二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经合议庭评议,判决如下:一、被告刘鹏、被告赵喜萍、被告李昊、被告杨晓蕾在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连带给付原告齐瑞借款本金人民币300万元。二、被告刘鹏、被告赵喜萍、被告李昊、被告杨晓蕾连带给付原告齐瑞借款利息(以300万元为本金,从2014年9月26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一年期借款利率计算,至判决确定给付之日止)。如被告刘鹏、被告赵喜萍、被告李昊、被告杨晓蕾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受理费30800元,保全费5000元,共计35800元,由被告刘鹏、被告赵喜萍、被告李昊、被告杨晓蕾连带承担。(该费用原告已先行垫付,待执行时由四被告向原告一并结清。)

上诉人诉称

宣判后,刘鹏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依法撤销原审判决,改判驳回被上诉人原审起诉或发还重审。事实与理由:一、本案名义上系民间借款担保协议,实质系原审被告胡新民利用其开办的河南奋北商贸有限公司、河南铝缘矿业产品有限公司、洛阳中富廛园农业开发有限公司作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集资平台进行的非法集资违法犯罪行为,本案涉及的300万民间借款实质系洛阳市公安局南昌路分局办理的非法集资刑事案件一部分,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的规定应当裁定驳回起诉。1、2015年原审被告胡新民利用其开办的河南奋北商贸有限公司、河南铝缘矿业产品有限公司、洛阳中富廛园农业开发有限公司作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集资平台进行的非法集资违法犯罪,涉案金额23000万,本案300万民间借款实质系洛阳市公安局南昌路分局办理的非法集资刑事案件的一部分,应当依法裁定驳回起诉,胡新民对以上事实也是明确认可的。2、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人民法院立案后,发现民间借贷行为本身涉嫌非法集资犯罪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并将涉嫌非法集资犯罪的线索、材料移送公安或者检察机关。二、一审判决认定借款300万没有偿还,属于重大事实错误,该笔借款,仅余款33.4万元没有偿还。本案借款300万,全部系直接转账给原审被告胡新民,后来在被上诉人的催促下,陆续还款266.6万元,仅余款33.4万元没有偿还,有双方银行还款凭证可以证明。三、本案民间借贷的基本案件事实必须以刑事案件审理结果为依据,人民法院或应当裁定中止诉讼。四、一审判决认定借款300万元利息从2014年9月26日起,按同期人民银行一年期借款利率计算错误。依据相关法律规定,借贷双方没有约定利息,出借人主张支付借期内利息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自然人之间借贷对利息约定不明,出借人主张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本案属齐瑞与胡新民二自然人之间的民间借贷,出借人主张支付利息的,不应予以支持。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齐瑞答辩称:一、上诉人以胡新民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为由,要求法院裁定驳回一审原告的起诉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上诉理由不充分,二审法院应当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判决。胡新民是否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和答辩人的借款没有任何关系。原审法院认为,主债务人的犯罪不“当然影响”民间借贷合同的效力。通过答辩人提供的2014年4月17日、5月22日各500万元借条、及7月18日200万元借条,及相应的转账凭证,充分说明答辩人将借款转到赵喜萍账户,赵喜萍收款后给答辩人出具借条。答辩人和赵喜萍之间产生民间借贷关系,赵喜萍期间支付部分利息。针对2014年4月17日的500万元借款,赵喜萍5月12日还款本金200万元,还息20万元,借款本金折抵为300万元,一直持续到2014年9月9日,在答辩人极力催要下,上诉人刘鹏才说明,此款被一个叫胡新民的老板用了。一直到2014年9月9日,以“债权转让”的方式,上诉人将在胡新民处的300万元债权转让给答辩人,这才形成了补签的“胡新民给原告出具的还款计划”,保证2014年9月25日付清,并填写了担保人。另外,同一天胡新民还补签了7月22日欠款500万元的还款计划。两份还款计划的性质、模式完全一样。两份还款计划说明,9月9日之前,上诉人夫妇借给胡新民800万元,不是答辩人借给胡新民800万元。结合本案借款流程:借款本金500万元从4月17日到5月13日,赵喜萍偿还本金200万元,剩余本金变更为300万元;本金300万元从5月13日再到9月9日,债权转让时余欠本金金额仍然是300万元。在上诉人的催促下,胡新民认可2014年5月13日通过上诉人夫妇向答辩人借款300万元,并给答辩人出具还款计划。再结合上诉人夫妇的一审答辩意见中关于还款计划是事后补签的事实,充分印证了该案争议的300万元和胡新民的犯罪行为无任何关系。因为,此案是纯粹的民间借款,和胡新民的犯罪没有任何瓜葛,这正是答辩人为什么不去公安机关报案、为什么选择向法院起诉的真正原因,又因答辩人没有直接将借款交付胡新民,所以在还款计划出具后,在借款还清前,为了安全起见,答辩人才没有将借条退还赵喜萍销毁。通过详细的借款流程和借款手续的补签,充分说明答辩人和胡新民之间的的借款关系,是通过“债权转让”方式形成的,不存在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事实。结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借款与胡新民个人虽然有关联,但和胡新民的犯罪行为不是同一个事实,人民法院应当继续审理。上诉人的这个上诉观点是错误的,二审不应当采信。另外,原审法院查明的案由是民间借贷,且是胡新民个人和答辩人两个自然人之间的民间借贷。上诉人在上诉状第四个理由中再次肯定,“本案借贷双方均系自然人之间的民间借贷”,上诉人以该理由抗辩,认为自然人之间的民间借贷不应当支付利息。通过上诉人第一个上诉观点和第四个上诉观点对比,上诉人自己认为本案也是纯粹自然人之间的民间借贷。上诉人第一、第四个上诉观点的自相矛盾,充分说明上诉人是在无理缠诉,是在增加当事人之间的诉累和诉讼成本。二审法院应当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依法维持一审判决。二、原审法院认定上诉人欠款300万元未还,上诉人认为已经陆续还款266.6万元,只欠33.4万元,该上诉请求缺乏证据支持,上诉理由不成立。上诉人多次借原告款项是l200万元,从一审、到二审上诉,上诉人对利息按月息4.5分没有异议。说明上诉人对应当支付利息的事实也没有异议。实际上,借款利息是月息3分。截止到2014年9月9日,在履行债权转让时,经核算上诉人对此笔欠款300万元的事实没有异议,并签名担保。现又辩称已还本金266.6万元,余欠本金33.4万元,该数字不存在,上诉的数额和一审认可的数额也不一致。上诉人就还款金额两次陈述前后自相矛盾,应不予采信。本金500万元,按照月息3分计算,每月应付利息15万元,符合法律规定,截止2014年9月9同,刘鹏应付利息90万元,在此期间,被告仅付本金200万元,利息20万元,根本不存在超付问题。至于涉及的其他款项,是针对另外700万元借款产生的利息,与此案没有关联性。另外案件的纠纷正在法院审理期问,不属于本案审查范围。被告实际欠款还是300万元,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三、上诉人认为此案应当在胡新民刑事案件审结后再行处理,目前应当中止审理,该观点也是错误的。此案和胡新民的犯罪情节没有任何关联性,在第一个答辩观点中已经详细陈述清楚,不符合中止的条件,且司法解释第六条有明确的规定。第四、上诉人认为原审判决的利息从2014年9月26日开始计算是错误的,该观点没有法律依据。根据还款计划规定的还款期限是2014年9月25日,担保条款部分明确约定承担本息。在借款期间的利息,原审没有判决,符合法律规定,但判决承担的是逾期利息,即2014年9月25日以后的利息按照中国人民银行一年期贷款利息承担逾期利息符合法律规定,上诉人的上诉观点不能成立。

本院经审理,除对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外,另查明:1、在本案2014年9月9日的还款计划形成之后,赵喜萍通过自己的银行账户向齐瑞汇款,并在庭审过程中提交了相应的转款凭证,拟证明本案的借款已部分偿还。齐瑞对转款事实无异议,但主张该部分款项系刘鹏、赵喜萍支付原审法院受理的另外一起500万元借款案件的借款利息。2、原审法院受理的另外一起500万元民间借贷纠纷案中,齐瑞系出借人,胡新民于2014年9月9日出具还款计划,表示保证于2014年9月25日还清。河南奋北商贸有限公司、河南铝缘矿产品有限公司、洛阳中富廛园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刘鹏、赵喜萍盖章或签名表示愿承担连带担保责任。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双方争议的焦点为1、本案是否应当因胡新民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而中止审理或驳回齐瑞的起诉;2、本案的300万元借款尚欠多少本息。针对第一个争议焦点,首先,本案的借款最初系由齐瑞出借给刘鹏的,因刘鹏在收到借款后将钱转借给了胡新民,在无法按期归还的情况下由胡新民向齐瑞出具了还款计划,刘鹏、赵喜萍在担保单位处签字,故齐瑞与胡新民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是由齐瑞与刘鹏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转变而来的,齐瑞并未直接将钱出借给胡新民,现齐瑞要求刘鹏、赵喜萍承担的是担保责任;其次,胡新民虽然涉嫌刑事犯罪,但与其涉及的单个的借贷行为并不构成犯罪,不影响单个的民间借贷合同的法律效力。在单个的借贷行为中,从债权人利益保护角度来看,债权人当初的真实意思明确为借款,并有借款事实及书面凭证,单个的债务人与债权人发生的民间借贷关系合法有效。在借贷合同有效的情况下,担保内容也应当有效,且法律赋予了债权人仅起诉连带责任保证人的权利,故原审法院认定主债务人涉嫌犯罪并不当然影响民间借贷合同的效力,不必然成为担保人免责的理由并无不当,本案中刘鹏应承担还款责任。综上,刘鹏关于本案应中止审理或应驳回齐瑞起诉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针对第二个争议焦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条规定:“债务人的给付不足以清偿其对同一债权人所负的数笔相同种类的全部债务,应当优先抵充已到期的债务;几项债务均到期的,优先抵充对债权人缺乏担保或者担保数额最少的债务;担保数额相同的,优先抵充债务负担较重的债务;负担相同的,按照债务到期的先后顺序抵充;到期时间相同的,按比例抵充。但是,债权人与债务人对清偿的债务或者清偿抵充顺序有约定的除外”。2014年9月9日之后赵喜萍向齐瑞的转款双方未明确约定系归还哪一笔借款的本息,但即使仅就已进入诉讼程序的两个案件相比较,刘鹏、赵喜萍同样作为担保人,另外一笔500万元债务的担保人比本案的300万元债务的担保人少,应属于缺乏担保或担保数额少的情况,依据上述规定,2014年9月9日之后赵喜萍向齐瑞的转款不应在本案中予以扣除,故刘鹏关于本案的借款已部分偿还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案中的借款到期后,债务人和各担保人均未偿还,应承担逾期付款的法律责任,原审法院对借款到期后的利息计算并无不当。综上,原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判决并无不当,刘鹏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一)项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诉讼费30800元,由上诉人刘鹏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判长 祖 萌

审判员 刘丽娜

审判员 王 鹏

二〇一六年五月十九日

书记员 黄思维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