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河市德源化工硅有限公司、哈尔滨东宝工贸有限公司等与逊克县库尔滨...
司法案例>正文阅览
黑河市德源化工硅有限公司、哈尔滨东宝工贸有限公司等与逊克县库尔滨流域水电有限公司供用电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8743
预计阅读:12min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3)民二终字第127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4-06-01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黑河市德源化工硅有限公司。住所地:黑龙江省黑河市逊克县克林乡峰前村。

法定代表人:赵金荣,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牛振东,哈尔滨东宝工贸有限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张坚,黑龙江吉睿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逊克县库尔滨流域水电有限公司。住所地:黑龙江省黑河市逊克县边疆镇山湖西路。

法定代表人:赵锐,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刘燕,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董平,黑龙江孟繁旭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原告:哈尔滨东宝工贸有限公司,住所地: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汉广街118号。

法定代表人:牛振东,该公司总经理。

审理经过

上诉人黑河市德源化工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源公司)与被上诉人逊克县库尔滨流域水电公司(以下简称逊克水电公司)、原审原告哈尔滨东宝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宝工贸公司)供用电合同纠纷一案,原由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1年6月28日作出(2007)黑高商初字第8号民事判决。宣判后,东宝工贸公司、德源公司向本院提起上诉。2011年11月11日,本院以(2011)民二终字第82号民事裁定发回重审。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重审后于2013年8月23日作出(2012)黑高商重初字第1号民事判决。德源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由审判员付金联担任审判长,代理审判员李相波、梅芳参加的合议庭进行了审理。书记员侯佳明担任记录。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

1998年3月25日,哈尔滨市三星特种材料有限公司申请变更为东宝工贸公司,股东为牛振东、赵金荣、牛振亚,法定代表人牛振东。1998年12月16日,东宝工贸公司与逊克水电公司签订《供电合同》,约定:经逊克县政府批准同意,东宝工贸公司在逊克县克林乡峰前村建设冶炼厂(以工商局注册名称为准),生产两个产品每月用电量500万千瓦时,年用电量6000万千瓦时,两个产品分两年建成。除自然灾害、设备故障外,逊克水电公司要全年正常供电,设备检修应提前3天通知东宝工贸公司。电价每千瓦时0.23元,两个产品均从投产时起执行此电价三年。三年后如果市内小水电统一上下调电价时,东宝工贸公司用电也同时上下调整。电费每月底结算一次,如拖欠电费按银行贷款利率加收利息。如不按时结算电费,逊克水电公司有权停止供电。经营年限从投产日起有效期20年。违约方负责一切经济损失,不可抗力除外。1999年9月2日,黑河市计划委员会作出《关于逊克县峰前冶炼厂可行性研究报告的批复》,批准东宝工贸公司在峰前村建设年产工业硅3025吨的6300kva工业硅热炉生产线一条,7000吨的6300kva石墨化电极生产线一条。同年11月29日,逊克县政府作出《关于给予逊克县峰前冶炼厂优惠政策的决定》,给予东宝工贸公司保证供电及减免税等十二项优惠政策。

2002年11月15日,逊克县东宝冶炼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东宝冶炼公司)依法设立,发起人为牛振东、赵金荣、牛晓光(牛振东之子)、牛振亚。

2002年11月18日,逊克水电公司开始向东宝冶炼公司供电。

2003年3月28日,逊克水电公司与东宝冶炼公司签订《补充协议》,约定:东宝冶炼公司生产所用电费每月底结算一次,所发生电费每月必须保证逊克水电公司当月工资,剩余部分留给东宝冶炼公司做生产流动资金,并在当年12月15日前全部结清;做流动资金部分电费,东宝冶炼公司按6500kva电炉送电时不计息,如送到8000kva电炉时,另行协商计息事宜;用电费作流动资金部分由东宝冶炼公司用所建工厂担保;该协议作为原合同补充协议,与原合同具有同等效力。

在上述合同履行期间,逊克水电公司多次因故障、检修、水位等原因停电,东宝冶炼公司就停电事宜多次通过函件形式与逊克水电公司沟通,并曾向逊克县委、县政府报请解决供电问题。

2006年9月30日,逊克水电公司向逊克县政府提交《关于逊克县冬季用电情况的报告》,主要内容为:根据逊克县用电统计数据分析,预计2006年10月至2007年4月逊克县需电2780万千瓦时。若要保证逊克县用电,库尔滨电站水位应保持在389.10米以上。根据当前运行情况,到10月10日库尔滨电站水位将降至389.08米左右,为确保逊克县城乡冬季用电及四个电厂安全越冬,逊克水电公司决定在10月10日早8时停止向东宝冶炼公司供电,并提前7天通知东宝冶炼公司做好停电准备。此后,逊克水电公司未再向东宝冶炼公司供电。

原审法院同时查明,库尔滨流域共有库尔滨、白石、宝山、乌宋岗(乌一)四个梯级电站,统一供电,各电站不能独立分别供电。水电站的设计、建设是根据某一地区此前多年水文的平均情况论证确定,宝山水电站设计时采用了此前40年的水文资料,乌一水电站采用了此前44年的水文资料。库尔滨水电站1985年正式发电,装机容量4800千瓦,年平均发电量1310万千瓦。白石水电站1991年正式发电,装机容量3750千瓦,年平均发电量1462万千瓦。宝山电站1997年正式发电,装机容量1.95万千瓦,年平均发电量5330万千瓦。乌一电站2001年正式发电,装机容量24万千瓦,年平均发电量6697万千瓦。逊克水电公司设计发电量总计14690万千瓦时。1996年1月25日,逊克水电公司与伊春市政府、伊春市电力公司签订供用电协议,合同履行期间33年。逊克水电公司2002年向东宝冶炼公司供电497.12万度。逊克水电公司2003年发电8882万度,向东宝冶炼公司供电1823.98万度。2004年发电7558万度,向东宝冶炼公司供电1823.98万度。2005年发电8316万度,向东宝冶炼公司供电2296.4万度。逊克水电公司2006年发电14610万度,向东宝冶炼公司供电992.3万度。

1998年至2005年库尔滨流域年径流量总的趋势属于枯水年。

1997年9月1日,经黑河市物价局批准,库尔滨流域水电站上网(出口)电价由0.261元/千瓦时调整到0.31元/千瓦时。自2004年4月1日起,逊克水电公司售给逊克县电业局的出口电价由0.31元/千瓦时下调至0.283元/千瓦时。

2001年—2004年期间,逊克水电公司分别与黑龙江省华宝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北安维科锐电力有限责任公司签订资产转让合同,转让了其所属的白石水电站、库尔滨水电站和宝山水电站资产。

,2006年7月5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下发《关于防止高耗能行业重新盲目扩张的通知》,该通知第四条规定:坚决取消违规出台的优惠电价政策措施。无论电力供应处于紧缺或宽松状态,各地区一律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和政策规定,自行制定出台对高耗能企业用电实行电价优惠政策,已经自行采取优惠电价政策的,应立即停止执行。在各类招商引资活动中,凡自行制定的不符合有关法律法规和国家产业政策的“优惠政策措施”,要一律予以废止。

东宝冶炼公司于更名为“逊克县德源化工硅有限公司”,后于更名为“黑河市德源化工硅有限公司”。

一审原告诉称

因在履行合同过程中产生纠纷,东宝工贸公司、德源公司遂向原审法院提起本案诉讼。东宝工贸公司诉请:一、解除东宝工贸公司与逊克水电公司之间签订的《供电合同》;二、诉讼费用由逊克水电公司承担。德源公司诉请:一、解除德源公司与逊克水电公司之间签订的《补充协议》;二、逊克水电公司赔偿德源公司经济损失25779711.48元;三、案件受理费、鉴定费由逊克水电公司承担。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经审理认为:逊克水电公司与东宝工贸公司签订的《供电合同》、与东宝冶炼公司签订的《补充协议》均系各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又无导致合同无效的其他法定情形,故均应认定为合法有效。现东宝工贸公司及德源公司请求解除上述合同,逊克水电公司亦表示同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三条第一款关于“当事人协商一致,可以解除合同”的规定,对东宝工贸公司、德源公司的该项主张予以支持。对于该案纠纷需要解决的以下问题:

德源公司是否为供电合同的主体及其是否具备本案的诉讼主体资格。东宝工贸公司应逊克县政府的邀请到逊克县投资建厂,虽然由东宝工贸公司与逊克水电公司签订供电合同,但合同约定所设冶炼厂为实际用电人,名称以工商注册为准。为此,东宝工贸公司的股东在逊克县出资设立了东宝冶炼公司,故东宝冶炼公司即为逊克县政府批准招商引资项目而设立的公司,在合同履行过程中其又以合同实际履行人的身份与逊克水电公司签订了《补充协议》,同时约定该“补充协议”是原合同的“补充协议”,东宝冶炼公司已实际承受了《供电合同》的权利义务,成为该合同的主体。鉴于东宝冶炼公司已更名为德源公司,故德源公司因此亦具备了本案的诉讼主体资格。

合同履行中是否出现不可抗力情形。逊克水电公司四个水电站是利用库尔滨水库的蓄水进行发电,库尔滨水库的蓄水由自然降雨汇集而成,逊克水电公司设计发电量能力是年发电14690万度,由于从1998年至2005年间库尔滨流域始终处于枯水年,平均径流量比正常水平偏低33%,最高时偏低50.2%,导致逊克水电公司此期间年平均发电量只有8000余万度,从而难以保证东宝冶炼公司所需要的足额供电。此种情形是双方当事人在签订合同时不能预见、不能避免且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应属不可抗力,且此不可抗力在2002年至2005年间一直处于持续状态。

逊克水电公司应否承担赔偿责任。虽然逊克水电公司在合同履行期间与逊克县政府曾协商采取了减少向逊克县供电等措施,以保证向东宝冶炼公司供电,但其仍未能足额履行合同约定的供电义务,构成违约。由于逊克水电公司2006年以前的违约行为系因不可抗力造成,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七条关于“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根据不可抗力的影响,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责任,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的规定及案涉《供电合同》关于“违约方负责一切经济损失,不可抗力除外”的约定,逊克水电公司对东宝冶炼公司2002年至2005年间的损失不承担赔偿责任。逊克水电公司在2006年足额发电的情况下,未能完全履行向德源公司的供电义务,应赔偿德源公司的损失。但德源公司未能提供证明其损失的直接证据,其主张逊克水电公司赔偿2035万余元损失所依据的鉴定结论存在明显错误,该鉴定报告确定的2006年生产成本5971.53元/吨与东宝工贸公司2006年出具整体出售方案中自认的生产成本8250元/吨,相差悬殊,即便按鉴定报告中的数据计算2006年生产成本也应为7456.69元/吨,德源公司对此不能做出合理解释,又拒绝缴纳相应费用由鉴定人出庭质询或补充鉴定,故基于现有情况该鉴定结论不能作为确定案涉损失的依据。鉴于德源公司亦未能提供其他证据证明2006年存在哪些损失,故对其要求赔偿该年损失的主张亦不予支持。逊克水电公司所属的四个水电站统一对外供电,库尔滨、白石、宝山电站均无法自行对外输出电量,逊克水电公司转让电站产权,亦没有导致相关电站停产,德源公司关于逊克水电公司因转让电站而减少或停止向东宝冶炼公司供电的主张亦缺乏事实依据。

德源公司主张逊克水电公司应优先向其供电问题。逊克水电公司共有四座梯级水电站,其与东宝工贸公司签订供电合同前已建成了库尔滨、白石、宝山三座水电站,设计发电量8102万千瓦,负责逊克县居民的生产生活用电,并与伊春市政府签订供电合同,向伊春电网提供部分电力。1997年,逊克水电公司开始建设乌一水电站,年设计平均发电量6697万千瓦,故其l998年l2月l6日与东宝工贸公司签订案涉供电合同从理论上讲具备履行合同的能力。东宝工贸公司在签订合同时对逊克水电公司对外供电及梯级水电站的建设情况亦应了解。因此,在发电量不足的情况下,逊克水电公司首先保证上述在先民生用电的需求,应为其在先合同义务和企业应负的社会责任,且双方所签合同中并无优先保证东宝冶炼公司用电的特别条款,故德源公司的该项主张亦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一百零七条一百一十七条的规定,判决:一、解除逊克水电公司与东宝工贸公司签订的《供电合同》及其与德源公司签订的《补充协议》;二、驳回德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60610元,由逊克水电公司负担100元,德源公司负担160510元。鉴定费148000元,由德源公司负担。

上诉人诉称

德源公司不服原审法院作出的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逊克水电公司2002年至2006年发电的总数已经超过了合同约定应给德源公司的供电数,但却未依《供电合同》约定向德源公司供电,已构成违约,应承担违约责任并赔偿造成的损失。本案不存在“不可抗力”的因素,与枯水也没有关系。根据《供电合同》约定,逊克水电公司向德源公司全年供电6000万千瓦时。可是,从2002年以后,逊克水电公司在履行合同中,经常不足量供电,表明其一直在违约。此外,逊克水电公司转卖白石、乌一水电站的行为直接影响发电总量,导致其不可能按合同约定给德源公司供电,至于要满足逊克县城市供电,属于辩解。二、司法鉴定是应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委托进行的,逊克水电公司提出做鉴定的原始凭证不真实,但又拒绝对原始凭证进行质证,应视为对原始凭证的默认。此外,双方当事人都对鉴定人进行过质证,逊克水电公司对鉴定人已经质证完毕后,又提出质证意见,而对原始凭证又拒绝质证,不应得到的支持。司法鉴定结论中德源公司的损失是真实的。综上,逊克水电公司明显违约且不属于不可抗力。请求:一、撤销民事判决第二项,改判逊克水电公司赔偿由于违约给德源公司造成的经济损失2035.37万元;二、一、二审诉讼费用及鉴定费用由逊克水电公司承担。

被上诉人辩称

逊克水电公司答辩称:一、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德源公司不是《供电合同》的缔约主体,德源公司主张其与逊克水电公司签订了《供电合同》缺乏事实依据,而《补充协议》也应确认为无效。二、依据《供电合同》约定,东宝工贸公司在逊克县克林乡峰前村建设冶炼厂,由逊克水电公司向东宝工贸公司投资建设的冶炼厂供电,而根据合同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东宝工贸公司不是实际用电人,该合同约定的实际用电人是东宝工贸公司在逊克县克林乡峰前村投资建设的冶炼厂,德源公司依法无权享有《供电合同》约定的合同利益。虽然《补充协议》约定“本协议为原合同补充协议,与原合同具有同等效力”,但德源公司不能据此成为《供电合同》的缔约主体。无论德源公司与东宝工贸公司是否存在投资与被投资法律关系,德源公司终究不是《供电合同》的缔约主体及特定用电人,无权依据《供电合同》向逊克水电公司主张权利。三、逊克水电公司发电完全依靠库尔滨流域自然降雨汇集的蓄水量进行,已查明的事实证明,2002年至2005年期间库尔滨流域处于枯水年,导致水电站实际发电量连续低于设计发电量,依法属于不可抗力,而与相关电站产权的转让无关。四、《供电合同》中没有约定“在社会公共利益与德源公司企业利益发生冲突时,须优先保证企业利益”的特别条款,在实际发电量无法满足用电需求的情况下,必须优先保障民生用电,维护社会公共秩序,德源公司无权主张优先用电。五、德源公司主张的直接损失数据与诉状中其他损失数据之间存在矛盾,混淆了直接损失与可得利益损失,而且该损失缺乏原始的、直接的证据证明。此外,德源公司请求的依据来源其财务帐簿,但是,德源公司自始至终没有将其财务帐簿作为本案证据在举证期限内向法庭提供。司法会计鉴定书在未对德源公司财务帐簿核查、验证的情况下,依据该财务帐簿计算出损失种类及损失额存在明显瑕疵。鉴于上述事实,德源公司请求依据的财务数据,明显缺乏客观真实性,逊克水电公司拒绝对已失权的财务帐簿质证,不能得出默认的结论。综上,德源公司的上诉请求明显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请求依法驳回,维持原审判决。

本院对原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在本院的主持下,双方当事人进行了多次调解工作,但终因差距悬殊调解未果。

本院查明

在本院二审期间,德源公司向本院提交了2002年至2006年每年因逊克水电公司未按约供电给其造成直接损失的数额及相关的证据材料。德源公司提供的证据材料显示,2006年因逊克水电公司未按约供电给其造成的“不供电直接损失”为3659221.55元,“多消耗直接损失”为367455.23元,二者合计为4026676.78元。逊克水电公司对德源公司2006年损失数额及相关证据材料的真实性提出异议,但并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本院认为,逊克水电公司2006年未依约向德源公司供电给其造成的损失应为不供电造成的直接损失,而“多消耗直接损失”实际上也是因逊克水电公司不能供电导致的损失,该部分损失应已包含在“不供电直接损失”中。故而,本院综合全案情况,认定2006年因逊克水电公司未按约供电给德源公司造成的直接损失数额为3659221.55元。

本院认为

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是:逊克水电公司在合同履行中的违约行为是否因不可抗力所致以及是否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赔偿责任。

关于逊克水电公司在合同履行过程中的违约行为是否因不可抗力所致。本院认为,逊克水电公司与东宝工贸公司签订的《供电合同》、与东宝冶炼公司签订的《补充协议》均系各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原审认定为合法有效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依据《供电合同》约定,逊克水电公司每年应向东宝冶炼公司供电6000万千万时,而原审及本院已查明,逊克水电公司2003年至2006年每年的发电量均已达到6000万千瓦时,但逊克水电公司自2002年11月18日向东宝冶炼公司供电起到2006年10月10日至,每年的供电量均未达到合同约定数额,故而逊克水电公司构成违约。但是,本院及原审法院也已查明,逊克水电公司四个水电站是利用库尔滨水库的蓄水进行发电,设计发电量能力是年发电14690万度,从1998年至2005年间库尔滨流域始终处于枯水年,平均径流量比正常水平偏低33%,最高时偏低50.2%,导致逊克水电公司此期间年平均发电量只有8000余万度,未能达到设计的年发电量能力,而此种情形是双方当事人在签订《供电合同》时不能预见、不能避免且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七条规定的不可抗力,且此不可抗力在1998年至2005年间一直处于持续状态。所以,原审判决认定逊克水电公司2002年至2005年未能向东宝冶炼公司按约供电是因不可抗力的客观原因所致正确。此外,原审及本院也查明,库尔滨流域共有库尔滨、白石、宝山、乌宋岗(乌一)四个梯级电站,统一供电,各电站不能独立分别供电,即库尔滨、白石、宝山电站均无法自行对外输出电量。在各电站不能独立分别对外供电情况下,逊克水电公司转让库尔滨、白石、宝山电站产权,并不会导致相关逊克水电公司发电量的减少。故德源公司关于本案不存在不可抗力的因素,也与枯水期没有关系,逊克水电公司未足额供电是因转卖水电站行为所致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逊克水电公司是否应承担违约赔偿责任问题。本院认为,依据《供电合同》的约定,逊克水电公司每年应向东宝冶炼公司供电6000万千瓦时,但本院前述已经查明,逊克水电公司2002年至2005年的违约行为系因不可抗力所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七条关于“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根据不可抗力的影响,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责任,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的规定,以及《供电合同》关于“违约方负责一切经济损失,不可抗力除外”的约定,逊克水电公司对东宝冶炼公司2002年至2005年间的损失不承担责任。逊克水电公司在2006年足额发电的情况下,未能完全履行向德源公司的供电义务,应赔偿德源公司的损失。对于德源公司2006年损失的数额,本院二审已经认定为3659221.55元,故而逊克水电公司应当承担2006年因未按约供电给德源公司造成的直接损失3659221.55元。原审判决以德源公司未能提供证明其2006年损失的直接证据,并对德源公司2006年的损失数额未予支持,属处理结果不当,本院予以纠正。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部分不清,处以结果部分不当,德源公司的上诉请求本院予以部分支持。本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维持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2)黑高商重初字第1号民事判决第一项;

二、撤销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2)黑高商重初字第1号民事判决第二项;

三、逊克县库尔滨流域水电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黑河市德源化工硅有限公司损失3659221.55元;

四、驳回黑河市德源化工硅有限公司的其他上诉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财产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160610元,由逊克县库尔滨流域水电有限公司承担32110元,黑河市德源化工硅有限公司承担128500元。鉴定费148000元,逊克县库尔滨流域水电有限公司承担29600元,黑河市德源化工硅有限公司承担11840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143568元,逊克县库尔滨流域水电有限公司承担28668元,黑河市德源化工硅有限公司承担11490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 判 长  付金联

代理审判员  李相波

代理审判员  梅 芳

二〇一四年六月××日

书 记 员  侯佳明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