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能特(福州)工业有限公司与吉埃斐工业炉(上海)有限公司买卖合同...
裁判文書>正文阅览
博能特(福州)工业有限公司与吉埃斐工业炉(上海)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12869
预计阅读:18min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6)闽民终7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6-08-05
案由: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吉埃斐工业炉(上海)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LUIGINODARE。

委托代理人池宇恒、陈玉,上海隆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博能特(福州)工业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JOSHUALYNNECOLLINS。

委托代理人胡建中、方美羡,福建瑞权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上诉人吉埃斐工业炉(上海)有限公司(下称吉埃斐公司)与被上诉人博能特(福州)工业有限公司(下称博能特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4年9月12日作出(2014)榕民初字第247号民事判决。宣判后,双方当事人均不服,提起上诉。本院于2015年1月20日作出(2014)闽民终字第1394号民事裁定,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2015年11月19日,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5)榕民初字第612号民事判决,吉埃斐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3月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吉埃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池宇恒、陈玉,被上诉人博能特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胡建中、于海燕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博能特公司诉请判令:1、吉埃斐公司返还博能特公司已支付的货款3648000元(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2、吉埃斐公司支付逾期交货的违约金4560000元*30%=1368000元、支付因产品质量违约价款4560000元*30%=1368000元;3、本案诉讼费用由吉埃斐公司承担。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法院查明,博能特公司、吉埃斐公司经协商后签订《设备采购合同》,其中博能特公司于2012年2月29日、吉埃菲公司于2012年3月6日分别在采购合同上签字盖章。合同约定:博能特公司向吉埃斐公司购买“网带式贝氏体等温游淬火炉”1套,价格456万元;付款条件:合同签订生效后预付合同总额30%,预验收后发货前付50%,设备开机调试合格后一个月内支付合同总额15%,设备正常运行12个月后支付5%;交货时间:2012年8月30日前以上设备运达买方工厂,并且在随后2.5个月内安装调试完毕且能正常运行;验收标准及异议:买方依照“网带式贝氏体等温游淬火炉采购规范”进行验收。如发现质量问题,应及时通知卖方进行处理,卖方在接到通知后24小时内到交付地处理;产品的质量保证及期限:卖方对所售机器在正常使用下提供12个月的免费保修,从买方验收合格设备投入正常使用之日起算。网带9个月的质保期,保修期内设备因产品质量问题引起的故障,卖方有义务进行免费维修。如因此导致买方无法正常使用设备的,卖方将在3个工作日内根据买方需要提供备用设备。若因非正常使用造成的损坏,不属于免费保修范围,卖方仅向买方收取成本费;违约责任:1)卖方每延期一天交货(调试验收通过日期为准)须付给买方0.05%的全货款作为违约金,逾期交货超过15天的,视为卖方根本违约,买方有权解除合同并要求卖方在十个工作日退回已支付的所有款项并支付合同价款30%的违约金。逾期交货的违约金卖方同意买方在未付货款中预先扣除。2)如果卖方提供的产品质量不能符合买方的要求,卖方应在15日内进行整改并按上述条款支付违约金,若15日无法完成,每延期一天,卖方应支付合同总价3%的违约金,最高付至30%合同价格,且买方有权解除合同并要求卖方在十个工作日退回已支付的所有款项及支付此款所规定的违约金。3)若因买方的原因导致延期,则合同交货期顺延;本合同自双方盖章及授权代表签字之日起生效。等内容。合同同时还附有“网带式贝氏体等温游淬火炉采购规范”及吉埃斐公司报价单及技术参数。吉埃斐公司在采购规范首页盖章确认。采购规范第1.3条约定“设备构成:自动上料一套(可选项,待后续商谈)、气氛加热炉一台、盐槽1个、水洗槽2个、回火炉1个(后续商谈),1套盐水分离器(型式按博能特设计)”;第2.1.3)约定“热处理能力:名义产能250公斤/小时”;第4.7)约定“设备交货前7天提供操作说明书等,验收前提供维护手册等”;第5点约定“设备可靠性接收要求:设备在博能特福州安装调试结束后,博能特福州将试运行至少15天,在此期间内设备不能出现任何形式的失效。若在此期间,出现任何的失效,供应商需采取对策后,必须重新开始15天的试运行”。吉埃斐公司提供的报价单及技术参数附件体现盐槽容量8立方米、冷却能力300公斤/小时等内容,吉埃斐公司承诺所提供的设备结构、功能及技术参数符合技术描述;吉埃斐公司将随货同时发给博能特公司三套说明书;同时吉埃斐公司提供的技术参数附件5还规定了产品预验收、安装、调试、终验收及培训等内容,其中3.5条约定“试运行成功以后,双方签订一个最终验收报告。如果此时仍然存在一些问题,但合同设备仍能满足生产,这些问题将写在报告里。如果问题发生在卖方,卖方须在双方协商的最短时间内免费给予解决”。

双方在一审庭审中确认,案涉淬火炉实际上由气氛加热炉1台、盐槽1个、水洗槽2个及盐水分离器1套四部分构成,其中气氛加热炉、盐槽、水洗槽具体技术参数由吉埃斐公司提供,盐水分离器的技术规范由博能特公司提供。2012年3月12日,博能特公司向吉埃斐公司提供盐水分离器采购规范。

博能特公司于2012年3月15日支付货款1368000元、于2012年9月24日支付228万元,共计支付3648000元。

双方确认案涉淬火炉于2012年9月24日运抵博能特公司工厂。双方于2012年12月30日开始试机,至2013年1月21日共试机4次。2013年2月4日,博能特公司、吉埃斐公司工作人员签署《移交报告》,报告第2条载明“综合测试和检查合格”;第3条“遗留问题:1)加热炉网带,应是进口的加拿大WMB或日本关西网带;2)加热炉网带错位报警太频繁,约1-2次/天;3)盐槽冷却启动太频繁,约2-3次/小时;4)盐水分离器无法启动;5)无操作、维护保养说明书;6)缺备件”,同时备注“盐槽实际尺寸约4.5立方”;第4条载明“上述设备已于2013年2月1日投入生产。保质期起始日期2013年2月1日,结束日期2014年1月31日”。2013年2月6日,吉埃斐公司向博能特公司提供了盐淬网带炉生产线安装、应用及维护手册,该手册载明讼争淬火炉冷却150千克/小时。

2013年9月17日,博能特公司、吉埃斐公司对讼争淬火炉在使用过程中存在问题再次进行确认,并罗列了淬火炉实际状况、采购规范中要求、进展状态、计划时间等。此次会谈中,双方能够确认讼争淬火炉存在问题有11项,且该11项问题此前双方已沟通过,但均无改善,另尚有待吉埃斐公司确认的问题5个。

2013年12月24日,博能特公司向吉埃斐公司发出《解除合同告知函》,主要内容为:因吉埃斐公司延迟交货在先,且交付的产品不符合规范要求,吉埃斐公司于2013年9月17日确认了产品存在多项不符合设计要求的问题,并作出了整改承诺,但至今未履行整改义务,基于以上原因,博能特公司依据合同约定解除双方签订《设备采购合同》,并要求吉埃斐公司限期返还博能特公司已支付的货款并承担违约责任。该函件于2013年12月26日送达吉埃斐公司。

一审原告诉称

博能特公司于2014年1月24日提起本案诉讼。2014年4月24日,博能特公司、吉埃斐公司双方签署《会谈备忘录》,主要内容:……二、目前存在的主要问题,1、产品设计产能达不到采购技术规范,相差巨大;2、产品实际使用率只有28%,与正常值75%-85%相差巨大;上次会谈列举的其他技术细节问题也都还没有整改清楚,由此给博能特造成了巨大损失。三、造成上述问题的原因,主要是吉埃斐在产品设计之初出现错误,误用了别的设计方案造成。之后的整改方案,吉埃斐因技术评估不够,造成时间拖延。本次吉埃斐始提出比较完整的解决方案。……五、案件诉讼问题。1、博能特因本案确实造成了巨大经济损失,损失范围、数额有待双方进一步协商确定等内容。

另查,博能特公司确认案涉淬火炉生产使用至2014年8月。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认为,案涉《设备采购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内容未违反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吉埃斐公司主张合同第七条关于违约责任的约定属格式条款,单方加重吉埃斐公司责任,应属无效。但原审法院注意到,双方在签约过程中,吉埃斐公司就曾对该条款提出异议,双方经沟通后,吉埃斐公司最终还是在合同上签字,吉埃斐公司作为法人,具备对签约所引发的法律后果的判断能力,且该条款亦不存在加重吉埃斐公司责任而排除博能特公司责任的情形,故吉埃斐公司抗辩该条款无效,原审法院不予采信。另,案涉《设备采购合同》所附采购规范属合同组成部分,对双方当事人均具有约束力。

博能特公司已按合同约定,在吉埃斐公司发货前完成合同总价款80%即3648000元的付款义务,吉埃斐公司亦应按合同约定按期送货并保证案涉淬火炉质量符合双方约定。首先,关于吉埃菲公司是否逾期交货的问题。吉埃斐公司实际交货时间为2012年9月24日,比合同约定的交货时间2012年8月30日晚了25天,但案涉淬火炉中的盐水分离器的技术规范系由博能特公司提供,而博能特公司在签订合同时并未及时将此技术规范交给吉埃斐公司,迟至2012年3月12日博能特公司才向吉埃斐公司提供该技术规范,且在交货前,博能特公司还曾两次(2012年3月24日、9月5日)要求更改部分数据,虽该更改博能特公司主张吉埃斐公司最后并未实际履行,但均会对吉埃斐公司的生产进度造成一定影响并进而影响到交货时间,故博能特公司关于吉埃斐公司逾期交货应依约支付违约金1368000元的主张,原审法院不予支持。其次,关于讼争淬火炉质量问题。根据吉埃斐公司提供的技术参数附件5第3.5条关于“试运行成功以后,双方签订一个最终验收报告。如果此时仍然存在一些问题,但合同设备仍能满足生产,这些问题将写在报告里。如果问题发生在卖方,卖方须在双方协商的最短时间内免费给予解决”的约定,双方于2013年2月4日签署的《移交报告》属终验收报告,博能特公司关于双方还未履行终验收的主张,不符合合同及事实约定。作为终验收的《移交报告》虽载明“综合测试和检查合格”,但同时也罗列了设备尚存在的问题,且从双方2013年9月17日的会议纪要中可以看出,博能特公司自2013年4月起就对多达十几项的设备质量问题提出异议,该等质量问题已经严重影响到博能特公司的生产,吉埃斐公司对此亦予以确认,然设备的质量问题始终没有得到改善。双方在诉讼中即2014年4月24日达成的《会谈备忘录》,再次确认设备存在的质量问题给博能特公司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且造成问题的主要原因系吉埃斐公司在产品设计之初出现错误,误用了别的设计方案造成的。根据《设备采购合同》有关违约责任的约定,因吉埃斐公司提供的设备存在严重质量问题,且吉埃斐公司未在规定的期限内进行整改,博能特公司有权解除合同。故博能特公司于2013年12月24日作出的解除合同行为符合合同约定,案涉合同已于吉埃斐公司签收之日即2013年12月26日解除。博能特公司诉请吉埃斐公司返还已支付的货款3648000元及产品质量违约金1368000元,符合合同约定,原审法院予以支持。吉埃斐公司辩称违约金过高,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原审法院不予采信。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二条的规定,判决:一、吉埃斐公司应自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返还博能特公司已支付货款3648000元;二、吉埃斐公司应自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博能特公司支付产品质量违约金1368000元。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56488元,由博能特公司负担9576元,吉埃斐公司负担46912元。

上诉人诉称

吉埃斐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吉埃斐公司上诉称:

一、原审判决所认定的被上诉人博能特公司有权解除本案《设备采购合同》的依据与事实严重不符,且于法相悖,应予纠正。

(一)被上诉人所主张的质量问题是系争淬火炉验收合格后的保修期内的问题,应该适用本案《设备采购合同》的“网带式贝氏体等温淬火炉采购规范”第9条“保修期限”的规定,而不应适用设备采购合同中关于质量问题应在规定期限内解决的约定;且被上诉人在系争淬火炉验收合格后拖延支付验收款,拒不履行在先义务,无权要求上诉人限期修理。

关于被上诉人主张的所谓质量问题,原审判决已作出清楚的认定,即“双方于2013年2月4日签署的《移交报告》属终验收报告,原告(注:即被上诉人)关于双方还未履行终验收的主张,不符合合同及事实约定。”据此,系争淬火炉是符合双方合同约定的,并且从《移交报告》中注明的保修期起始日期2013年2月1日起已经进入保修期,保修期间发生的质量问题应该适用设备采购合同的“网带式贝氏体等温淬火炉采购规范”中关于保修期的规定。该“网带式贝氏体等温淬火炉采购规范”第9条“保修期限”并无明确的要求上诉人何时修理的规定,而只是规定“尽可能快地作出对策”,根本不应适用设备采购合同第7条所谓的质量问题在15天内未解决被上诉人即有权解除合同要求退款的约定。原审判决在认定系争淬火炉终验收合格后,不去适用保修期限的规定,反而错误套用设备采购合同关于违约责任的约定,明显是站不住脚的。设备采购合同第7条“违约责任”第2)款约定“如果卖方提供的产品质量不能符合买方的要求,卖方应在15日内进行整改……”,从这一表述可以看出,这一违约责任的约定所要规范的是上诉人交付系争淬火炉时设备不符合合同约定的情况。根据原审判决对系争淬火炉已经通过双方终验收的认定,该系争淬火炉显然符合设备采购合同的约定,否则怎么能通过终验收呢既然已经终验收,又怎能认为“不符合买方的要求”并进而适用该款关于在规定期限内整改的规定呢因此,上诉人认为设备采购合同违约责任条款关于在规定期限内整改的规定只是适用于设备交付时的质量问题,而不适用设备在进入保修期后发生的问题。

还应强调的是,根据《设备采购合同》第1条付款条件的约定,被上诉人应在设备开机测试合格后一个月内支付合同金额的15%。本案中,按照原审判决的认定,系争淬火炉在2013年2月4日就已经通过终验收,但是被上诉人至今仍未支付该15%的价款。在此情况下,由于被上诉人未履行在先义务,上诉人即便拒绝提供保修期内的维修服务也不为过,何况至今为止已经不计成本地为被上诉人提供过无数次的随叫随到的维修服务。因此,对于系争淬火炉投入使用后的保修期内故障的解决迟延,被上诉人应承担主要责任。

此外,本案系争淬火炉并非上诉人的标准产品,而是根据被上诉人提出的要求专门设计的非标产品,其设计、生产、安装和调试过程有异于标准产品。由于本案系争淬火炉系根据被上诉人的要求专门设计生产的非标产品,其质量问题的出现与被上诉人的各种特殊要求密切相关,在出现质量问题后一刀切地要求上诉人在15日内整改完毕完全没有现实的可行性。而且保修期内质量问题的解决需要被上诉人积极和及时的配合,对上诉人的技术解决方案予以确认,如果被上诉人不予确认或迟延回复,上诉人根本无法进行处理,由此造成的质量问题解决时间的拖延也一概由上诉人承担完全不合理。

最后需要强调的是,被上诉人虽然曾经提出解除合同,却在之后一直持续使用系争淬火炉至2014年8月,而上诉人亦持续履行维护保养责任,客观上合同实际并未有效解除,双方尚处于继续履行合同阶段。被上诉人起诉之后,双方于2014年4月24日签署的《会议备忘录》亦充分表明了双方继续履行合同、推进技术整改和协商处理争议的共识。因此,在这种情况下,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应被支持。

(二)对于2013年2月4日《移交报告》以及2013年9月17日会议纪要所反映的问题,双方已对涉及盐槽的部分已达成补充协议,允许上诉人重做,但由于被上诉人的单方毁约而无法实现;对于其余问题,上诉人已履行保修义务,原审判决对这一重要事实视而不见,导致作出错误的事实认定。

在2013年2月4日的《移交报告》中总共列出了6项遗留问题,其中第1项加热炉网带和第2项加热炉网带错位报警在2013年3月21日就已解决并由被上诉人员工确认(见上诉人原审证据14),第5项说明书和第6项缺少的备件也已经在2013年3月12日前解决(见上诉人原审证据15),对于第3项盐槽冷却启动频繁以及第4项盐水分离器的问题,双方在2013年9月17日的会议纪要中也已经达成协议解决,其中第3项盐槽问题在2013年9月17日会议纪要中列为“主要问题”的第1项,双方同意从2013年10月8日开始给予上诉人总共5.5个月的时间(截止期限为2014年3月底前)重做一个新盐槽且上诉人已经在2013年9月初提供了基本方案供被上诉人确认,其中第4项盐水分离器在2013年9月17日会议纪要中列为“主要问题”的第6项,双方同意对于这个由被上诉人提供技术规范定做的盐水分离器按退货处理。因此,2013年2月4日《移交报告》中的全部6项遗留问题均已解决或双方已达成解决的补充协议。

2013年9月17日的会议纪要中列出的问题中,主要问题有6项,其他细微问题有10项。首先要说明的是,共计10项的其他细微问题均为完全不影响生产正常进行的细微问题,比如没有易损件清单等细微问题,并且这10项细微问题中4项由于技术细节无法确定等原因仍有待双方后续确认,其他4项连同该会议纪要中的主要问题第1项盐槽一并在2014年3月底前通过重做盐槽解决。而主要问题中的6项,其中第1项、第3项和第5项均为盐槽相关的问题,如上所述,双方已经同意从2013年10月8日开始给予上诉人总共5.5个月的时间(截止期限为2014年3月底前)重做一个新盐槽且上诉人已经在2013年9月初提供了基本方案供被上诉人确认,其余第2项碳势问题上诉人已在2013年9月初解决,效果待被上诉人确认,第4项网带炉表面的隔热毯由被上诉人自行增加,费用由上诉人承担,第6项双方同意对于这个由被上诉人提供技术规范定做的盐水分离器按退货处理。因此,对于2013年9月17日会议纪要中列出的问题,双方也已经解决完毕或达成了解决的补充协议。

综上所述,上述2013年2月4日《移交报告》和2013年9月17日会议纪要中留存的需要解决的问题仅仅是盐槽而已,而按照上述双方对盐槽及盐槽相关问题达成的补充协议,双方同意从2013年10月8日开始给予上诉人总共5.5个月的时间(截止期限为2014年3月底前)重做一个新盐槽且上诉人已经在2013年9月初提供了基本方案供被上诉人确认,但是被上诉人完全无视上述关于盐槽的补充协议的约定,在上述新盐槽的方案确定前于2013年12月24日就单方擅自发出了《解除合同的告知函》。因此,原审判决认为相关问题迟迟未能整改的认定是完全与事实不符的,将被上诉人单方毁约造成盐槽问题无法解决的后果强加于上诉人头上是完全不合理的。

(三)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买卖合同的相关司法解释,验收后以质量问题为由退货,应不予支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规定:“合同法第一百五十八条规定的检验期间、合理期间、两年期间经过后,买受人主张标的物的数量或者质量不符合约定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本案中,对于系争淬火炉的验收问题,原审判决已作出清楚的认定,即“双方于2013年2月4日签署的《移交报告》属终验收报告,博能特公司关于双方还未履行终验收的主张,不符合合同及事实约定。”在这一认定的情况下,依照上述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被上诉人在终验收后以质量问题为由主张解除合同,显然不应得到支持。

二、退一万步讲,即便上诉人需要承担部分责任,本案设备采购合同约定的设备总价款30%的违约金也明显畸高,在被上诉人未举证证明其遭受的损失的情况下支持这一畸高的违约金明显不合理。

对于被上诉人提交的欲证明其损失的证据,即所谓的另行购买淬火炉以及所谓的运费证据,原审判决已经完全排除,认为另行购买淬火炉的证据与本案无关,而关于运费的证据都是在境外形成的外文书证且未经公证认证和翻译,不予采纳。因此,原审中被上诉人所提交的欲证明其损失的证据均已被排除,上诉人没有举证证明其所遭受的损失,其主张的违约金显然不应得到任何支持。

退一步来说,即便法院认为上诉人承担部分责任,也应该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违约金的司法解释的规定,即违约金不应高于实际损失的30%的规定,在被上诉人未举证证明其损失的情况下,将被上诉人所主张的严重畸高的违约金调低。

此外,需要强调的是,正如原审判决已查明的,被上诉人口口声声说诉争淬火炉存在质量问题影响正常使用,却在2013年2月4日《移交报告》所确认的投入使用的2013年2月1日开始,持续使用诉争淬火炉到2014年8月,即在被上诉人声称解除合同的2013年12月24日以后,更是在2014年5月本案原审一审开庭后,被上诉人仍然持续使用诉争淬火炉,这些都足以证明诉争淬火炉完全符合上诉人的正常使用需要,否则怎能持续使用到2014年8月在此情况下,退一万步讲,即便要上诉人承担退货的全部责任,也应扣除被上诉人从2013年2月1日开始使用直到2014年8月所造成的设备折旧。就算按照相关会计法规规定的设备折旧期限最长10年的规定,这一折旧至少应该达到设备价款的16%。

综上,吉埃斐公司的上诉请求:依法改判,判决驳回被上诉人的全部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辩称

博能特公司辩称:

上诉人诉称

一、吉埃斐公司上诉称,既然原审判决已经认定《移交报告》为终验收报告,那就不应该再适用《设备采购合同》中关于违约责任的约定,此种说法纯属企图混淆视听。首先,原审判决认定《移交报告》是终验收报告是有误的,《移交报告》仅仅是双方对于设备移交情况的一个记录,不能成为吉埃斐公司恶意违约的借口。设备从移交至今,就没有经过终验收,也正是因为设备无法达到终验收的条件,无法签署“终验收报告”,《设备采购合同》第一条约定的15%的付款条件没有成就,吉埃斐公司才一直没有主张,而不是吉埃斐公司本次上诉提出的:“因为没有付款,所以吉埃斐才怠于维修”。其次,吉埃斐公司企图混淆合同义务与后合同义务的界限。合同义务主要是合同当事人约定的义务。后合同义务,是指在合同终止后,当事人根据诚实信用原则而应当履行的旨在维护给付效果或者妥善处理合同终止事宜的通知、协助、保密等义务。本案诉争合同中明确约定了合同质量条款、违约条款及卖方不能及时维修的违约责任,即使是移交验收后,这一义务也是合同义务。吉埃斐公司在机器设备发生故障后不能在约定时间修复,恢复生产,就是违约,理应适用合同约定的违约条款。诉争合同第7条第二款是针对产品质量及维修问题作出的违约责任约定,并未设定时间界限。综上,诉争设备并未进行终验收,一审判决认定《移交报告》属终验收报告系事实认定错误。

二、吉埃斐公司上诉称“《移交报告》以及《会议纪要》所反映的问题,已经解决了或者已经准备重做了”。但实际上,诉争设备确实问题不断。从2013年2月4日的《移交报告》到2013年9月17日的《会议纪要》,再到2014年4月24日的《会谈备忘录》,吉埃斐公司的整改始终停留在协商、汇报,而没有真正的履行过整改义务,直至合同解除,吉埃斐公司仍然没有将设备整改至约定的标准。原审判决第十页最后一段以及第十二页的论述都已经清楚查明了,直至2014年4月24日双方签署《会谈备忘录》时,设备仍然没有整改清楚,造成设备问题不断的原因,主要是吉埃斐公司在产品设计之初出现错误,误用了别的设计方案造成的。吉埃斐公司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三、原审判决认定吉埃斐公司违约并适用《设备采购合同》的违约责任条款,不仅符合合同约定更符合法律规定。博能特公司购买的本案淬火炉系价值456万元的大型设备,《设备采购合同》之所以在第7条约定设备出现质量问题应在15天内解决,也充分体现了《采设备购合同》的交易目的系为了购买设备适应生产,而吉埃斐公司提供的设备至今无法满足《设备采购合同》的产能约定,《设备采购合同》约定解除权既符合交易目的也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之立法精神,原审判决适用违约责任条款并无不妥。基于吉埃斐公司的严重违约,博能特公司按照合同约定和法律规定主张解除合同,吉埃斐公司收到“解除通知”后在法定期间内没有提出异议,原审判决认定案涉合同已于2013年12月26日解除系正确认定。

四、从吉埃斐公司的违约行为严重程度、博能特公司生产计划被打乱采取的紧急补救措施、生产率下降、合格率降低、导致博能特公司客户流失等几个方面看,博能特公司的经济损失远远超过了合同约定的违约金数额。合同之所以约定两个30%的违约金数额,就是考虑本案涉及到的是工业生产,大型设备不合格,造成的损失本就十分巨大。吉埃斐公司的违约行为,给博能特公司造成了极其巨大经济损失和不良影响,按照合同约定承担违约责任,本应支付合同价款60%的违约金。本案诉争合同约定之违约金数额,比之于吉埃斐公司给博能特公司造成的巨大经济损失和不良影响,并不高,甚至还不能弥补博能特公司的损失。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基本清楚(终验收报告认定不妥外),适用法律正确,恳请二审法院依法维持。

本院查明

二审中,对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除认为有所遗漏外,双方当事人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二审中,博能特公司提交五份证据:证据1、2013年2月19日吉埃斐公司发给博能特公司的邮件。证据2、2013年3月14日吉埃斐公司发给博能特公司的邮件。证据3、2013年12月25日博能特公司发给吉埃斐公司的邮件。证据4、企业询证函。证据5、博能特公司向其他公司采购本案同类产品的报告。上述证据和吉埃斐公司一审证据14共同证明原审判决对于移交报告和终验收报告的混淆,存在不妥当的认定。

吉埃斐公司质证认为,这些证据不是民诉法规定的新证据,发生时间在本案一审之前。对证据1、2、3、5反映的设备故障问题,在2013年2月4日的移交报告和2013年9月17日会议纪要后全部予以解决或者双方达成补充协议予以解决,不存在遗留问题。关于证据4,询证的内容所述的预收账款的问题,如果吉埃斐公司把这笔货款认定为已收账款,需要列入收入中予以纳税,目前博能特公司在设备交付和终验收后一直不支付货款,且单方解除合同,为了避免吉埃斐公司的财务负担,所以列入预收账款,并无不妥,不能单以询证函本身不能认定设备是否存在质量问题。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博能特公司提交的五份证据,吉埃斐公司对其真实性没有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二审中,被上诉人博能特公司向本院提出保全申请,并提供担保。本院于2016年7月4日作出(2016)闽民终7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冻结上诉人吉埃斐公司在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康桥支行的账号10×××73内的存款5016000元。

本案二审双方的争议焦点是:1、博能特公司是否有权解除讼争的《设备采购合同》;2、如吉埃斐公司构成违约,违约金应如何计算。对此,本院分析、认定如下:

一、关于博能特公司是否有权解除讼争的《设备采购合同》的问题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三条规定“当事人协商一致,可以解除合同。当事人可以约定一方解除合同的条件。解除合同的条件成就时,解除权人可以解除合同”。本案,双方当事人在《设备采购合同》第7.1条和7.2条对解除合同的条件作了约定,第7.1条的约定为“卖方每延期一天交货(调试验收通过日期为准)须付给买方0.05%的全货款作为违约金,逾期交货超过15天的,视为卖方根本违约,买方有权解除本合同并……”,第7.2条的约定为“如果卖方提供的产品质量不能符合买方的要求,卖方应在15日内进行整改并按上述条款支付违约金,若15日无法完成,每延期一天,卖方应支付合同总价3%的违约金,最高付至30%合同价格,且买方有权解除本合同并……”。从双方履行合同的情况看,本案符合《设备采购合同》第7.2条约定的情形,博能特公司有权解除《设备采购合同》。主要理由:1、2013年2月4日,博能特公司与吉埃斐公司签署了《移交报告》,其中虽载明“综合测试和检查合格”,但第3条遗留问题中注明有6项,即(1)加热炉网带,应是进口的加拿大WMB或日本关西网带;(2)加热炉网带错位报警太频繁,约1-2次/天;(3)盐槽冷却启动太频繁,约2-3次/小时;(4)盐水分离器无法启动;(5)无操作、维护保养说明书;(6)缺备件。2、2013年9月17日,博能特公司与吉埃斐公司达成了会议纪要,确认讼争淬火炉存在问题有11项,且该11项问题此前双方已沟通过,但均无改善,另尚有待吉埃斐公司确认的问题5个。3、2014年4月24日,本案诉讼期间双方达成了《会谈备忘录》,确认“存在的主要问题:(1)产品设计产能达不到采购技术规范,相差巨大;(2)产品实际使用率只有28%,与正常值75%-85%相差巨大;(3)网带形式差别较大,吉埃斐原设计为翻斗式网带,此次技术整改方案仍没改变。采购技术规范则是要求编织式网带。上次会谈列举的其他技术细节问题也都还没有整改清楚,由此给博能特造成了巨大损失。造成上述问题的原因,主要是吉埃斐在产品设计之初出现错误,误用了别的设计方案造成。之后的整改方案,吉埃斐因技术评估不够,造成时间拖延。本次吉埃斐始提出比较完整的解决方案”。综上,吉埃斐公司提供的设备存在严重质量问题,且吉埃斐公司未在规定的期限内进行整改,已构成违约,故博能特公司有权根据《设备采购合同》的约定解除合同。博能特公司于2013年12月24日发出《解除合同告知函》,并于2013年12月26日送达吉埃斐公司,因此本案讼争《设备采购合同》已于2013年12月26日解除。

二、关于如吉埃斐公司构成违约,违约金应如何计算的问题

本院认为,如前所述,因吉埃斐公司提供的设备存在严重质量问题,已构成违约。根据本案讼争《设备采购合同》中“违约责任:2)如果卖方提供的产品质量不能符合买方的要求,卖方应在15日内进行整改并按上述条款支付违约金,若15日无法完成,每延期一天,卖方应支付合同总价3%的违约金,最高付至30%合同价格,且买方有权解除合同并要求卖方在十个工作日退回已支付的所有款项及支付此款所规定的违约金”的约定,博能特公司在解除合同的同时,可要求吉埃斐公司退回已支付的所有款项及支付违约金。吉埃斐公司主张本案《设备采购合同》约定的设备总价款30%的违约金明显畸高,应予调低。但设备总价款30%的违约金系双方合同的约定,且2014年4月24日,博能特公司、吉埃斐公司双方签署的《会谈备忘录》,确认设备存在的质量问题给博能特公司造成了巨大损失。因此,认定设备总价款30%的违约金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没有依据,调低违约金的理由不成立。故一审判令吉埃斐公司返还博能特公司已支付的货款3648000元及产品质量违约金1368000元,并无不当。

综上,本院认为,上诉人吉埃斐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对其上诉请求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6488元、财产保全费5000元,由上诉人吉埃斐工业炉(上海)有限公司负担。一审案件受理费的负担按原判决执行。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 判 长  王孔坚

代理审判员  林 毅

代理审判员  黄 曦

二〇一六年八月五日

书 记 员  李振云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