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诉人李启红、李启奎、李启玲、李连朋、桂再香、桂爱琴与被上诉人路...

已收藏,可进入个人中心查看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6)陕02民终116号
案由: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6-05-04
收藏
司法案例>正文阅览
上诉人李启红、李启奎、李启玲、李连朋、桂再香、桂爱琴与被上诉人路芳民间借贷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3370
预计阅读:4min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6)陕02民终116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6-05-04
案由: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李启红,男,1984年2月26日出生,汉族,住陕西省铜川市。

上诉人(原审原告)李启奎,男,1987年1月15日出生,汉族,住陕西省铜川市。

上诉人(原审原告)李启玲,女,1983年3月10日出生,汉族,住陕西省铜川市。

上诉人(原审原告)李连朋,男,1970年4月4日出生,汉族,住陕西省渭南市。

上诉人(原审原告)桂再香,女,1967年4月8日出生,汉族,住陕西省铜川市。

上诉人(原审原告)桂爱琴,女,1965年12月7日出生,汉族,住陕西省西安市。

李连朋、李启玲、桂再香、桂爱琴的共同委托代理人李启奎、李启红,身份同前。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路芳,女,1988年9月2日生,汉族,住陕西省铜川市。

审理经过

上诉人李启红、李启奎、李启玲、李连朋、桂再香、桂爱琴与被上诉人路芳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陕西省宜君县人民法院(2015)宜君民初字第0025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李连朋、李启玲、桂再香、桂爱琴的委托代理人李启奎,被上诉人路芳到庭参加诉讼。上诉人李启红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4年10月16日,李启平因服毒,先后在铜川市妇幼保健院、铜川矿务局中心医院、铜川市人民医院抢救治疗。期间李启红于2014年10月17日刷卡支付医疗费8000元。李启平持有的李启奎银行卡显示2014年10月16日治疗消费支出两笔533.89元、3000元。2014年10月16日,李启平因抢救无效死亡。在办理后事过程中,李启红为其购买棺材花费1400元,办理酒席花费2000元。

另查明,李启红、李启奎为李启平的弟弟,李启玲为李启平的妹妹,李连朋为李启平的伯父,桂再香为李启平的二姨,桂爱琴为李启平的母亲,路芳为李启平的妻子。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认为,李启平抢救期间,李启红作为其弟弟,为救治其兄,花费医疗费;在李启平死亡后,为其办理后事购置棺材,支出安葬花费,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三条规定的内容,没有法定的或者约定的义务,为避免他人利益受损失进行管理或者服务的,有权要求受益人偿付由此产生的必要费用。李启红与李启平之间应当构成无因管理之债,而非民间借贷关系。同时,根据婚姻法的规定,现李启平已死亡,其妻子路芳有偿还的义务。而李启奎主张的借款事实,经认定李启平在抢救期间持有李启奎的银行卡,并花费了两笔费用。李启奎主张为李启平向其所借,路芳主张是李启奎还给李启平的钱。而该卡2014年2月份已由李启平持有,李启奎提供的证据无法确定是李启平从李启奎处借款的事实,本院不予支持。关于本案其他原告主张的借款,均无证据证明与被告之间形成借款关系,本院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一、路芳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支付李启红赔偿款11400元;二、驳回李启红其他诉讼请求;三、驳回李启奎、李连朋、李启玲、桂再香、桂爱琴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340元,减半收取670元,由路芳负担130元,李启红负担75元,李启奎负担130元,李连朋负担35元、李启玲负担45元,桂再香负担100元,桂爱琴负担155元。

李启红、李启奎、李启玲、李连朋、桂再香、桂爱琴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主要事实和理由:李启平生前因结婚、家庭支出,多次向上诉人借款;李启平抢救及办理后事期间,上诉人也各自向路芳提供了借款,以上两项共计61900元。2014年10月22日,在路芳家结算花费情况,即李启红为李启平住院支付8000元、购置棺材1400元、修墓1200元、埋葬费用2800元;李启奎给李启平借款12000元,垫付运尸费1000元;李启玲给李启平借款2500元,垫付抢救费2000元;李连朋给李启平借款3500元;桂爱琴给李启平借款10000元,垫付抢救费5500元;桂再香为李启平垫付抢救费10000元。被上诉人经核实认可上述债务,并出具手写欠款清单。算账时亦有证人在场。李启平生前与路芳及上诉人一起说过以前几次借款的事,路芳是知道的。被上诉人否认其手写的欠账单,没有事实依据,人民法院不应支持。

路芳答辩称:借款不知情,不是事实。同意执行一审判决。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当事人对一审查明的事实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二审中,上诉人申请证人夏照平(李启玲的丈夫)、姜文清(李启平父亲的朋友)、牛青山(李启红的朋友)、王文敏(桂再香的丈夫)出庭作证。被上诉人对证人证言均不认可。

对上述证人证言,合议庭评议认为,证人夏照平、王文敏与本案当事人具有利害关系,其证言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姜文清的证言,内容是转述路芳的陈述,只是大概数字,并不能确定借款的事由和具体数额,不能证明案件事实;牛青山的证言内容是李启红向其借款,用于李启平抢救费用,但对借款的具体用途是听李启红所说,并非亲身经历的事实,不具有证明力。因此,对上述证人证言,本院均不予采信。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1、李启平生前是否与上诉人存在借贷关系;2、上诉人垫付李启平抢救费用及办理后事费用的数额;3、本案的案由是否适当。

关于李启平生前是否与上诉人存在借贷关系的问题。李启红称李启平借款2000元;李启奎称李启平借款12000元;李启玲称李启平借款2500元;李连朋称李启平结婚时借款3500元;桂爱琴称李启平为购置种子化肥借款10000元。这些借款均发生在亲属之间,没有书面证据可以证实。上诉人提供的证人,或与上诉人有利害关系,或未参与借款过程不清楚具体细节,亦不能证明借款事实的存在。上诉人提供的证据无法证明其主张的事实,应当承担不利后果。

关于李启平抢救费用及办理后事费用借款数额。除一审判决确认的11400元外,李启奎称垫付运尸费1000元;李启玲称垫付抢救费2000元;桂爱琴称垫付抢救费5500元;桂再香称垫付抢救费10000元。以上垫付费用,上诉人只有口头陈述,并未提供相关医疗机构的票据证明。对李启平抢救期间的花费总额及来源情况,上诉人亦未提供证据证明。即使上述费用的支出属实,但因为上诉人处理此事时,没有保留相应的证据,因此应承担不利后果。

关于本案的案由是否适当的问题。从本案的实际情况看,在李启平抢救及处理后事期间,李启红等亲属出于亲情,为此事出钱出力。虽未明说,但双方认为构成债权债务关系的意图是明确的。丧事处理完毕后,李启红等亲属与路芳一起就花费情况进行结算,并要求路芳清偿该笔费用。其主观上并非是出于无因管理的目的行事,而是以成立债权债务关系的目的行事。上诉人在一审、二审中均主张双方构成民间借贷关系,足以表明当事人的真实意思是出于借贷的目的。无因管理系管理他人事务,且情况急迫,非由无因管理人主动管理不能化解危机。而李启平死后,其后事理应由其配偶处理,其配偶路芳也进行了必要的管理。李启红等亲属实质是帮助路芳处理该项事务,是事出有因。而且亲属间出于血缘亲情关系,患难相助,一般不宜认定为无因管理关系。一审认定为无因管理关系,不符合我国的传统习惯和善良风俗。

综上,上诉人主张与被上诉人成立民间借贷关系,符合本案的实际情况。对借款数额,以上诉人能够证明的数额确认,对其他支出,因无证据证明,本院不予支持。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案的案由应当定性为民间借贷关系,一审法院关于无因管理的案由确定不当,予以纠正,但处理结果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348元,由上诉人共同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当事人应自觉履行判决的全部义务。一方不履行的,自本判决内容生效后,权利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申请执行的期限为二年,该期限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

审判人员

审判长  贺晓华

审判员  董 敏

审判员  刘坤琪

二〇一六年五月四日

书记员  周 敏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