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某1陈勇彬诉潘慧坚离婚后财产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已收藏,可进入个人中心查看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9)桂08民终763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9-07-12
收藏
司法案例>正文阅览
陈某1陈勇彬诉潘慧坚离婚后财产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8013
预计阅读:11min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9)桂08民终763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9-07-12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陈某1,男,1972年8月13日出生,汉族,住桂平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蒙剑,广西仁宽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潘某,女,1976年9月8日出生,汉族,住桂平市。

审理经过

上诉人陈某1因与被上诉人潘某离婚后财产纠纷一案,不服桂平市人民法院(2017)桂0881民初461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诉称

上诉人陈某1的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第一项,改判支持上诉人的反诉请求。一审、二审诉讼费由被上诉人负担。主要事实和理由:一审法院认定被上诉人收到拆迁补偿款278900元是上诉人的赠与行为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一、上诉人没有表示过将拆迁补偿款赠与给被上诉人,2016年3月1日,拆迁单位按照规定在征收属于上诉人婚前财产的位于桂平市金田林场的房屋一套[产权证号:浔房权证字第××号]后,依法向上诉人发放拆迁补偿款,款项发放到被上诉人名下账户(双方当时尚未离婚),2016年3月6日,双方口头约定办理离婚,条件是上诉人放弃桂平市新岗村福桂三千城X区X幢X单元XX号商品房的权属,由被上诉人单独所有。上诉人认为,拆迁补偿款的发放,与上诉人放弃商品房权属是不同的两件事,两者没有关联。上诉人依照口头约定在房产登记部门签订了放弃权属的记录,但被上诉人在上诉人签字后并未按照约定与上诉人办理离婚手续,双方因离婚产生纠纷诉至法院,最后由法院判决离婚,那么双方所达成的离婚协议就没有法律效力,不能因为拆迁补偿款是发放到被上诉人的账户上就断定该行为是上诉人的赠与行为。二、位于桂平市金田林场内的房屋一套[产权证号:浔房权证字第××号]是上诉人的婚前个人财产,按照规定在被征收拆迁后所得的拆迁补偿款也应当是上诉人的个人财产,上诉人也没有将该款项赠与给被上诉人的意思,上诉人在双方协议离婚不成的情况下,起诉要求被上诉人返还该拆迁补偿款是合理合法的。双方没有协议离婚,也就没有就该补偿款达成任何的处理协议,一审法院认定上诉人因购买商品房而做出的赠与行为,没有任何依据。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潘某答辩称:位于桂平市金田林场的房屋属于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夫妻共同财产,上诉人已同意赠与给被上诉人。

一审原告诉称

潘某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依法平均分割潘某、陈某1婚后共同财产:石龟款3万元、案外人李的准12万元债权、雪铁龙教练车(号牌号码:桂RX**学)约3万元、桂平市逸夫实验小学工程款116039元、商铺转让款5万元、桂平市XX镇自来水厂工程款收入10411.4元、桂平XX医院工程款收入20995元。

陈某1向一审法院提起反诉请求:判决潘某归还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占用的属于陈某1个人财产的房屋拆迁安置补偿款278900元给陈某1。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原告潘某、被告陈某1于××××年××月××日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于××××年××月××日生育女儿陈某2,于××××年××月××日生育儿子陈某3。潘某、陈某1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因家庭生活琐事发生矛盾于2015年3月开始分居生活。2015年5月19日,陈某1曾提起离婚诉讼,法院于2015年8月11日作出判决不准离婚后,陈某1于2016年再次向提起离婚诉讼,法院作出(2016)桂0881民初1096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一、准予原、被告离婚;二、原、被告的婚生女儿陈某2、儿子陈某3由陈某1抚养,抚养费由陈某1负担;三、驳回陈某1的其他诉讼请求。潘某因不服,向贵港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贵港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6年12月23日作出(2016)桂08民终1190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另查明,1、潘某、陈某1婚姻关系存续期间,陈某1曾饲养有石龟,石龟出售收益额为3万元。2、案外人李XX曾于2013年12月11日向陈某1借款10万元,陈某1因案外人李XX逾期还款于2015年6月19日向法院提起民间借贷纠纷之诉,法院于2015年9月10日作出(2015)浔民初字第2835号民事调解书,调解李XX于2015年9月30日前一次性归还借款及利息合计12万元给陈某1。庭审中,陈某1自认,李XX于2018年春节前已陆续向其归还了上述12万元欠款。3、2014年3月,陈某1曾购买雪铁龙教练车(号牌号码:桂R**学)一辆,并挂靠于XX驾校,2017年6月12日,陈某1与案外人陈XX签订了《转让协议》,该协议载明陈XX已付清车辆转让款,陈某1于签订协议当日将上述车辆交付给陈志使用。此外,陈某1曾于陈某1诉潘某离婚纠纷一案2015年6月25日的庭审中自述上述车辆价值3万元。4、经营场所为桂平市XX路(XXX对面)的富朗五金部成立于2008年8月25日,属个体工商户,陈某1为该五金部的经营者。潘某、陈某1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另经营有坐落于桂平市XX新区五金店一间,2016年3月28日,陈某1与案外人叶XX签订《五金店转让合同》,约定:陈某1将坐落于桂平市桂贵北路XX新区回建地18米街的一间五金店转让给叶XX经营,转让款为5万元。5、2014年8月20日,实验小学与富朗五金部签订有《桂平市逸夫实验小学电线线路改装工程施工协议》,约定富朗五金部承包实验小学电线线路改装工程相关事宜。2015年1月13日,实验小学就上述工程向广西XX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XX公司)支付了工程款116039元(含税额6370.53元)。庭审中,陈某1自认其挂靠安业公司对上述工程进行施工,工程竣工后,其已收到上述工程款。6、XX水厂曾于2015年9月29日、2016年5月29日向富朗五金部购买水管及配件,购置费分别为4962.8元、5448.6元,合计10411.4元,上述购置费发票联均显示销售方为富朗五金部,收款人为陈某1。7、XX医院曾于2015年及2016年11月10日、2016年12月10日向富朗五金部购买铜线,购置费分别为2970元、8275元、9750元,合计20995元,上述购置费发票联亦显示销售方为富朗五金部,收款人为陈某1。8、2000年10月12日,陈某1与广西桂平市国营金田林场(以下简称金田林场)签订有《卖买房协议书》,约定:金田林场将其职工住宅楼第XX层从东往西第XX套XX号房屋出让给陈某1,转让价为58000元,陈某1应于协议签订后即支付购房款4万元给金田林场,剩余购房款于房屋交付使用时付清,若陈某1未付清购房款,金田林场不予颁发房产证。当日,金田林场出具有《收据》给陈某1收执,《收据》载明金田林场收到陈某1上述房屋购房款4万元。同年12月30日,陈某1就上述房屋办理了房屋所有权证(房屋所有权证证号:浔房权证字第××号,登记房屋所有权人:陈某1)。2015年9月20日,金田林场与潘某、陈某1签订《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约定金田林场因桂平市政府发展旅游城市建设需要,欲回购登记在陈某1名下的上述房屋及支付拆迁安置补偿款等事宜。2016年3月1日,桂平市XX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XX房开公司)将上述房屋拆迁安置补偿费用278900元通过银行转账方式支付给了潘某。

再查明,1、2004年,潘某、陈某1与中国工商银行桂平市支行(以下简称工行桂平支行)签订《个人购房借款合同》,约定向工行桂平支行借款6万元,用于购买金田林场XX号房,贷款期限为20年即自2004年3月22日起至2024年3月21日止,并用登记于陈某1名下的金田林场房屋进行抵押。2015年10月29日,陈某1已提前归还了借款32496.74元,利息27.2元,合计32523.94元。上述借款已还清。2、2011年4月27日,潘某、陈某1与邮储银行桂平支行签订有《中国邮政储蓄银行个人额度借款合同》,约定陈某1向邮储银行桂平支行借款20万元,借款期限自2011年4月27日起至2016年4月27日止。潘某、陈某1另共同签署有《个人额度借款合同补充条款》,该条款载明陈某1向邮储银行桂平支行借款仅用于陈某1生产经营。当日,案外人覃XX、李XX与邮储银行桂平支行签订了《个人额度借款抵押合同》,约定覃XX、李XX以其坐落于桂平市的房屋[国有土地使用证证号:浔国用(2001)字第XXX号,房屋所有权证证号:浔房权证字第江北X**号,房屋共有权证证号:浔房共字第XXX号]进行抵押,为陈某1上述20万元借款进行担保。邮储银行桂平支行于2011年4月29日将上述借款发放给陈某1后,陈某1于次日将上述借款中的150500元汇给了案外人李XXX。此后,李XXX的配偶覃XXX通过其邮储银行账户62×××59于2011年9月27日至2016年2月26日期间,分33次在陈某1上述借款的每月还款日(29日)前汇款至陈某1上述借款的还款账户,合计103507元。陈某1向邮储银行的上述20万元借款已于2016年3月4日还清。3、2016年3月6日,潘某曾以买受人名义向福桂房开公司购买了坐落于桂平市。同日,潘某、陈某1在《桂平市房地产管理所房屋登记询问笔录》中共同表示上述商品房归潘某单独所有。签订购房合同前,陈某1交付了5万元给潘某,潘某分别于2015年9月14日、2015年9月30日支付了1万元、4万元首期购房款给XXXX房开公司;2016年3月1日,XXX房开公司将金田林场的房屋拆迁安置补偿费用278900元支付到潘某银行账户后,潘某将其上述银行账户中的存款分别于2016年3月1日支付了50283元、12700元,于2016年3月6日支付了248000元给XXXX开公司,合计310983元。4、2016年7月31日、2016年8月25日,陈某1分别向桂平市浔郡中学支付了学杂费等费用合计20500元。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认为,关于潘某、陈某1有何夫妻共同财产,价值多少,应当如何分割的问题。离婚后,一方以尚有夫妻共同财产未处理为由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分割的,经审查该财产确属离婚时未涉及的夫妻共同财产,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分割。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第一款“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下列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一)工资、奖金(二)生产、经营的收益(三)知识产权的收益(四)继承或赠与所得的财产,但本法第十八条第三项规定的除外(五)其他应当归共同所有的财产。”之规定,陈某1于婚姻关系存续期间饲养石龟的经营收益、对案外人李XX享有的债权、购买的雪铁龙教练车、实验小学工程收益、富朗五金店转让款、XX医院及XX水厂供货收益应属夫妻共同财产。潘某现主张依法平均分割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石龟款3万元、案外人李XX12万元债权、雪铁龙教练车(号牌号码:桂R**学)约3万元、实验小学工程款116039元、商铺转让款5万元、XX水厂供货收益10411.4元、XX医院供货收益20995元,陈某1对潘某所主张的石龟销售收益为3万元、商铺转让款为5万元,对案外人李XX享有的12万元债权数额均没有异议,故依法予以确认。庭审中,陈某1辩称李XX的12万元欠款已经还清;雪铁龙教练车已转让他人,转让款仅为8500元;实验小学的工程虽收到工程款116039元,但扣除税金后的收益为108350元,而实际利润仅为税后收益的15%即约15000元;富朗五金部已转让给案外人陈XX,XX水厂供货收益10411.4元、XX医院供货收益20995元的发票为陈XX用陈某1的名义开具,该收益为陈XX所有,即使认定为陈某1的经营收益,上述两项经营利润也仅为收益额的15%;潘某主张分割的财产均以用于生活开支及孩子的教育。陈某1于2015年离婚纠纷的庭审中自述雪铁龙教练车(号牌号码:桂R**学)价值3万元,潘某故而主张以陈某1于2015年自述的价值进行分割,但潘某却未能提供充足的证据证实上述车辆于2017年转让给案外人时的实际价值,陈某1对潘某现主张的车辆价值又不予认可,故潘某主张车辆价值3万元,故依法不予支持。陈某1辩称,上述车辆转让款仅为8500元,陈某1亦未能提供充足的证据予以证实,故对陈某1该辩解,亦不予认可。结合车辆贬值速度及市场交易情况,应认定上述车辆转让时的市场价值2万元为宜。实验小学工程税后收益为109668.47元(116039元-6370.53元),潘某主张该工程利润为工程收益的50%,陈某1辩称利润为15%,但双方均未能提供充足的证据证实上述工程实际利润收益,故酌情认定该工程利润为工程税后收益的25%即27417元。陈某1在经营富朗五金部期间,向XX水厂及XX医院销售货物,分别获得供货收益10411.4元、20995元,陈某1辩称其已将富朗五金部转让给陈XX,上述两项收益为案外人陈XX所有,即使认定为陈某1的经营收益,夫妻共有财产也仅是经营利润部分即收益额的15%,但陈某1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实其上述主张,依法不予采信。综上,潘某、陈某1婚姻关系存续期间,陈某1曾因经营、出让涉案财产及享有债权等合计收益278823.4元(3万元+12万元+2万元+27417元+5万元+10411.4元+20995元)。陈某1辩称,涉案收入均已用于生活开支及孩子教育,但陈某1亦未能提供充足的证据予以证实,不予采信。陈某1于2004年向工行桂平支行借款6万元,借款期限虽为20年,但陈某1已提前归还了上述借款,其中,2015年10月29日归还了32523.94元。该笔开支发生于涉案部分共同财产形成之后,故该开支应从涉案夫妻共有财产数额中扣除为宜。综合在案其他证据,陈某1曾于2015年因购买桂平市新岗村福桂三千城X区X幢X单元XX号商品房首付款支出5万元,于2016年因子女教育向桂平市XX中学支付了学杂费等费用合计20500元,合计70500元,亦应从涉案夫妻共有财产数额中扣除。陈某1曾向邮储银行桂平支行借款20万元,并在收到银行借款后将大部分借款汇给案外人李XX,此后,李XX的配偶覃XX于2011年9月27日至2016年2月26日期间,陆续在陈某1上述借款的每月还款日(29日)前汇款至陈某1上述借款的还款账户。陈某1向邮储银行的上述20万元借款已于2016年3月4日还清。陈某1辩称其归还该借款的款项亦来源于涉案财产收入,但未能提供充足的证据予以证实,故对陈某1该辩解,依法不予支持。此外,陈某1虽未能提供证据证实其生活开支情况,但生活开支作为必要支出项目,且源自日常经济收入。鉴于潘某、陈某1婚姻关系存续期间,陈某1亦从事有他项工作,涉案财产形成期间的家庭生活支出的金额参照城镇居民消费性支出的标准酌情从涉案财产收入中扣除35000元。故认定潘某、陈某1离婚时,陈某1还持有涉案财产收益140799.46元(278823.4元-32523.94元-70500元-35000元),应由潘某、陈某1各享有二分之一即70400元。关于潘某应否返还金田林场房屋的拆迁补偿款给陈某1的问题。陈某1于登记结婚前向金田林场购买了该林场职工住宅楼XX号房屋,并交付了相应购房款及办理了房屋所有权证,该房屋应属陈某1婚前个人财产。潘某辩称,上述房屋为潘某、陈某1共同购买,且绝大部分购房款是潘某出资,该房屋应属夫妻共有财产,但潘某又未能提供充足的证据证实,故对潘某该辩解,依法不予支持。上述房屋因拆迁所获补偿款278900元原虽属陈某1个人财产,但潘某、陈某1协商将拆迁补偿款汇入潘某账户,潘某收到补偿款后已将该款全部用于支付桂平市新岗村福桂三千城X区X幢X单元XX号商品房的购房款,潘某用上述补偿款交付了购房款后,潘某、陈某1在《桂平市房地产管理所房屋登记询问笔录》中共同表示上述商品房归潘某单独所有。陈某1的上述两行为均应视为其将金田林场拆迁补偿款赠与给潘某,故陈某1现主张潘某返还拆迁补偿款278900元,于理无据,依法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反诉原告)陈某1应支付原告(反诉被告)潘某共同财产应得份额70400元给原告(反诉被告)潘某;二、驳回原告(反诉被告)潘某的其他诉讼请求;三、驳回被告(反诉原告)陈某1的反诉诉讼请求。案件本诉受理费6962元(原告已预交),反诉受理费2741.5元(反诉原告已预交5483元),合计9703.5元,由原告(反诉被告)潘某负担5663元,由被告(反诉原告)陈某1负担4040.5元,被告(反诉原告)陈某1多缴纳的反诉费用2741.5元应退还给被告(反诉原告)陈某1。

本院查明

本院二审查明,2000年10月12日,上诉人与广西桂平市国营金田林场(以下简称金田林场)签订《卖买房协议书》,约定上诉人购买金田林场X号房屋,转让价为58000元。2000年12月30日办理了产权人为上诉人的房屋所有权证(所有权证号:浔房权证字第××号)。2015年5月至2016年9月,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均在协议离婚或离婚诉讼期间。2015年9月20日,因建设需要,政府相关部门以278900元回购上述房屋,2016年3月1日,以桂平市XX房地产开发公司名义将278900元通过银行转账方式转到被上诉人账户,被上诉人当天支付了62983元给XXXX开公司(以下简称XXXX公司)用于购买福桂三千城X区X幢X单元XX号商品房一套(以下简称XX城商品房)。2016年3月6日,为达成离婚协议,上诉人同意把XX城商品房给被上诉人单独所有,因双方协议离婚不成,上诉人于同年3月7日再诉至法院,要求与被上诉人离婚,抚养小孩并分割XX城商品房。其他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相同。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争议的278900元属于上诉人转让林场商品房所得款项,因该商品房属于上诉人的婚前个人财产,因此该补偿款也应属于上诉人个人所有。对于278900元是否已赠与的问题,在该款项于2016年3月1日打进被上诉人账户后,被上诉人即支付约6万元用于购买XX城的商品房,为达成离婚协议,同年3月6日上诉人同意XX城商品房全归被上诉人所有,当天被上诉人便把争议全部款项支付用于购买XX城商品房,并单独与开发商订立了XX城商品房买卖合同。因协议离婚不成,次日(即2016年3月7日)上诉人再次起诉请求离婚、抚养小孩并分割XX城商品房。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十四条:“当事人达成的以登记离婚或者到人民法院协议离婚为条件的财产分割协议,如果双方协议离婚未成,一方在离婚诉讼中反悔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该财产分割协议没有生效,并根据实际情况依法对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的规定,本案双方当事人的离婚协议没有生效,桂平法院(2016)桂0881民初1096号生效判决也确认XX城商品房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并判决暂由被上诉人管理、居住、使用,待所有权确定如有争议可再起诉解决。因该278900元已用于购买上述XX城商品房,上诉人主张再分割该款项属于事实上不可能,只能在分割XX城商品房中予以考虑。一审法院认定争议278900元上诉人已赠与给被上诉人,已属被上诉人财产是错误的,本院予以纠正。但该案整体上实体判决正确,本院在纠正上述错误后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6540元,由被上诉人陈某1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 判 长 陈历南

审 判 员 吴福汉

审 判 员 梁小宁

二〇一九年七月十二日

法官助理 韦 英

书 记 员 陈 洁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