酉阳县路政大队,等与川汇塑胶公司,郭艳芳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
司法案例>正文阅览
酉阳县路政大队,等与川汇塑胶公司,郭艳芳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13614
预计阅读:19min
审判人员:
案号:
(2016)渝04民终617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6-08-05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四川金河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四川省内江市东兴区中兴路235号。

组织机构代码73343243-3。

法定代表人:杨勋,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密,男,1963年11月26日出生,土家族,住重庆市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伟,重庆汇润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公路路政管理大队,住所地酉阳县桃花源街16号。

负责人:马小虎,该单位大队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双,重庆汇润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梅江灌区(酉阳片区)工程管理所,住所地本县麻旺镇桂香村。组织机构代码56992972-X。

法定代表人:白波,该所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郭沛然,重庆渝鑫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四川省川汇塑胶有限公司,住所地四川省成都市崇州市工业集中发展区。组织机构代码71608519-3。

法定代表人:赵志忠,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邓斌,重庆川东南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勇,重庆川东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郭艳芳,女,1985年4月4日出生,土家族,住重庆市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冉某乙,女,2007年12月5日出生,土家族,住重庆市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郭艳芳,女,1985年4月4日出生,土家族,住重庆市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冉某甲,男,2013年5月4日出生,土家族,住重庆市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郭艳芳,女,1985年4月4日出生,土家族,住重庆市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冉敬平,男,1954年6月6日出生,土家族,住重庆市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郭艳芳,女,1985年4月4日出生,土家族,住重庆市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黄碧珍,女,1957年4月9日出生,汉族,重庆市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郭艳芳,女,1985年4月4日出生,土家族,住重庆市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

审理经过

上诉人四川金河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河建设公司)、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公路路政管理大队(以下简称酉阳县路政大队)、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梅江灌区(酉阳片区)工程管理所(以下简称梅江灌区管理所)因与被上诉人郭艳芳,冉某乙,冉某甲,冉敬平,黄碧珍、原审被告四川省川汇塑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川汇塑胶公司)公共道路妨碍通行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2015)酉法民初字第0131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5月12日受理本案后,依法由本院审判员何庆华担任审判长,与审判员黄飞、代理审判员郑斌组成合议庭,由书记员侯睿担任法庭记录,于2016年6月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金河建设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伟、杨密、上诉人酉阳县路政大队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双、上诉人梅江灌区管理所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郭佩然、被上诉人郭艳芳、原审被告川汇塑胶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勇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审理查明,2015年3月25日,冉勇驾驶渝HBF958普通二轮摩托车沿S409线由龙潭往麻旺方向行驶,23时30分,行至S409线7Km+200m路段时,车辆从行进道路左侧驶出路面,冉勇被抛至菜地里仰躺,被其所驾驶的渝HBF958普通二轮摩托车压住,造成冉勇闭合性胸部损伤死亡以及车辆受损的道路交通事故。2015年4月28日,重庆市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公安局交通巡逻大队出具渝公交认字[2015]第00054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冉勇承担此次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2015年4月14日,重庆市酉阳县公安局物证鉴定室作出酉阳公鉴(病解)[2015]0014号《鉴定文书》,认定冉勇系闭合性胸部损伤死亡。2015年4月16日,重庆市酉阳县道路交通事故技术鉴定中心作出渝公交鉴(车检)酉阳[2015]第010号《鉴定文书》认定该车转向、行驶、制动性能有效、灯光装置齐全,未见机械异常。渝HBF958普通二轮摩托车登记所有人是郭艳芳,冉勇持有C1E驾驶证。

死者冉勇,1982年4月8日出生,城镇居民家庭户口。冉勇与原告郭艳芳系夫妻关系,婚后两人生育一女冉某乙(2007年12月5日出生)、一子冉某甲(2013年5月4日出生);冉敬平(1954年6月6日出生)系冉勇之父,黄碧珍(1957年4月9日出生)系冉勇之母。冉敬平、黄碧珍夫妻有一子冉勇,两女冉亚芹、冉亚琼。

2015年4月20日,酉阳县路政大队向梅江灌区管理所颁发渝路政许(2015)证0420-2号许可证,许可其在省道409线(路)6KKm+0m处(至7Km+200m)右侧公路排水沟处开挖埋设管道。有效期限2015年4月1日至2034年4月1日。事故路段为“梅江灌区续建配套与节水改造工程酉阳灌片2014年度项目四标段”,开工令确定的开工日期为2015年2月14日,金河建设公司实际动工为2015年3月初,事故发生时,金河建设公司开挖的土堆占了右侧道路的三分之二,事故地点未见明显警示标识、防护措施。

一审原告诉称

郭艳芳,冉某乙,冉某甲,冉敬平,黄碧珍一审诉称,2015年3月25日,冉勇驾驶渝HBF958普通二轮摩托车沿S409线由龙潭往麻旺方向行驶,23时30分许,行至S409线7KM+200M路段时,由于路面湿滑导致冉勇入左侧公路外菜地仰躺,被所驾驶的渝HBF958普通二轮摩托车压住,造成冉勇闭合性胸部损伤死亡。事故发生路段时金河建设公司正在进行管网施工,开挖公路所堆放的土石堆占用了右侧车道三分之二的路面,严重影响通行,加之雨水与堆放的黄泥土石形成泥浆导致路面更加湿滑,施工单位未设置明显警示标志和采取有效的安全防范措施,酉阳县路政大队未依法履行保障公路畅通,督促施工单位清楚公路上影响通行的障碍物的巡查之责,是导致本次事故发生和冉勇死亡的根本原因。被告的侵权行为给郭艳芳等的家庭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和精神伤害,应当承担侵权赔偿责任。梅江灌区管理所作为工程发包方,川汇塑胶公司作为安装施工单位也应当承担侵权赔偿责任。故诉至法院,请求一、由被告承担60%的赔偿责任,赔偿原告死亡赔偿金(25216元/年×20年=504320元)、被抚养人生活费364428.75元(其中冉敬平231月×(17814元/年÷12月)÷3人=114306.5元,黄碧珍1484.5元/月×240月÷3人=118860元,冉某乙129月×(17814元/年÷12月)÷2人=95750.25元,冉某甲192月×(17814元/年÷12月)÷2人=142512元)、丧葬费25003元、交通费2000元、精神损失费(50000元)共计567451元;二、由被告承担本案损失费。

一审被告辩称

金河建设公司一审辩称,一、本次交通事故系受害人违法行为及过错所致,其损害结果应由自己承担。根据酉阳县交巡警大队提供的证据材料可以确定,受害人在本次事故中有两个违法行为,一是驾驶超过检验期限的车辆在道路上行驶,二是没有按照操作规范安全驾驶,其违法行为和过错严重程度对损害事故的发生起根本作用,是导致受害人死亡的唯一原因,与我方施工行为无因果关系。二、施工方在施工现场设置了明显的施工标志,尽到了提示义务。我方施工是经招、投标承接的,在公路上施工是经路政管理部门许可,在施工过程中沿路设置有明显的标志,且受害人知道或应当知道该地沿线在进行施工,沿途堆放有沙土,其在明知由工程施工的情况下,应当有高度的注意义务,我方尽到了法律规定的义务,不应承担责任。三、受害人的损害结果与施工行为及堆放沙土之间没有因果关系,施工方(金河建设公司)不应承担赔偿责任。施工现场除堆放沙土占用公路外,可供行驶的道路还有480厘米,道路宽敞,事故发生时没有其他车辆经过,其行驶完全不受施工影响。受害人发生交通事故的地点是在左侧菜地,远离行车道,在菜地里还滑行有1750厘米后被摩托车压住胸部致死,该事实说明,其死亡结果与施工工地有无采取安全措施没有任何关系,即使施工方对右侧行车道进行全封闭施工,也无法阻止受害人向左侧驶出公路发生交通事故,导致损害发生。根据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查明的事实及认定结论,足以证明其发生交通事故的根本、唯一原因是受害人没有按照操作规范安全驾驶所致,完全排除其他原因导致的可能性。施工沿线拉有警戒线,外侧放置有管道,即使施工现场没有采取安全防范措施,原告现有证据也无法证明死亡结果与没有采取安全防范措施之间有因果关系,其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原告沿线设置了明显的施工标志,尽到了提示义务,原告近亲属的死亡与金河建设公司有没有采取安全措施之间没有因果关系,其要求金河建设公司承担侵权责任没有事实依据,应当驳回对该公司的诉讼请求。

酉阳县公路管理大队一审辩称,自己依法履行了法定监督职责,在本案中没有任何过错,不应承担侵权责任,请求依法驳回郭艳芳等要求答辩人承担侵权责任的诉讼请求。我方对梅江灌区管理所申请在S409线6K-7K+200M处开挖公路路肩排水沟埋设管道予以行政许可是履行法定职责,履职过程中没有过错,并与该所签订了重庆市交通执法(路政)占用公路路肩及水沟埋设管道协议书,明确告知在施工期间,必须按国家有关规定设置明显安全标志,严格执行国家有关安全管理规定,确保公路安全畅通,不得以任何理由影响车辆、行人正常通行,对造成安全事故、公路路产损坏和他人人身、财产损失的概由其承担全部责任,同时施工单位金河建设公司向该所作出安全施工承诺书,承诺“在施工中加强安全管理,设置警示标识,安排专人值班,保障通行畅通,严格工程质量,服从业主指挥,如因施工中安全管理不到位,工作措施不力造成安全责任事故者由我司负全部责任。”梅江灌区管理所与施工单位金河建设公司未采取有效的安全措施,防止安全事故的发生,应依法承担侵权责任。自方不应承担责任。

梅江灌区管理所一审辩称,该工程是一个饮水工程,在以前路基开挖前就获得了公路管理部门的行政许可,并支付了相关的费用,且该工程发包给了有资质的单位,故自己方在本案中不应承担责任。

川汇塑胶公司一审辩称,一、本案证据证实,交通事故发生系冉勇的过错所引起。公安机构资料证实,施工路段右侧堆放土石堆,占用右侧车道260cm,冉勇死亡地为道路左侧外菜地,事故路段虽在施工,但并没有妨碍道路的正常通行。摩托车碾压菜地痕迹为1750cm,可见,冉勇当时行驶速度不是一般的超速行驶。冉勇是施工路段S409线附近的居民,对该线正在进行管网施工并占用右侧部分道路堆放土石的事实是明知的,过往车辆和行人负有高于正常道路通行的注意义务,冉勇没有尽到注意义务。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冉勇驾驶机动车上道行驶,未按操作规范安全驾驶,造成此次道路交通事故,其交通违法行为是导致此次事故发生的根本原因、单一原因。二、川汇公司在本次交通事故中没有实施任何妨碍道路通行的侵权行为,让川汇公司承担本案侵权责任,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根据法律规定,无论是地面施工还是在道路上堆放物品妨碍通行致人损害,法律、司法解释都规定由地面施工人或物品的堆放人承担侵权责任,川汇塑胶公司不是事发路段的施工人,也没有在事发路段堆放过有妨碍通行的物品,依法不应承担本案的赔偿责任。三、其他当事人提出的“川汇公司在事发地铺设管道时将管道置于公路路面致使道路变窄,与本次事故相关联”没有任何事实依据。双方出示的照片仅有一张能表明在公路路面放置有管道,但该照片的拍摄时间不详,不能证明是事故发生路段并且在事故发生当时所拍摄,该照片来源不合法,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不能达到其证明目的,不能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郭艳芳等人与金河公司理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综上,川汇塑胶公司在本次交通事故中没有任何过错,不应承担侵权责任,请求驳回对川汇塑胶公司的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有二:一是本案四被告是否应当承担责任;二是原告诉请的赔偿项目及标准是否合理。

关于争议焦点一:2015年3月25日,冉勇驾驶渝HBF958普通二轮摩托车沿S409线由龙潭往麻旺方向行驶,23时30分,行至S409线7Km+200m路段时,车辆从行进道路左侧驶出路面,冉勇被抛至菜地里仰躺,被其所驾驶的渝HBF958普通二轮摩托车压住,造成冉勇闭合性胸部损伤死亡以及车辆受损的道路交通事故。冉勇在本次事故中未按操作规范安全驾驶,其交通违法行为是导致此次事故的重要原因,故其应当承担本次事故60%的主要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三十一条规定“未经许可,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占用道路从事非交通活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路法》第四十六条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在公路上及公路用地范围内摆摊设点、堆放物品、倾倒垃圾、设置障碍、挖沟引水、利用公路边沟排放污物或者进行其他损坏、污染公路和影响公路畅通的活动”。梅江灌区管理所在未取得公路管理部门行政许可的前提下将工程发包给金河建设公司并由该公司实际施工开挖,事故地点土堆占了右侧道路的三分之二,有碍通行,且无明显的警示标识及防护设施,故梅江灌区管理所应承担本次事故10%的责任,金河建设公司承担本次事故20%。酉阳县路政管理大队作为事故路段的道路管理者,在发放许可证之前,未对事故路段的施工行为进行制止,也未采取必要的防护措施,未尽到管理者职责,应当承担10%的责任。综合交警队的事故现场图及双方当事人提供的现场图,本案事故地点未见有管道,故川汇塑胶公司作为管道项目的承包方对本次事故不承担责任。

关于争议焦点二:1.因法庭辩论终结时上一统计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5147元/年,故死亡赔偿金支持25147元/年×20年=502940元。2.依照《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十八条之规定,冉勇死亡时其父亲冉敬平已年满60周岁、冉某乙已年满7周岁、冉某甲已年满1周岁,故,前11年冉敬平、冉某乙、冉某甲抚养费共计17814元/年×11年=195954元,冉敬平后9年抚养费为17814元/年×9年÷3人=53442元,冉某甲后6年被抚养人生活费为17814元/年×6年÷2人=53442元。黄碧珍于冉勇死亡时年满57周岁,但除村委会证明外无其他证据佐证黄碧珍已丧失劳动能力,故黄碧珍的扶养费不予支持。3.丧葬费25003元,予以支持。4.考虑原告方办理丧事的实际支出,交通费酌情支持1000元。5.精神抚慰金酌情支持20000元。以上损失共计851781元。由梅江灌区管理所赔偿损失851781元×10%=85178.1元,由酉阳县路政管理大队赔偿851781元×10%=85178.1元,由金河建设公司赔偿851781元×20%=170356.2元。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路法》第四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三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法》第九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第十七条第三款第十八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第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由被告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梅江灌区(酉阳片区)工程管理所赔偿原告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等损失共计85178.1元;二、由被告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公路路政管理大队赔偿原告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等损失共计85178.1元;三、由被告四川金河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赔偿原告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等损失共计170356.2元;四、驳回原告郭艳芳,冉某乙,冉某甲,冉敬平,黄碧珍的其他诉讼请求。上述一至三项限本判决生效后30日内履行。本案案件受理费3236元,由被告四川金河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负担1200元,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梅江灌区(酉阳片区)工程管理所负担600元,由被告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公路路政管理大队负担600元,由原告郭艳芳,冉某乙,冉某甲,冉敬平,黄碧珍836元,原告预缴款为1618元,退还原告预缴款782元。

上诉人诉称

金河建设公司、酉阳县路政大队、梅江灌区管理所均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金河建设公司上诉称,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导致判决结果错误。一审查明事故地点未见明显警示标志及管道的事实认定错误。金河建设公司在距离事故现场50米左右设置有“施工现场,注意安全,车辆行人,观察通行”的安全警示标牌,认定上诉人已经尽到安全警示义务。在开工前,梅江灌区管理所向酉阳县路政大队提出了申请,并得到其许可,所以上诉人金河建设公司在公路沿线开挖公路路肩符合法律规定。一审认定上诉人开挖非经许可,擅自施工,系认定事实错误。二、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本案系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事发后交警部门认定死者冉勇对该次交通事故负全部责任,直接排除了上诉人在施工过程中堆放土堆对发生本次交通事故的原因力。一审法院在没有相反证据推翻该事故责任认定书的情况下,否定事故认定书的证明力,属适用法律错误。三、梅江灌区管理所应当承担更多的责任。梅江灌区管理所应当在办理完毕所有手续并取得正式许可证后才发包工程,其明知还未取得正式许可证就发布开工令,应当承担行政管理责任。如果人民法院认定无证施工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有因果关系的话,也应当由梅江灌区承担与其有过错相适应的责任。请求本院二审判决:一、撤销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2015)酉法民初字第01315号民事判决主文第三项;二、驳回被上诉人郭艳芳等对金河建设公司的诉讼请求;三、一二审诉讼费由其他当事人负担。

酉阳县路政大队上诉称,一、一审判决就金河建设公司施工中堆放的沙土是否有碍通行、冉勇驾驶摩托车是否与堆放的沙土发生碰撞、冉勇驾驶摩托车从先进道路左侧驶出抛出路面的原因力、公路路政管理部门是否尽到监督管理职责等基本事实没有查清。二、部分事实认定错误:1.事故地点未见明显警示标识防护措施的事实认定错误;2.梅江灌区管理所在未取得酉阳县路政大队行政许可的前提下将工程发包给金河建设公司,并由该公司实际施工,事故地点土堆占了右侧道路的三分之二,有碍通行,且无明显的警示标识等事实认定错误。三、上诉人酉阳县路政大队事前事后依法履行了法定监督职责,在本案中没有任何过错,酉阳县路政大队与事故发生没有直接因果关系,不应承担侵权赔偿责任。请求撤销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2015)酉法民初字第01315号民事判决主文第二项,改判驳回被上诉人郭艳芳等对酉阳县路政大队的诉讼请求。

上诉人梅江灌区管理所上诉称,一、梅江灌区管理所事前已经依法取得了行政许可,在本案中没有任何过错,不应承担侵权赔偿责任。二、梅江灌区管理所与金河建设公司签订了《重庆市水利工程建设安全生产合同》,明确了双方责任。根据合同约定;投标报价中包括了安全施工费,同时约定了施工方应承担施工期间因生产安全事故造成的刑事、行政、民事责任和全部直接经济损失。三、事故发生后梅江灌区管理所承担了6万元相关费用。综上,请求二审判决:一、撤销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2015)酉法民初字第01315号民事判决主文第一项,改判驳回被上诉人郭艳芳等对梅江灌区管理所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郭艳芳等人答辩称,一审判决合理,尊重一审判决,请求二审予以维持。

原审被告川汇塑胶公司答辩称,一审判决川汇塑胶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正确,二审中也未将其列为被上诉人,川汇塑胶公司与本次交通事故没有关联,请求维持一审判决结果。

本院查明

本院二审查明:本案的事实争点在于施工过程中,是否设置了安全警示标志,酉阳县路政大队、梅江灌区管理所、金河建设公司的行为对本次交通事故的发生有无因果关系。

二审中,双方分别举示了如下证据:酉阳县路政大队举示了施工方案,拟证明该方案经由双方表态后大家运行施工,酉阳县路政大队已经尽到管理责任。梅江灌区管理所质证认为,该证据系金河建设公司向其提供,与业主方及梅江灌区无关。金河建设公司质证认为,该证据与酉阳县路政大队无关,公司的施工与酉阳县路政大队无行政衔接关系,公司只向梅江灌区管理所提供。经川汇塑胶公司质证,对该证据的合法性、客观性、关联性无异议,但与自己无关。经郭艳芳质证认为,该证据无异议,但与自己无关。

梅江灌区管理所举示了如下证据:协议书、收条、证明,拟证明经麻旺镇人民政府批准先垫支丧葬费6万元。被上诉人郭艳芳质证,对该证据的合法性、客观性不持异议,也承认自己领到6万元钱属实,但认为该费用与本案是两码事,对其关联性不予认可。其他当事人对该证据不持异议。

金河建设公司在二审中举示了现场图照片6张,拟证明事故发生现场,公司在施工中设置了安全警示标志。该证据经酉阳县路政大队质证表示无异议。梅江灌区管理所质证,认为现场是真实的,对其真实性无异议,但是认为该图不能反映拍摄时间。川汇塑胶公司质证,对有管道的一张图片有异议,其他无异议。认为有管道这张图片没有明确拍摄时间,是事故发生前还是事故发生后拍摄不明确,且拍摄地点是否为事发地上也反映不出来。事故发生后交警部门的图与现在的现场的图看来是没有管道的。对此金河建设公司补充陈述,是事故发生前拍摄的,距离事故现场一公里内,出示该证据旨在证明施工现场的概况。该证据经郭艳芳质证,对该证据不予认可,认为任何标志均没有,在事故发生地小车还发生过交通事故。

本院审查,酉阳路政大队出示的施工方案,全称为《梅江灌区续建配套与节水改造工程酉阳灌区2014年度项目四标段龙潭北干渠公路段管道开挖施工方案》,其后加盖“四川金河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梅江灌区续建配套与节水改造工程酉阳灌片2014年度项目四标段项目部”印章,并经梅江灌区管理所向酉阳县路政大队提交。该施工方案第三部分即“土石方开挖施工方法”部分,对主体开挖工程开挖技术要求作了规范。本院审查认为,该施工方案得到酉阳县公路管理大队的许可,也仅是行政许可,只能证明该次施工须临时性占道,依公路法等法律规定必须报批,但不能证明该占道施工是否对道路交通所带来的阻碍和潜在的危险性。实际施工中是否按申报的方案不折不扣的执行、酉阳路政大队是否实际履行了管理监督职责职能尚不能证明,故该施工方案这一证据本身的合法性、客观性应予采信,但该证据不能证明其不承担赔偿责任的待证事实,故对关联性本院不予采信。

对于梅江灌区管理所举示的协议书、收条、证明等三证据,各方对其合法性、客观真实性无异议,本院对其合法性、客观性予以采信。经审查,《收条》载明:经龙潭镇政府、麻旺镇政府、县水利局共同协商,由麻旺镇政府垫付用于解决冉勇交通事故意外身亡安葬费陆万元。此款不作为其他费用。现金支付到死者家属方商量决定指定账户上(户主:郭艳芳,账号……)。《证明》系麻旺镇人民政府于2015年12月24日出具,其内容为,2015年3月27日麻旺镇人民政府通过其财政办主任李勇用手机银行转账垫付给郭艳芳的陆万元,系麻旺镇人民政府为酉阳梅江灌区管理所垫付。实际支付人应为梅江灌区管理所。《协议书》系酉阳县麻旺镇人民政府作为甲方,与乙方梅江灌区管理于2015年3月27日所签订,内容为:因冉勇交通事故一案,经龙潭交警队调解,达成先由业主方梅江灌区管理所支付陆万元安葬费,对受害人冉勇进行安葬。由于达成协议时已下班,业主无法支付该款,故甲乙双方达成如下垫付协议:一、先由酉阳县麻旺镇人民政府向冉勇家属郭艳芳垫付陆万元安葬费。二、待安葬后乙方向甲方支付垫付款。本院审查认为,由于该证据直接证明事故发生后,由麻旺镇人民政府先行垫支陆万元以作受害人冉勇的安葬费,该费最终由梅江灌区管理所承担,被上诉人郭艳芳也承认收到该6万元钱,故该证据的关联性本院予以采信,能够证明事发后梅江灌区管理所已经向受害人家属支付了6万元。

对于金河建设公司在二审中举示了现场图照片6张,该证据与事故发生地相距位置尚有一公里的距离,能否对事故现场的生产、生活起到安全警示作用不能确定,故证据的关联性本院不予采信。

本院二审查明:本案中,酉阳县路政大队是公路管理部门;梅江灌区管理所是涉案工程的业主,也即工程发包人;金河建设公司负责工程土石方的开挖,是工程承包人之一;川汇塑胶公司负责管道的安装,也是工程承包人之一;酉阳县路政大队审批并许可了金河建设公司的占道施工。2015年2月份,金河建设公司项目部编制了《梅江灌区续建配套与节水改造工程酉阳灌区2014年度项目四标段龙潭北干渠公路段管道开挖施工方案》。该施工方案第三部分即“土石方开挖施工方法”部分,对主体开挖工程开挖技术要求作了规范。其中3.3(1)内容为:“该段管道直接顺公路边缘进行开挖,因管道开挖断面较大,所以开挖深度和宽度都较大。公路过往车辆极不安全;所以需实行单边封闭施工;确保交通和施工安全。”3.3(2)内容为:“开挖时,提前与道路交通管理部门协调,设立警示标识和警戒线,并将管道提前运送至安装就近部位,开挖完成后立即进行管道安装;以减少道路半封闭时间。”金河建设公司将该施工方案提交梅江灌区管理所,并由梅江灌区管理所于2015年3月10日向酉阳县路政大队申请临时占道施工许可。2015年3月18日,酉阳县路政大队与梅江灌区管理所签订《重庆市交通执法(路政)协议书(占用公路路肩及水沟埋设管道)》,并于同年4月20日向梅江灌区管理所作出酉路政决[2015]0420-2号《行政许可决定书》,准许其“在S409线6K-7K+200m处开挖公路路肩处排水沟埋设管道的申请。”施工过程中,实行单边通行。施工单位金河建设公司在事故发生现场一公里外设置了“前方施工,车辆行人注意安全”的警示牌。事故发生当日,受害人冉勇驾车由龙潭往麻旺方向前行,前进方向的公路右侧因梅江灌区管道施工堆放弃土石堆占道260㎝,冉勇车辆从前进方向的道路左侧驾出路面,被抛至菜地后导致死亡。事故发生后,酉阳县公安交通部门作出渝公交认字[2015]第00054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冉勇未按操作规范安全驾驶,造成此次道路交通事故,是导致此次交通事故发生的根本原因,当事人冉勇承担此次道路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事故发生后,麻旺镇人民政府代梅江灌区管理所垫支了6万元的安葬费,被上诉人郭艳芳收到该费用。

本院二审查明的其他事实与一审判决确认的事实相同。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点在于:本次事故的赔偿责任主体及承担方式。

人民法院对民事案件的审理,是基于当事人起诉时所选择的法律关系及具体的诉讼请求。本案案由是公共道路妨碍通行责任纠纷,还是公路管理者责任纠纷,两种不同的案由可能导致案件的归责任原则、赔偿主体不同。

公共道路妨碍通行损害责任,是指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在公共道路上堆放、倾倒、遗撒妨碍通行的物品,并导致他人人身损害和财产损失的,有关单位或个人应当向受害人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八十九条规定:“在公共道路上堆放、倾倒、遗撒妨碍通行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的,有关单位或者个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公共道路妨碍通行致害责任的构成要件是,须有在公共道路堆放、倾倒、遗撒妨碍通行的物品的致害行为,须有受害人损害的事实,损害事实与致害行为之间有因果关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定规定:“因在道路上堆放、倾倒、遗撒妨碍物品等通行的行为,导致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当事人请求行为人承担赔偿责任,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由此可知,对于公共道路妨碍通行损害责任中,适用过错推定的归责原则,即堆放、倾倒、遗撒妨碍通行物品行为人不能证明其没有过错,那么应由行为人承担完全责任。

道路管理者责任,是指因道路管理者维护缺陷导致机动车发生交通造成直接经济损失成损害,道路管理者应予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路法》第四十三条第二款规定,“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交通主管部门应当认真履行职责,依法做好公路保护工作,并努力采用科学的管理方法和先进的技术手段,提高公路管理水平,逐步完善公路服务设施,保障公路的完好、安全和畅通。”公共道路的管理部门负有保障道路完好、安全、通畅的义务,对于公共道路上堆放、倾倒、遗撒的物品妨碍通行的,道路管理部门应及时予以清扫和排除。他人在公共道路上堆放、倾倒、遗撒妨碍通行的物品,并致他人人身损害和财产损失的,公共道路管理部门承担过错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百零五条规定,道路施工作业或者道路出现损毁等情形,致使通行的人员、车辆或者其他财产遭受损失的,负有相关职责的单位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定规定:“因道路管理者维护缺陷导致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请求道路管理者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道路管理者能够证明已按照法律、法规、规章、国家标准、行业标准或者地方标准尽到安全防护、警示等管理维护义务的除外。”由此可知,道路管理者在因道路管理维护致害责任中适用过错推定规则,只有在能够证明自己按照法律、法规、规章、国家标准、行业标准或者地方标准尽到安全防护、警示等管理义务的情形下,才可以免于承担赔偿责任,否则,推定其没有尽到法定义务,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如果案件中即有堆放、倾倒、遗撒行为,又有道路管理者情形的,而堆放、倾倒、遗撒妨碍通行物品行为人不能证明其没有过错的,应由行为人承担完全赔偿责任,道路管理者不承担责任。因行为人直接控制、管理物件,其具有能力预防损害的发生,从经济上最有效率。另外,从造成损害的源头来看,行为人堆放、倾倒、遗撒物品妨碍通行是造成损害的真正原因,如果没有这一原因,此后的损害后果完全没有发生的条件,根据“行为人对自己的过错行为负责”的精神,由其作为侵权责任的主体最为公平。同时,堆放、倾倒、遗撒妨碍通行物品的行为人和公共道路管理之间对受害人形成不真正连带责任之债。也即受害人只能在二者之间择一行使而不能并列行使请求权,只要向一方提出就不得向另一方同时提出。而事故的终局责任者是堆放、倾倒、遗撒妨碍通行物品的行为人,如果公路管理者先行承担赔偿责任,则可向实施堆放、倾倒、遗撒的行为人追偿。故在堆放、倾倒、遗撒行为人能够完全确定情形下,其作为事故的终局责任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道路管理者不再承担赔偿责任。故作为受害者的亲属所提起的诉讼,不能同时选择公共道路妨碍通行损害责任和道路管理者责任这两个法律关系行使请求权,二者只能择一行使。

本案中,郭艳芳等人将酉阳县路政大队、金河建设公司、梅江灌区管理工作所等一并列为赔偿主体,而酉阳县路政大队与其他的责任主体在本案中的法律关系并不一样,依前述理由,存在公路管理者责任与公共道路妨碍通行责任并存的情况下,应当由终极责任人即堆放、倾倒、遗撒妨碍通行物品的行为人承担责任,公路管理者责任不承担责任,故本案认定为公共道路妨碍通行责任纠纷较为合适。

由于四川金河公司为施工方,其在事发公路右侧堆放土石方,是为了使自己经济效率最大化,虽然其举示证据证明自己在事发路段设置了警示标志,该标志的设置尚不足以防止、消除事故发生的可能,且又不能举证证明自己对于事故的发生没有过错,故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对于梅江灌区管理所,因为其为工程发包方,其在将工程发包时,已经就施工方在公路侧施工将在路侧堆放弃土的事情予以了知晓,且由其同意并报经酉阳县路政大队取得行政许可,故与金河建设公司之间构成共同侵权,也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原审被告川汇塑胶公司在事故发生时尚未进场施工,与本案事故发生没有关联,不承担赔偿责任。

综上所述,上诉人酉阳县路政大队认为自己不应担责的上诉理由成立,其相应的上诉请求本院予以支持。上诉人梅江灌区管理所关于应当扣除已经支付6万元这一上诉理由成立,其他上诉理由不成立。上诉人金河建设公司的上诉理由不成立,其相应的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但适用法律部分不当。导致判决结果错误,本院予以改判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八条第八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撤销酉阳土家族苗族土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2015)酉法民初字第01315号民事判决;

二、上诉人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梅江灌区工程管理所赔付被上诉人郭艳芳、冉某乙、冉某甲、冉敬平、黄碧珍因冉勇死亡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共计110356.2元(扣减已经预支的6万元后);

三、上诉人四川金河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赔付被上诉人郭艳芳、冉某乙、冉某甲、冉敬平、黄碧珍因冉勇死亡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170356.2元;

四、由上诉人四川金河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与上诉人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梅江灌区工程管理所对赔偿费用对被上诉人郭艳芳、冉某乙、冉某甲、冉敬平、黄碧珍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五、驳回被上诉人郭艳芳等人的其余诉讼请求。

二审案件受理费3707元,由上诉人四川金河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与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梅江灌区工程管理所各承担1853.5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当事人应自觉履行判决的全部义务。一方不履行的,自本判决内容生效后,权利人可以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申请执行的期间为二年,该期限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

审判人员

审 判 长  何庆华

审 判 员  黄 飞

代理审判员  郑 斌

二〇一六年八月五日

书 记 员  侯 睿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