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宇与陈高位、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苍南支公司机动车交...
司法案例>正文阅览
王大宇与陈高位、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苍南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审判监督民事判决书
字数:9707
预计阅读:13min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5)浙民提字第3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5-02-12
当事人信息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陈高位。

委托代理人:潘阳增,浙江中天北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赵杰,浙江中天北辰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苍南支公司。住所地:浙江省苍南县灵溪镇玉苍路392-400号。

负责人:梅山月,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柳雄飞,浙江德名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王大宇。

审理经过

再审申请人陈高位为与被申请人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苍南支公司(以下简称太保苍南公司)、王大宇机动车交通事故纠纷一案,不服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浙温民终字第38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于2014年11月20日作出(2014)浙民申字第827号民事裁定,裁定本案由本院提审。再审立案后,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2月5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再审申请人陈高位的委托代理人潘阳增、赵杰,被申请人太保苍南公司委托代理人柳雄飞到庭参加诉讼。被申请人王大宇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苍南县人民法院一审查明:2011年5月2日,陈高位驾驶浙c×××××轿车沿苍南县灵溪镇人民大道由东往西行驶,于23时30分许途经人民大道的时代广场路段时,因未注意道路上行人动态而与王大宇发生碰撞,造成王大宇受伤及车辆损坏的道路交通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陈高位负事故全部责任,王大宇无事故责任。王大宇受伤后在苍南县人民医院、温州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解放军第一一八医院、苍南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共计38日,并且还在上述医院及上海华山医院、北京协和医院等医疗机构接受门诊治疗。2012年11月12日,温州律证司法鉴定所受王大宇委托进行伤残等级评定及因果关系鉴定,并作出温律司鉴所(2012)临鉴字第1326号鉴定意见,认定:王大宇伤残等级为一个ⅷ(8)级和三个x(10)级,误工期限拟为360日,护理期限、营养期限拟为180日(以上期限自受伤之日起计算,均包括住院期间及择期拆除内固定材料所需的期限)。王大宇为此支付鉴定费用(包括鉴定费、检查费及复印材料费)4320.50元。2013年5月9日,丽水天平司法鉴定所受一审法院委托对王大宇的伤残等级进行重新鉴定,对王大宇医疗费用的合理性和医疗费用按医保审核,并作出丽天司鉴所(2013)临鉴字第207号司法鉴定意见,认定:(一)王大宇2011年5月2日因车祸致左颞脑挫裂伤伴出血,左额颞顶急性硬膜下血肿,多发脑挫裂伤,右枕急性硬膜外血肿,颅底骨折等,经开颅手术治疗,术中形成一约10㎝×6.0㎝颅骨缺损(已原位回植),构成x(拾)级伤残;遗留颅脑外伤所致神经功能障碍(边缘智力),日常活动能力轻度受限,构成x(拾)级伤残;遗留外伤性癫痫,脑电图示“中度不正常”,目前服用药物控制,构成x(拾)级伤残;遗留左耳极度听觉障碍,构成ⅷ(捌)级伤残。(二)提供费用清单经审核,说明如下:1.伙食费不属于医疗费用范畴。2.非治伤必需及不合理费用:陈德福韦酯片(贺维力);2011年7月12日苍南县人民医院门诊发票示:强力枇杷露、阿奇霉素分散片、辛芩颗粒、氧氟沙星片;2011年7月19日苍南县人民医院门诊发票示:复方鲜竹沥口服液、辛芩颗粒;2012年2月13日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门诊发票示:头孢克肟胶囊、甲硝唑片。3.超出国家基本医疗保险范围费用(自负费用)计7774.21元(其中无不合理费用)。太保苍南公司为此支付鉴定费用2340元,王大宇为此支付鉴定费2000元及检查费300元。2013年6月27日,温州医学院司法鉴定中心受一审法院委托对王大宇的民事行为能力进行法医学鉴定,并作出温医司鉴中心(2013)精鉴字第72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认定:1.精神状态:王大宇符合“脑外伤所致:器质性智能损害(边缘智力)”的诊断标准。2.民事行为能力:目前王大宇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王大宇为此支付鉴定费2040元及检查费508元。2013年11月20日,温州律证司法鉴定所受一审法院委托对浙c×××××车辆保险合同上的“陈仕美”签名是否投保人陈仕美本人所写进行司法鉴定,并作出温律司鉴所(2013)文鉴字第96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认定:落款日期均为“2010年5月10日”的《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机动车辆保险责任免责明确说明书》、《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费率浮动告知单》、《机动车辆保险单证送达签收单》、《神行车保系列投保单》上的四处“陈仕美”签名与样本“陈仕美”签名不是同一人的笔迹。陈高位为此支付鉴定费3000元。

另查明:1.王大宇户籍性质为非农业家庭户,职业为高级中学教师,交通事故发生前其在苍南县灵溪第二高级中学从事化学教学工作,事故发生后被调整至该校后勤部门工作;2.肇事车辆浙c×××××轿车登记所有人为案外人陈仕美,使用性质为非营运,检验有效期至2012年6月,该车在太保苍南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但未投保不计免赔特约险。保险期间均为2010年6月11日至2011年6月10日。交强险分项的赔偿限额为: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0元、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0000元、财产损失赔偿限额2000元。商业三者险限额为300000元;3.事故发生后,陈高位已支付王大宇赔偿款49500元,并代为支付了医疗费3046.86元;4.王大宇要求精神损害抚慰金在交强险中先予赔偿;5.王大宇的父亲王某出生于1934年8月1日,母亲鲁某出生于1940年7月18日,均为非农业家庭户,其父母生育有三个儿子、二个女儿。王大宇与其妻蔡素芬婚后于1997年5月9日生育有一子王昊。2012年浙江省全社会单位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为40087元,教育行业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为70380元,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4550元,人均消费支出21545元。

2013年1月25日,王大宇以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为由,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一、陈高位赔偿王大宇医疗费59993.07元、后续治疗费23159.04元、住院伙食补助费990元、营养费6000元、误工费32400元、护理费17620.80元、伤残赔偿金222991.20元及项下被扶养人生活费26486.35元、交通费4168元、精神抚慰金25000元、鉴定费4320.50元、物品损失费3480元、住宿费及护理人员护理费6806.60元,扣除陈高位已支付的医疗费53000元,还应赔偿380415.56元;二、太保苍南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对上述款项先行赔付,不足部分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赔付。2013年7月17日,王大宇变更其第一项诉讼请求为:陈高位赔偿医疗费68706.54元、后续治疗费暂定23159.04元、住院伙食补助费990元、营养费6000元、误工费69480元、护理费19800元、残疾赔偿金248760元及项下被扶养人生活费34126元、交通费11728元、精神抚慰金25000元、鉴定费6868.50元、物品损失费4530元、住宿费9039.40元、扣除陈高位已支付的48000元,还应赔偿480187.48元。

陈高位答辩称:1.对本案交通事故的事实及责任认定没有异议;2.王大宇提出的各项损失中的不合理部分,应予剔除;3.事故发生后,陈高位向王大宇总共已支付53046.86元,其中3046.86元是事发当日支付的医疗费,48000元是通过交警部门交给王大宇,另2000元是王大宇在苍南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时交的押金;4.本案应由太保苍南公司在交强险与商业三者险限额内先行赔付,不足部分由陈高位赔偿。

太保苍南公司答辩称:1.对本案交通事故的事实及责任认定没有异议;2.肇事车辆在本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但未投保不计免赔险,依合同约定,肇事车负全部责任,本公司享有20%的免赔率;3.事故发生于2011年5月2日,而人身损害的诉讼时效为一年,故王大宇的诉请已超过诉讼时效;4.王大宇诉请的部分赔偿不合理,不应支持。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认为:交通事故责任者应当按照所负交通事故责任承担相应的损害赔偿责任。苍南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本案中发生的交通事故的事实认定清楚,责任分担准确,予以采纳。太保苍南公司系承保肇事车交强险的单位,对王大宇因交通事故造成的各项损失,应由太保苍南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先行赔偿,超出部分由陈高位按责任比例赔偿。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以下简称《保险法司法解释(二)》)第九条第一款的规定,可以认定本案中投保人陈仕美与太保苍南公司对于免赔率的约定属《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规定的“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鉴于《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机动车辆保险责任免责明确说明书》等保险文书中有关投保人的签名并非陈仕美所书写,故无法认定太保苍南公司作为保险人已履行了对免责条款明确说明义务,且太保苍南公司也未提供充分证据证实其已就有关免除保险人责任条款的概念、内容及法律后果以书面或口头形式已向投保人作出常人能够理解的解释说明,故该免责条款视为无效。由此,太保苍南公司主张享有免赔率缺乏依据,不予支持。同时,依照有关法律规定,免责条款无效,并不影响保险合同的成立和保险合同其他条款的效力,故太保苍南公司作为肇事车辆商业三者险的承保单位,对陈高位应负的上述赔偿责任应按保险合同约定在商业三者险限额300000元内予以先行赔付。由于王大宇因本案交通事故受伤终结接受治疗时间与其提起本案诉讼时间的间隔尚未超过一年,故太保苍南公司主张王大宇诉请超出诉讼时效于法无据,亦不予支持。根据有关法律规定和司法实践所掌握的标准,各个赔偿项目合理的数额为:医疗费62270.51元(其中包括陈高位支付的3046.86元)、误工费24000元、护理费19769元、营养费5400元、住宿费3000元、交通费6000元、残疾赔偿金及其项下的被扶养人生活费275131.08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5000元、四次司法鉴定的鉴定费合计14508.5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扣除住院期间已实际支出的333元应为363元,后续治疗费可待实际发生后另行起诉,上述费用共计425442.09元。王大宇对其财产损失的诉请没有提供相关证据,对方予以否认,不予支持。王大宇诉请赔偿中的不合理部分,以及太保苍南公司关于医疗费中3046.86元系陈高位自愿支付其不予赔付的主张,于法无据,均不予支持。综上,确定王大宇在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项下的损失为342900.08元,在交强险医疗费用赔偿限额下的损失为68033.51元。太保苍南公司应在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项下赔偿王大宇110000元,在交强险医疗费用赔偿限额项下赔偿王大宇10000元,超出交强险部分290933.59元,由太保苍南公司按保险合同商业三者险的约定先行赔偿。太保苍南公司申请的温律司鉴所(2013)文鉴字第96号司法鉴定意见书结论对其不利,鉴定费3000元应由其承担;双方当事人因申请鉴定而支出的鉴定费用11508.50元不属于保险合同的赔偿范围,均由陈高位承担。如前所述,太保苍南公司扣除已支付的鉴定费2340元,合计应赔偿411593.59元,陈高位合计应赔偿鉴定费损失计11508.50元。陈高位在本案中已支付王大宇赔偿款49500元,代为王大宇支付医疗费3046.86元,支付鉴定费3000元,合计支付55546.86元,其中超出赔偿范围部分44038.36元依法可从太保苍南公司的赔偿款中予以扣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条第六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第六十五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九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于2014年2月17日作出判决:一、太保苍南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王大宇各项损失120000元,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赔偿王大宇各项损失291593.59元;陈高位赔偿王大宇及太保苍南公司鉴定费损失合计11508.50元,其已支付55546.86元,故本案中不再赔偿,其多付部分44038.36元在太保苍南公司支付王大宇的赔偿款中予以扣回后直接支付给陈高位。二、驳回王大宇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8503元,由王大宇负担1994.50元,陈高位负担6508.50元。

二审上诉人诉称

太保苍南公司不服,上诉称:法院应认定太保苍南公司享有20%的免赔率。根据保险合同约定,保险公司享有免赔率的约定属于一般条款,并非免责条款,无需免责告知,以往的司法实践也是如此。投保人不想计算免赔率,可以投保不计免赔险。如果仅因为保险公司没有对该条款进行说明而认定免赔率的主张不成立,那么对于那些已经投保不计免赔险的人是极不公平的。退一步讲,即使免赔率条款属于免责条款,实际上保险公司已经履行了说明告知义务,该免责条款也是有效的。根据《保险法司法解释(二)》第三条的规定,本案《责任免除明确说明书》系他人代签,代签的同时,保险公司已经对免责条款进行说明,而投保人也已经缴纳了保费,对代签行为进行追认,对告知行为进行追认,故保险公司已经尽到了免责条款的提示说明义务,该条款当然生效。综上,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

二审辩称

王大宇提交书面答辩状,称其对一审判决没有异议。

陈高位未作答辩。

二审中,各方当事人均未提供新的证据。二审法院对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

二审法院认为

二审法院认为:神行车保系列投保单证实本案系由他人代为陈仕美与太保苍南公司订立保险合同,而陈仕美对该人代为订立保险合同的行为亦予以认可,故该人代为陈仕美订立保险合同的行为对陈仕美具有约束力。在此情形下,保险人太保苍南公司就格式合同文本中的免赔率等条款向该人提示说明,与向投保人陈仕美本人提示说明具有同等的法律效力。而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机动车辆保险责任免责明确说明书、机动车辆保险单证送达签收单、神行车保系列投保单均证实该人以签名“陈仕美”的方式确认太保苍南公司已就格式合同文本中的免赔率等条款向其作了明确的提示说明。故一审法院以投保人陈仕美的签名非其本人所签而认定太保苍南公司对格式合同文本中的免责条款未作明确说明的处置错误,予以纠正。投保的肇事车一方在事故中负全部责任,因该车未投保不计免赔险,按照商业三者险条款第十七条关于免赔率的约定,太保苍南公司应享有20%的免赔率,故对其提出的上诉主张,予以支持。按上述保险合同条款的约定,太保苍南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赔偿的金额应为232746.87元(290933.59元×80%),故其赔偿总额为353406.87元(120000元+232746.87元+3000元-2340元)。太保苍南公司赔偿后的不足部分69695.22元(425442.09元-120000元-232746.87元-3000元)由陈高位予以赔偿,扣减已支付的金额55546.86元,其还需赔偿14148.36元。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判决:一、维持一审判决第二项及案件受理费负担部分;二、撤销一审判决第一项;三、太保苍南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赔偿王大宇353406.87元;四、陈高位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赔偿王大宇14148.36元。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二审案件受理费1255元,由陈高位负担。

再审申请人称/抗诉机关称

判决生效后,陈高位仍不服,向本院申请再审称:投保人陈仕美对他人代为订立保险合同的认可,并不能证明其已认可保险人已就免责条款向其履行了明确说明义务。本案在没有充分证据支持的情况下,应认定免责条款(即商业三者险中20%的免赔率)不生效。通过笔迹鉴定,本案一、二审法院均认定投保人的签名并非陈仕美所写,系由他人代为签字。后陈仕美以支付保险费的形式,对订立保险合同的行为进行了追认,保险合同对其生效。但不能因此就认定保险人就合同免责条款履行了明确说明义务,因为保险人是否履行说明义务应当根据事实进行认定,如果保险人未履行该义务,则不能仅仅因为投保人交纳了保险费而推定保险人向其履行了该项义务。《保险法司法解释(二)》第三条第一款的规定实际上是对“代签后交费的,保险合同是否生效”问题进行了明确。投保人交纳了保险费,仅仅证明其对订立保险合同的行为进行了追认,保险合同生效,却并不涉及免责条款是否生效的问题。而太保苍南公司及二审法院认为根据缴纳保险费可以推定保险人就格式合同中的免责条款已经履行了明确说明义务,是对条文的理解偏差。综上,不能仅凭投保人交纳保险费就推定保险人已履行了免责条款的明确说明义务,根据我国相关法律和规定,要求保险人对其履行了明确说明义务承担举证责任,同时要求保险人明确说明义务的履行对象是投保人,保险人应主动向投保人履行该义务。若保险人不能提供充分的证据证明其已履行了明确说明义务,则免责条款不生效。实践中,保险人是否履行了明确说明义务的普遍认定方法是:投保人是否在投保单的“投保人声明栏”处亲笔签字或盖章。一般投保人声明栏处载明“保险人已向本人详细介绍了保险条款,并就该条款中有关责任免除的内容做了明确说明,本人接受上述内容,自愿投保本保险”或类似意思的内容。一旦投保人在该声明栏亲笔签字,可视为投保人已理解了免责条款的内容,从而证明了保险人已履行了明确说明义务。另外,单独制作责任免除明确说明书,由投保人亲笔签名等方式也有类似证明效力。本案,通过笔迹鉴定得出,太保苍南公司提供的投保单等4份材料上“陈仕美”的签名,与投保人陈仕美的亲笔签名均非同一人笔迹。因此,不能得出太保苍南公司已履行明确说明义务的结论。且其也未能提供其他的证据证明履行了说明义务。根据法律的规定,该格式合同的免责条款不生效,保险公司不享有20%的免赔率。一审判决认为免责条款无效正确,二审判决认为太保苍南公司享有20%的免赔率错误。请求:一、撤销二审判决;二、维持一审判决。三、二审诉讼费用由太保苍南公司承担。

再审被申请人辩称

太保苍南公司答辩称:1.二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及判决正确。(1)陈仕美在签订保险合同后即缴纳了全部保费,并领取了保单。根据《保险法司法解释(二)》第三条第一项的规定:投保人或者投保人的代理人订立保险合同时没有亲自签字或者盖章,而由保险人或者保险人的代理人代为签字或者盖章的,对投保人不生效。但投保人已经交纳保险费的,视为其对代签字或者盖章行为的追认。因此,应当视为陈仕美已经对代签字的行为予以了确认。特别需要说明的是,投保人交纳保险费这一行为,不仅仅是单纯的对代签字或者盖章行为的追认,其实质上是对合同成立并生效的认可,其中包括了“免责条款”。(2)根据《保险法司法解释(二)》第十一条规定:保险合同订立时,保险人在投保单或者保险单等其他保险凭证上,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以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文字、字体、符号或者其他明显标志作出提示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履行了保险法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的提示义务。保险人对保险合同中有关免除保险人责任条款的概念、内容及其法律后果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常人能够理解的解释说明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保险人履行了保险法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的明确说明义务。结合本案所涉及的投保单中关于免赔率的条文设计的实际情况,太保苍南支公司已经根据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尽到了提示及明确说明的义务。而陈仕美缴纳保费的行为,是对代签字行为的认可,是对合同成立并生效的认可。陈仕美曾在太保苍南支公司投保有不计免赔险,对该险种的内容和保障功能是了解的。且保单及保险条款也交付给了陈仕美,不能说陈仕美对保单内容毫不知情。因此,相关免赔率的条款对陈仕美是适用的。综上所述,太保苍南支公司在陈仕美投保过程中,已经尽到了提示及明确说明的义务,其行为符合相关司法解释规定的要求。请求驳回陈高位的再审请求。

陈高位及太保苍南公司再审中均未提交新的证据。

本院认为

本院经再审审查,对一、二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再审中的争议焦点是本案保险合同中商业三者险的免责条款是否已经生效,太保苍南公司可否享有20%的不计免赔率。保险合同中的不计免赔率属于商业三者险的附加险,如投保人在保险人明确告知的情况下,自愿选择了该投保险种,一旦发生保险事故,投保人应当取得商业三者险100%的保险利益;反之,保险人可依约免除最高限额为20%的保险责任。因此,该附加险属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规定: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应当在投保单、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证上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未作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本案中,虽然在投保单的投保人声明一栏载明,投保人已经仔细阅读了保险条款,尤其是加黑突出标注的、保险人对保险条款内容已经进行说明、免除保险人责任条款等内容,但双方当事人对太保苍南公司提供的该投保单及机动车辆保险责任免除明确说明书、机动车辆保险单证送达签收单相关条款中车主陈仕美的签名均由他人代签的事实并无异议,说明太保苍南公司在投保当时未当面告知陈仕美未投保不计免赔险。但鉴于陈仕美对保单中投保人的签名由他人代签的事实予以认可,且其实际缴纳的保费中并未包含不计免赔险的费率,保险合同又已经实际履行的事实,加之本案中的肇事车辆自2008年开始一直在太保苍南公司投保,其中,2008年和2009年的年度保单中车主陈仕美均选择投保了不计免赔险,并缴纳了相应保费。而在本案所涉的2010年5月10日投保单中,因未选择投保不计免赔险,陈仕美亦未缴纳该险种应计取的保费。故可认为陈仕美对该保单中未投保商业三者险的不计免赔附加险应当明知并自愿作出选择。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三条规定:投保人或者投保人的代理人订立保险合同时没有亲自签字或者盖章,而由保险人或者保险人的代理人代为签字或者盖章的,对投保人不生效。但投保人已经缴纳保险费的,视为其对代签字或者盖章行为的追认。由于陈仕美投保车辆在保险期间出险,根据交警部门作出的交通事故责任认定,车辆使用人陈高位负事故全责。二审法院依据相关法律及当事人在保单中的约定,由太保苍南公司在陈仕美投保的车辆险种伤残限额内作出赔偿,对未投保险种免予赔偿并无不当。

综上,陈高位再审申请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二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实体处理得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七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维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浙温民终字第385号民事判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 判 长  孙 奕

审 判 员  王红根

代理审判员  吴飞明

二〇一五年二月十二日

书 记 员  赵 丹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