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临沂市中心支公司、张某机动车交通事故...
裁判文書>正文阅览
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临沂市中心支公司、张某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5410
预计阅读:7min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7)鄂13民终550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7-09-11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临沂市中心支公司,住所地山东省临沂市临沂经济技术开发区软件园。

主要负责人:王存现,公司副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彭媛媛,湖北常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熊伟,随州市曾都区何店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张某,女,1981年11月14日出生,汉族,住湖北省随县。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黄煜祺,男,2009年2月23日出生,汉族,住湖北省随县。

法定监护人:张某,女,1981年11月14日出生,汉族,系黄煜祺的母亲。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汪祥清,女,1957年1月14日出生,汉族,住湖北省随县。

三被上诉人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周永发,湖北美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张瑞学,男,1977年8月12日出生,汉族,住山东省苍山县。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周建华,男,1984年7月27日出生,汉族,住山东省临沂市罗庄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临沂鸿鹄货运有限公司,住所地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临西十一路与双岭路交汇处西临沂大顺物流有限公司院内。

法定代表人:李建华,公司总经理。

审理经过

上诉人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临沂市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人寿财险临沂支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张某、黄煜祺、汪祥清,被上诉人张瑞学、周建华、临沂鸿鹄货运有限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湖北省随县人民法院(2017)鄂1321民初17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7月26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人寿财险临沂支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彭媛媛,被上诉人张某、汪祥清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周永发参加了诉讼。被上诉人临沂鸿鹄货运有限公司、张瑞学、周建华,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诉称

上诉人人寿财险临沂支公司上诉请求:撤销湖北省随县人民法院(2017)鄂1321民初173号民事判决,并予以改判;一、二审案件诉讼费由被上诉人张某等承担。事实与理由:1、被上诉人汪祥清未满60周岁,且事故受害人家属未提供居住地为城镇区域及属于失地农民的证据,其死亡赔偿金的数额计算错误。2、交通事故的受害人为无证驾驶车辆,事故时肇事车辆已打开灯光双闪。综合双方事故的过错程度,上诉人承担40%的赔偿责任过高,应不高于30%的赔偿比例。3、被上诉人张某方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应按5000元计算。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张某、黄煜祺、汪祥清辩称:汪祥清已年满55周岁,交通事故发生时年满60周岁仅相差50日,其自身存在多种疾病,且无其他生活来源,被抚养人生活费应予支持。结合答辩人提供的证据,能够证实受害人居住地属于城镇规划区的范围,侵权人应当承担死亡赔偿金的赔偿责任。本次交通事故中肇事车辆没有打开灯光双闪、没有设置警示标志的情形下,驾驶员即离开车辆就餐,存在较大的过错。侵权人的行为导致受害人死亡,给被上诉人带来严重的精神伤害,一审确定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数额合理。

一审原告诉称

原审原告张某、黄煜祺、汪祥清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张瑞学等在各自责任范围内赔偿各项经济损失509330.25元;张瑞学等承担案件受理费。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2016年11月24日19时许,黄某驾驶鄂S×××××普通摩托车(乘坐人蒋顺容),沿316国道由厉山镇前往厉山镇宇宙村方向行驶,行至随××××小区门前路段,与前方停靠在路旁未设置警示标志的鲁Q×××××重型半挂牵引车/鲁Q×××××发生相撞,造成两车受损,黄某、蒋顺容受伤,黄某受伤后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的交通事故。2016年12月7日,经随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随县公交认字(2016)第160300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黄某无证驾驶机动车上路行驶,未按照操作规范安全驾驶、文明驾驶,未确保安全是造成此次事故的主要原因,张瑞学驾驶机动车停靠路边,妨碍其他车辆通行是造成此事故的次要原因。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一条之规定,认定如下:黄某承担此次道路交通事故的主要责任;张瑞学承担此次道路交通事故的次要责任;蒋顺容无事故责任。2016年11月25日,死者黄某经随州市正义司法鉴定中心作出(2016)交鉴字第173号司法鉴定书,其鉴定意见为死者黄某系因车祸致胸外伤,导致急性呼吸循环功能衰竭而死亡。张某方因黄某交通事故死亡造成的经济损失为(均按照2016年度湖北省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标准计算):1、丧葬费23660元[47320元/年(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2],2、死亡赔偿金541020元[27051元/年(城镇居民可支配性收入)×20年],3、被抚养人生活费281976元[黄煜祺(2009年2月23日出生)生活费100056元(18192元/年×11年÷2)、汪祥清(1957年1月14日出生,其生育二子黄某、黄行安)生活费181920元(18192元/年×20年÷2)],4、办理丧葬费事宜支出的交通费等费用酌定为2000元,以上损失合计为846656元。张某方同时请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事故发生后,周建华已向张某方支付丧葬费30000元。

张瑞学具有合法的驾驶资质(准驾车型为A1、A2、),系周建华雇请的司机,其驾驶的鲁Q×××××(鲁K×××××)重型半挂牵引车系周建华实际所有,挂靠在临沂鸿鹄货运有限公司名下,并以临沂鸿鹄货运有限公司的名义于2015年12月10日在人寿财险临沂支公司为其主车鲁Q×××××购买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险各一份,同日又为其挂车鲁Q×××××购买了商业第三者责任险一份。其主挂车交强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险的保险期限均为自2015年12月10日零时起至2016年12月9日24日止。其交强险的赔偿限额为122000元(其中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0元、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0000元、财产损失赔偿限额2000元),主挂车的商业第三者责任险限额均为1000000元,且均购买了附加不计免赔险。

死者黄某系张某之夫、黄煜祺之父、汪祥清之子。黄某生前与其母、其妻、其子共同居住在随县厉山镇星升社区居委会七组,该社区居民委员会已于2008年9月2日经随州市曾都区人民政府批准成立。黄某生前于2012年以来长期在武汉鑫蕊通通信发展有限公司上班,一直担任该公司技术工,其月平均工资为8000元左右,家庭生活消费均来源于城镇打工收入。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认为:张瑞学在冬季晚7时许驾驶机动车停靠在路边,未设置警示标志,妨碍其他车辆正常通行是造成此事故的原因之一,死者黄某无证驾驶机动车上路行驶,未按照操作规范安全驾驶,是造成此事故的又一原因,公安交警部门认定黄某负此次事故的主要责任,张瑞学承担此次事故的次要责任,并无明显不当,应予以采信。并以此作为划分民事责任的依据。对该事故及给张某方造成的损失876656元(含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应先由人寿临沂支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110000元(含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对于张某方下余损失766656元(876656元-110000元),虽然该次交通事故的责任为主次责任,但张瑞学在冬季晚7时许将车辆停靠在右行驶道上,未在车后方相应的地点设置警示标志,导致后方行驶的车辆无法及时准确判断前方有障碍物,妨碍后方车辆的正常通行,故应承担40%的民事赔偿责任,即306662.4元(766656元×40%),由于涉案车辆在人寿财险临沂支公司投保了机动车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并附加不计免赔险,且该事故发生在保险期内,应由人寿财险临沂支公司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限额内赔偿原告306662.40元。张某方要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结合本案的案情及当地经济发展水平,酌定为30000元,列入交强险赔偿范围。死者黄某虽系农村户口,但其生前与其母、其妻、其子共同居住在随县厉山镇星升社区居民委员会七组,黄某生前在武汉鑫蕊通通信发展有限公司工作,家庭生活和消费均来源于城镇打工收入,应按照城镇居民的标准计算各项损失。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八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张某、黄煜祺、汪祥清因黄某死亡所致损失876656元(含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由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临沂市中心支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赔偿限额内赔偿110000元(含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在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赔偿限额内赔偿306662.40元。周建华已预付的赔偿款30000元在保险理赔款付至法院后经结算予以返还。二、驳回张某、黄煜祺、汪祥清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2400元,减半收取1200元,由周建华负担。

本院查明

二审期间,各方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

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综合当事人的上诉及答辩情况,二审各方当事人争议的焦点是:一、各方当事人事故责任的比例如何承担二、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经济损失如何确定针对上述争议焦点,本院作如下评判:

关于焦点一:《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一)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本案中,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作出的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已认定涉案事故的张瑞学一方承担次要责任。原审法院综合考虑本案事故发生的原因力、事故的具体情节、两车驾驶员的行为及双方对发生事故所造成后果的过错程度,确定张瑞学一方承担40%的民事赔偿责任,并无不当。人寿财险临沂支公司对案涉《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没有提出异议,其“事故时,张瑞学驾驶的肇事车辆已打开灯光双闪”的上诉主张,与公安交警部门的事故认定不符。原审采信该《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亦无不当。

关于焦点二:关于死亡赔偿金的计算标准问题,被上诉人已提供了随县厉山镇人民政府调整行政区划的文件、随县厉山镇星升村社区居民委员会的证明等证据予以证实,能客观反映受害人的经常居住地、主要收入来源于城镇。原审按照城镇居民标准计算死亡赔偿金,并无不当。关于被扶养人生活费的计算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第二款规定:“被扶养人是指受害人依法应当承担扶养义务的未成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成年近亲属。”扶养人汪祥清系受害人黄某的母亲,至事故发生时已超过一般女职工退休年龄,在本案诉讼时已届满六十周岁,且被扶养人本身存在多种慢性疾病需要接受治疗。原审法院综合考虑被扶养人汪祥清的居住地,黄某生前的实际抚养水平,以及共同生活、居住等实际情况,按照城镇标准计算被抚养人生活费,并无不当。关于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计算问题,本次交通事故直接导致受害人黄某死亡,给被上诉人张某等近亲属造成严重的精神伤害,侵权人方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原审法院结合本案实际情况及被侵权人的损害程度,确定精神损害抚慰金为30000元,并无不当。鉴于一审法院对于张某方因黄某交通事故死亡造成的经济损失的数额计算错误,经本院重新核实的经济损失应为878656元(含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人寿财险临沂支公司在交强险限额范围内赔偿110000元,在商业三者险限额范围内赔偿307462.40元。周建华预付的30000元赔偿款待在保险理赔款付至法院经结算予以返还。

综上所述,上诉人人寿财险临沂支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张某、黄煜祺、汪祥清因黄行文死亡所致损失878656元,由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临沂市中心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赔偿限额内赔偿110000元(含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在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赔偿限额内赔偿307462.40元。周建华已预付的赔偿款30000元在保险理赔款付至法院,并经结算予以返还。

二、驳回张某、黄煜祺、汪祥清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2400元,减半收取1200元,由周建华负担。二审案件受理费7550元,由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临沂市中心支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判长  詹君健

审判员  张 欢

审判员  李 超

二〇一七年九月十一日

书记员  何沛俊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