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厚恒机械有限公司与日照市通驰贸易有限公司、武安市运丰冶金工业...

已收藏,可进入个人中心查看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5)日商初字第204号
案由: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5-09-17
收藏
司法案例>正文阅览
宁波厚恒机械有限公司与日照市通驰贸易有限公司、武安市运丰冶金工业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5135
预计阅读:7min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5)日商初字第204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5-09-17
案由:
当事人信息

原告:宁波厚恒机械有限公司,住所地宁波市镇海区骆驼街道盛兴路151号。

法定代表人:叶彩春,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张建立,浙江和义观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日照市通驰贸易有限公司,住所地日照经济技术开发区北京路277号航贸中心A座1101号。

法定代表人:范胜华,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史鹤,河北正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武安市运丰冶金工业有限公司,住所地河北省武安市矿山镇崔石门村南。

法定代表人:崔新丑,该公司负责人。

审理经过

原告宁波厚恒机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厚恒公司)与被告日照市通驰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驰公司)、武安市运丰冶金工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运丰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于2015年6月4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8月1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厚恒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张建立,被告通驰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史鹤到庭参加诉讼,被告运丰公司经本院依法传唤未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厚恒公司诉称:2014年11月12日,原告与被告通驰公司签订编号为TCHH20141112D1的《铁矿砂购销合同》,向通驰公司购买40000吨±10%的巴西铁矿砂。合同约定:货船为拉巴斯轮,提单日为2014年9月17日;原告于合同签订后一个工作日内以承兑方式支付货款1960万元,被告收到全部货款后一个工作日内转移40000湿吨货物的货权给原告,交货地点日照港车板;通驰公司不能按时交货,承担违约责任,赔偿原告全部损失;通驰公司须于2014年11月21日前完成货物通关手续,若无法在此时间内完成通关,通驰公司在两个工作日内全额退还货款并按日万分之五的利率承担罚息,计息时间从原告付给通驰公司承兑之日起至全额退还货款日止,同时合同终止。2014年11月13日,原告向通驰公司交付1960万元的承兑汇票,通驰公司予以签收。2014年11月14日,通驰公司向原告及其货代公司出具放货委托。2014年12月8日,被告运丰公司向原告出具担保函,自愿为通驰公司履行合同义务提供不可撤销的担保。2014年12月31日,通驰公司的货代公司向原告出具说明函,明确表示其代理通驰公司拉巴斯轮项下的巴西铁矿粉未完成海关通关手续,被法院查封,不能实际向原告转移货权。据原告了解,该批货物被青岛海事法院采取了保全措施,货物已被该院裁定拍卖,所得价款提存至青岛海事法院账户。鉴于以上事实,原告认为通驰公司未按合同约定时间完成货物通关手续,导致原告不能实际接收货物,请求法院判令:1、解除原告与通驰公司签订的《铁矿砂购销合同》。2、通驰公司返还原告全部货款1960万元并支付违约金(违约金以1960万元货款为基数,自2014年11月13日厚恒公司以承兑方式付款之日起按日万分之五计算)。3、被告运丰公司承担担保责任。诉讼费由两被告负担。

被告辩称

被告通驰公司辩称:其已将涉案货物全部交付原告,案外人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日照泰安路支行申请法院保全该批货物,侵犯了原告的财产权利。

被告运丰公司未到庭,亦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

本院查明

经本院审理查明:

2014年11月12日,原告厚恒公司(需方)与被告通驰公司(供方)签订编号为TCHH20141112D1的《铁矿砂购销合同》,约定:货物名称铁矿砂,产地巴西,船名拉巴斯(MV.GLLAPAZ),提单日2014年9月17日,数量40000±10%湿吨,货物品质(外检)Fe61.73%、粒度above6.3mm23.8%、below0.15mm29%、above1.00mm56.9%;单价490元每湿吨,总价人民币承兑1960万元,需方于合同签订后1个工作日内支付至供方在中国银行日照泰安路支行24×××28号账户1960万元,供方收到全部货款后一个工作日内转移40000湿吨货权给需方,货物发运完毕后凭借双方确认的最终结算开具增值税发票;交货地点日照港车板(供方承担港口杂费及一次过磅费用,其他费用由需方承担),垛位2-3-2、2-7-7;需方需在货权转移次日起60天内提清全部货物,否则产生的港口堆存费由需方承担;双方同意,需方未向供方支付约定货款之前,未付款部分的货物所有权归供方所有;货物最终结算品质以港口检验结果为准,无奖罚,结算数量以港口过磅数为准;供方须于2014年11月21日前完成货物通关手续,若无法在此时间内完成通关,供方需在2个工作日内全额退还货款并按每天万分之五的利率承担罚息,计息时间从需方付给供方承兑之日起至全额退还货款日止,同时合同终止。

2014年11月13日,厚恒公司向通驰公司交付总金额1960万元的两张银行承兑汇票,汇票开票日期为2014年11月13日,开票人为厚恒公司,收款人为通驰公司,收款人开户行一栏载明中国银行日照泰安路支行,收款人账号24×××28。通驰公司同日向厚恒公司出具收据一张,收据载明收款方式承兑两张,收款金额1960万元,收款事项为铁矿石货款。

2014年11月14日,通驰公司向其货运代理商日照蓝海国际物流有限公司送达放货委托书一份,通知其货运代理商将相应货权转移给厚恒公司,委托书载明货物名称巴西SSFG粗粉,船名拉巴斯,数量40000湿吨,日照港垛位2-3-2、2-7-7,提单日2014年9月17日。

2014年12月8日,被告运丰公司向厚恒公司出具担保函一份,承诺对通驰公司(供方)与厚恒公司(需方)签订的TCHH20141112D1号《铁矿砂购销合同》中“供方”执行合同的责任和义务提供无条件的不可撤销的担保,具体担保事宜包括:1、“需方”已于2014年11月13日开具承兑汇票支付合同约定的货款给“供方”,“供方”于2014年11月13日签收此份承兑汇票;2、如果“供方”不能或不具备能力执行全部或部分合同规定的责任和义务时,担保人保证主动承担并履行完成担保责任,保证承担合同规定的“供方”一切责任和义务;3、保证期间自2014年11月12日起至“供方”或担保人履行合同规定的责任义务止。

通驰公司因涉及与案外人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日照泰安路支行的信用证纠纷,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日照泰安路支行于2014年12月17日向受诉的青岛海事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申请,要求将通驰公司所有的由拉巴斯轮承运、存放于日照港二公司堆场、“B/LNO.01ReferenceNo.VALEGB141137801”号提单项下的铁矿石96159湿吨予以查封,青岛海事法院审查后予以准许并于2014年12月18日裁定将该批货物查封,后该院根据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日照泰安路支行的申请,以市场行情波动剧烈和避免不必要的保管费为由,于2015年3月2日裁定将货物拍卖,拍卖后所得价款提存至该院账户。由于该批货物中包含通驰公司已签订合同售与厚恒公司的40000湿吨铁矿石,货运代理商日照蓝海国际物流有限公司于2014年12月31日函告厚恒公司,该40000湿吨铁矿石未完成海关通关手续,即因货权问题被银行通过法院查封,所以不能进行实际提货。厚恒公司遂向青岛海事法院提出复议申请要求解封,理由为厚恒公司已向通驰公司付款1960万元,通驰公司已向厚恒公司转移货权,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日照泰安路支行申请查封货物侵犯了厚恒公司的财产权利。青岛海事法院复议后认为厚恒公司虽与通驰公司签订买卖合同、支付货款并取得货权转移证明,但该票货物未通关放行,未交付给厚恒公司,厚恒公司未取得货物所有权,故厚恒公司复议申请理由不当,不予采纳,该院于2015年3月26日作出(2015)青海法保字第10号复议决定书,驳回厚恒公司的复议申请,维持原裁定。厚恒公司由此提起本案诉讼,要求通驰公司承担交货不能的违约责任,运丰公司承担担保责任。

上述事实,有《铁矿砂购销合同》、银行承兑汇票、收款收据、放货委托书、担保函、说明函、民事裁定书、复议决定书、提单复印件、当事人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原告厚恒公司与被告通驰公司签订的《铁矿砂购销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该合同合法有效,合同双方均应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厚恒公司按照约定的付款方式、付款时间、付款金额向通驰公司支付了货款,通驰公司应按照约定转移货权于厚恒公司。因涉案40000湿吨铁矿石被通驰公司的债权人申请法院查封,厚恒公司主张通驰公司未完成交货义务,但通驰公司辩称其已将全部货物交付厚恒公司,双方对货物所有权是否已经转移、货物被法院查封的风险由谁来负担存有争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三十条的规定,除法律另有规定或当事人另有约定的外,买卖合同标的物所有权自标的物交付时转移。该法第一百四十二条规定,除法律另有规定或当事人另有约定的外,标的物毁损、灭失的风险,在标的物交付之前由出卖人承担,交付之后由买受人承担。《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十六条规定,动产物权设立和转让前,第三人依法占有该动产的,负有交付义务的人可以通过转让请求第三人返还原物的权利代替交付。通驰公司于2014年11月14日通知货运代理商转移货权于厚恒公司,但此时货物尚未通关,通驰公司的货运代理商并未实际占有、支配该批货物,货物不具备交付的条件,同时通驰公司、厚恒公司在《铁矿砂购销合同》中并未约定货物所有权和货物风险自通驰公司向货运代理商出具放货委托书时转移,而是约定通驰公司须于2014年11月21日前完成货物通关手续,否则承担违约责任,故通驰公司向货运代理商出具放货委托书不应视为货物所有权和货物风险已经转移给厚恒公司,在货物通关前其所有权和风险仍归属通驰公司。因此,涉案货物在通关前被通驰公司的债权人申请青岛海事法院查封,厚恒公司提出的保全复议申请亦被该法院以货物未通关、厚恒公司未取得货物所有权为由驳回,由此造成的货物风险应由通驰公司承担。现涉案货物被青岛法院裁定拍卖并提存价款,通驰公司已不能向厚恒公司交付货物,致使合同目的无法实现,厚恒公司诉请解除双方之间的《铁矿砂购销合同》符合法律规定,应予准许。合同系因通驰公司履行义务不能而解除,通驰公司向厚恒公司返还货款的同时应按照合同约定支付违约金,厚恒公司关于通驰公司返还货款、支付违约金的请求依法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被告运丰公司向原告厚恒公司出具担保函,自愿为被告通驰公司提供担保,担保的范围是通驰公司在案涉《铁矿砂购销合同》中所应承担的全部债务,该项担保的担保主体、担保的债务种类、范围合法,运丰公司与厚恒公司之间保证担保合同关系依法成立并有效。担保函载明保证期间自2014年11月12日起至通驰公司或运丰公司履行义务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二条的规定,该种约定视为约定不明,保证期间为主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二年。现被告通驰公司履行义务不能,厚恒公司于保证期间内向运丰公司主张担保债权,运丰公司应承担保证责任,其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通驰公司追偿。运丰公司经本院依法传唤未到庭,视为对其权利的放弃,本院依法缺席审理。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一款(四)项第九十七条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三十条第一百四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六条第三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解除原告宁波厚恒机械有限公司与被告日照市通驰贸易有限公司签订的编号为TCHH20141112D1的《铁矿砂购销合同》。

二、被告日照市通驰贸易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返还原告宁波厚恒机械有限公司货款1960万元,并自2014年11月13日起按照日息万分之五向原告支付货款利息,直至货款本息实际付清之日。

三、被告武安市运丰冶金工业有限公司对上述判决第二项内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其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被告日照市通驰贸易有限公司追偿。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49551元,由被告日照市通驰贸易有限公司、武安市运丰冶金工业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于收到判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或代表人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判人员

审判长马德健

代理审判员宋海红

人民陪审员王维纪

二〇一五年九月十七日

书记员徐文娟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