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某某与龙某某离婚后财产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司法案例>正文阅览
史某某与龙某某离婚后财产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13467
预计阅读:19min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5)德民一终字第181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5-05-13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史某某。

委托代理人左长凯,四川宗元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王明远,四川旭辉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龙某某。

委托代理人龚勇,四川依仁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刘永康,四川联衡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史某某与龙某某离婚后财产纠纷一案,由德阳市旌阳区人民法院作出(2013)旌民初字第1654号民事判决,双方均不服该判决,向本院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判经审理查明:

1.原、被告于1989年相识恋爱,于1990年2月27日登记结婚。1994年9月16日,双方生育一子取名史小某。1998年9月11日,双方共同设立德阳市金龙商贸有限公司,其中登记原告史某某股份45%,被告龙某某股份55%,史某某任法定代表人。2009年12月11日,原告史某某还出资设立德阳市金诺商贸有限公司,登记原告史某某股份55%,陈某某股份45%,史某某任法定代表人。后双方因夫妻感情不和,原告史某某于2010年3月9日诉至本院请求判决离婚并依法分割夫妻共同财产。在该案诉讼过程中,因双方夫妻共同财产较多、金额较大,双方同意夫妻共同财产及债权、债务另案诉讼处理。2013年3月27日,本院作出(2010)旌民初字第625号民事判决书,判决解除双方夫妻关系。现上述民事判决书已发生法律效力。2013年4月22日,原告史某某以请求分割夫妻共同财产为由将该纠纷诉至法院。

2.2009年3月5日,史某某、龙某某签订资产分割协议1份,载明:“为更灵活有效利用现有资产,确保资产保值增值,杜绝经营中的矛盾,经双方协商一致,现将婚内共同财产进行权属划分。划分后,双方各自经营各自权属资产。如遇重大项目单方面无法完成,双方资产可合作经营(包括抵押、租赁),经营利润仍按权属划分。具体分割情况如下:龙某某拥有分割资产如下:股市资产73万元,位于泰山南路241号门面估值168万元,电信佳园住宅估值48.6万元,岷江西路106号住宅一套估值21万元,以上资产共计310.6万元;史某某拥有分割资产如下:梓潼县石河村养殖项目估值100万元,位于泰山南路与岷江路交汇处剑南武校住宅一套估值61万元,6350塔机台租赁于成都富文租赁公司处价值28万元,目前金龙公司拥有的所有车辆四辆(别克君威、桑塔纳、时代轻卡、汉江面包)价值20万元,目前金龙公司所有资产50万元,梓潼县石河八组住宅估值10万元,以上资产共计269万元。”2009年8月10日,史某某、龙某某签订资产确认书1份,对上述资产分割协议中注明的分配方案予以再次确认。

2009年3月5日至2009年8月期间,德阳市金龙商贸有限公司的销售、财务、日常管理等事宜主要由被告龙某某负责。

3.截至2010年3月9日,原告史某某名下的银行存款余额如下:建设银行6227XXXX5693账户余额11896.96元,建设银行6227XXXX1299账户余额61.65元,建设银行6227XXXX5002账户余额395.85元;工商银行2305XXXX3940账户余额251.85元;德阳银行2110XXXX7184账户余额99.26元,德阳银行2110XXXX8409账户余额7471.44元,德阳银行2110XXXX1889账户余额117.95元,德阳银行2110XXXX4905账户余额66.41元;旌阳区农村信用社8806XXXX5066账户余额19.8元;农业银行6228XXXX8415账户余额137602.55元;上述银行存款余额共计157983.72元。

截至2010年3月9日,以原告史某某为保险人购买的保险缴费情况及现金价值如下:中国人寿保险1997XXXX2085保单缴费共计9609.6元;中国平安人寿P264XXXX6085保单现金价值6856.44元,中国平安人寿P264XXXX6818保单缴费共计84132元,中国平安人寿P264XXXX4679保单缴费共计96480元,中国平安人寿P264XXXX4042保单缴费共计11120元,中国平安人寿P264XXXX0861保单缴费共计12000元,中国平安人寿P264XXXX9332保单缴费共计20680元,中国平安人寿P264XXXX3602保单缴费共计21850元;上述保单缴费金额及现金价值共计262728.04元。

截至2010年3月9日,原告史某某在宏信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德阳凉山路证券营业部开设的股票账户资金余额为309.44元。

4.截至2010年3月9日,被告龙某某名下的银行存款余额如下:建设银行6227XXXX8757账户余额33119.12元,建设银行4340XXXX3602账户余额14196元,建设银行6227XXXX0547账户余额226.09元,建设银行3604XXXX6953账户余额253206.67元;工商银行6220XXXX0942账户余额13.89元;德阳银行2110XXXX8572账户余额9498.58元;旌阳区农村信用社8806XXXX3703账户余额3.3元,旌阳区农村信用社8806XXXX6466账户余额0.8元;农业银行6228XXXX3612账户余额71.18元;上述银行存款余额共计310335.63元。

截至2010年3月9日,以被告龙某某为保险人购买的保险缴费情况及现金价值如下:中国人寿1997XXXX2072保单缴费共计13826.4元;中国平安人寿P264XXXX9333保单缴费共计17250元,中国平安人寿P264XXXX8046保单缴费共计18400元,中国平安人寿P264XXXX4457保单现金价值共计13466.76元,中国平安人寿P264XXXX5540保单缴费共计108540元,中国平安人寿P264XXXX7098保单缴费共计82194元,中国平安人寿P264XXXX9260保单缴费共计11030元;上述保单缴费金额及现金价值共计264707.16元。

5.截至2014年4月11日,我院共收到查封的泰山南路门面租金458153元、富文塔机租金32670元、腾达塔机租金52000元,上述款项共计542823元。其中我院从上述款项中向史某某支付186000元,向龙某某支付166728元,代史、龙二人支付(2010)旌民初字第625号离婚案产生的中源会计师事务所审计费38000元,代史、龙二人支付(2011)德民三终字第100号案川路公司执行款70000元、富信拍卖公司拍卖款12000元、执行费8000元,上述支付款项共计480728元。现我院账户尚有冻结款项余额62095元(542823元-480728元)。

6.关于成都川路塑胶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川路公司)与德阳市金龙商贸有限公司、史某某、龙某某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1年7月5日作出(2011)旌民初字第819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一、德阳市金龙商贸有限公司向川路公司支付货款631214.84元,并从2011年3月22日起至本判决确定给付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支付利息;二、驳回原告川路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后川路公司不服提起上诉,德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1年10月25日作出(2011)德民三终字第100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一、维持旌阳区人民法院(2011)旌民初字第819号民事判决书第一项;二、撤销旌阳区人民法院(2011)旌民初字第819号民事判决书第二项;三、被上诉人史某某、龙某某对被上诉人德阳市金龙商贸有限公司欠上诉人川路公司的货款在房屋价值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房产位于旌阳区泰山南路与岷江路交汇处、建筑面积169.89平米、权证号为0045883号铺面);四、驳回上诉人川路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后川路公司在申请执行该案中,被告龙某某于2013年8月15日与川路公司达成执行和解协议,约定龙某某代史某某、德阳市金龙商贸有限公司支付执行款共计75万元(含本金、诉讼费、评估费、利息、迟延履行金)。后龙某某自行筹措资金68万元支付给川路公司,另7万元从本院冻结的泰山南路门面租金中扣划支付。

上述事实有(2010)旌民初字第625号民事判决书、(2011)德民三终字第100号民事判决书、资产分割协议、营业执照、公司章程、银行查询回单、保险查询回单、公证书、销售订单、当事人陈述等证据予以证实。

原判认为:

一、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双方取得的财产原则上应属于夫妻共同财产。但夫妻可以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归各自所有、共同所有或部分各自所有、部分共同所有。2009年3月5日,原、被告虽签订一份资产分割协议对双方的共同财产予以分割,但该协议签订之后,德阳市金龙商贸有限公司的销售、财务、日常管理等事宜均仍由被告龙某某在负责,即被告龙某某并未按照资产分割协议的约定将德阳市金龙商贸有限公司的资产、经营管理权移交给原告史某某,亦并未将其股份转移登记至原告名下。可见,原、被告并未按资产分割协议的约定内容实际履行,即资产分割协议并非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因此,对于本案所涉夫妻共同财产,应予以重新分割。

二、关于本案夫妻共同财产的范围。首先,资产分割协议所载明共同财产为龙某某股市资产、泰山南路与岷江路交汇处-1-6(B营业房、珠江路南侧电信佳园A栋1-12-5号住房、岷江西路106号2幢1-5-2号住房、梓潼县石河村养殖项目、泰山南路与岷江路交汇处B-6-7号住房、塔机,原、被告对此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其次,德阳市金龙商贸有限公司及德阳市金诺商贸有限公司设立于原、被告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且上述二公司登记有原、被告股份(其中德阳市金龙商贸有限公司登记原告史某某股份45%,被告龙某某股份55%,德阳市金诺商贸有限公司登记史某某股份55%),因此原、被告持有的上述二公司的股份亦应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再次,对于资产分割协议未涉及的截至原告起诉之日(2010年3月9日)的原、被告银行存款、购买保险,原告史某某的股市资金,及法院查封的门面租金、塔机租金均应纳入本案夫妻共同财产范围。关于梓潼县石河村八组的农房,因宅基地使用权证登记权利人为案外人史二某,故该房屋的权属状况在本案中不宜处理,相关权利人可另行协商或诉讼。虽然比亚迪川FBK807登记所有权人为被告史某某,但史某某自认其属于德阳市金龙商贸有限公司资产,且德阳市金龙商贸有限公司记账凭证中亦将其记载为“公司购比亚迪”,故上述车辆应为德阳市金龙商贸有限公司所有。另,关于被告龙某某自筹资金680000元偿还的川路公司债务,及从法院冻结资金中代为支付的川路公司债务70000元、执行费8000元、拍卖费12000元、审计费38000元的问题,因(2011)德民三终字第100号民事判决已判决史、龙二人在泰山南路门面(建筑面积169.89平米)价值范围内对所欠川路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故上述已经支付的川路公司债务750000元及因此产生的执行费8000元、拍卖费12000元应计入原、被告共同债务,由原、被告共同承担。而审计费36000元产生于原、被告离婚案诉讼过程中[案号:(2010)旌民初字第625号],属于为查清案件事实而产生的必要费用,亦应由原、被告共同承担。因保险产品侧重意外保障、救助功能,并兼具部分投资理财性质,非满足日常生活、学习所必需,故对于原告起诉离婚之后,被告为儿子购买的保险应视为对儿子的特殊赠与,被告为此而缴纳的保费不应纳入本案夫妻共同债务。

三、关于夫妻共同财产的分割比例及分割方案。

对于夫妻共同财产,在双方离婚时原则上应予以均等分割。原告主张被告有转移、隐匿德阳市金龙商贸有限公司资产之行为应当对共同财产少分或不分,但即便上述行为真实存在,侵害的也是公司利益和股东利益,应由公司或股东根据公司法之相关规定另行提起诉讼,而不应作为评判本案夫妻共同财产少分或不分的依据。故关于原告主张对夫妻共同财产被告应少分或不分之主张,本院依法不予支持。被告主张原告对感情破裂存在重大过错,对夫妻共同财产应少分或不分,因被告提供原告外遇的证据为李刚电话录音,而李刚未出庭作证,且李刚与原告史某某存在经济上的利害关系,故该录音证据的证明力较弱,本院对此不予采信。因此,对于本案夫妻共同财产,原、被告应均等分割。

关于夫妻共同财产的具体分割方案,应综合考虑财产的历史沿革、现状、价值等因素予以确定。为此,原、被告各自名下的银行存款、股市资产归各自所有,原、被告购买的保险以保单所载被保险人的名字进行权属分割为宜。泰山南路与岷江路交汇处-1-6(B营业房现由被告出租经营,且在川路公司执行一案中,被告为使上述门面不被拍卖执行曾自筹资金清偿川路公司债务,故该门面判归被告所有为宜。梓潼县石河村养殖项目的开发、运作主要由原告负责,故将该项目资产判归原告所有为宜。资产分割协议虽未实际履行,但对于该协议中双方所约定的财产价值应予以确认。因被告分得的上述股市资金、银行存款、保险、门面的资产价值明显高于原告分得的股市资金、银行存款、保险、养殖项目的资产价值,故将岷江西路106号2幢1-5-2号住房、泰山南路与岷江路交汇处B-6-7号住房)及塔机判归原告所有为宜。另,对于被告龙某某于离婚后为清偿原、被告所欠川路公司货款而自筹资金先行垫付的款项68万元,因该笔货款为原、被告共同债务,已由被告代为清偿后,原告史某某理应将其应承担的50%份额即34万元补偿给被告龙某某。为对上述债务进行冲抵,则将珠江路南侧电信佳园A栋1-12-5号住房判归原告所有为宜(对于差价部分,则由原告向被告支付补偿款)。

一审法院认为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第三十九条四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原告史某某、被告龙某某各自名下的银行存款、股市资产归各自所有,以史某某为被保险人在中国人寿、中国平安购买的保险(保单号:中国人寿保险1997XXXX2085,中国平安P264XXXX6085、P264XXXX6818、P264XXXX4679、P264XXXX4042、P264XXXX0861、P264XXXX9332、P264XXXX3602)归原告史某某所有,以龙某某为被保险人在中国人寿、中国平安购买的保险(保单号:中国人寿1997XXXX2072,中国平安P264XXXX9333、P264XXXX8046、P264XXXX4457、P264XXXX5540、P264XXXX7098、P264XXXX9260)归被告龙某某所有;对于该项分割的财产,被告龙某某向原告史某某支付补偿款442010.8元[(龙某某银行存款310335.63元+股市资产730000元+保险264707.16元-史某某银行存款157983.72元-股市资产309.44元-保险262728.04元)÷2];二、市区岷江西路106号2幢1-5-2号住房、泰山南路与岷江路交汇处B-6-7号住房、强力QTZ-63塔式起重一台(出厂编号5013-152)、梓潼县石河村养殖项目归原告史某某所有,对于我院冻结的门面租金、塔机租金余额共计62095元,由原告史某某全部领取;市区泰山南路与岷江路交汇处-1-6(B营业房、珠江路南侧电信佳园A栋1-12-5号住房归被告龙某某所有;对于该项分割的财产,由被告龙某某向原告史某某支付补偿款1952.5元[(1680000元+486000元-210000元-610000元-280000元-1000000元-62095元)÷2];三、原告史某某支付被告龙某某代为偿还的川路公司债务340000元(680000元÷2);四、上述第一、二、三项所载付款义务品迭后,被告龙某某向原告史某某支付补偿款103963.3元(442010.8元+1952.5元-340000元),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五、德阳市金龙商贸有限公司由原告史某某、龙某某各占50%股份;对于原告史某某所持德阳市金诺商贸有限公司55%股份,由原、被告各占50%。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征收案件受理费19300元,由原、被告各负担9650元。

宣判后,史某某与龙某某均不服原判决,向本院上诉。

上诉人诉称

史某某上诉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1.原判以上诉人提起离婚之日为时间节点确定各自名下银行账户余额分割财产显失公平,事实上龙某某在离婚前一年内,存在大量转移、隐藏银行存款的行为;2.原判否定2009年3月5日双方签订的《资产分割协议》效力,却又按照协议约定的财产价值来分割财产显失公平,既然该协议并非双方真实意思表示,那该协议约定的财产价值也同样非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且财产约定之日据一审判决之日相差5年,其中塔机、梓潼项目及房屋等财产价值变化差异非常大,现上诉人有新的证据证明原判按168万元分割的泰山南路与岷江路交汇处的门面房(权证号0045883)实值400多万元。故请求:1.撤销原判第一、二、三、四项判决,依法改判;2.上诉费用由龙某某全部承担。

龙某某上诉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1.一审法院以未实际履行为由否定《资产分割协议》效力是错误的,该协议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的规定,加之双方于2009年8月10日又再次签订了《资产确认书》对《协议》内容进行确认,该确认行为本身就是履行协议的表现,至于是否办理过户手续则是进一步履行的问题;2.原判认定龙某某未按协议约定将公司经营权等移交给史某某,未办理工商变更手续是错误的,事实上史某某一直经营和掌控金龙公司,不存在移交问题,龙某某多次要求史某某办理相应变更手续,但因故未能办理,从2009年12月11日金龙公司召开股东会情况及2010年1月1日、2010年1月13日史某某以法定代表人身份分别与川路塑胶集团公司、川科塑胶有限公司签订合同的事实,充分说明金龙公司的经营权和管理权完全是史某某在行使的;3.原离婚案件中的审计费用38000元应由史某某承担;4.原判对双方截止2010年3月9日(起诉之日)各自股票账户余额认定不当,当时龙某某股票账户余额为0,原判却认定为730000元,而史某某股票账户余额也约有几十万,并非309.44元;5.龙某某为儿子购买了102812元保险,应由双方共同承担;6.原判未考虑史某某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存在重大过错的情形分割财产,显示公平;7.原判认定史某某名下的FBK807比亚迪汽车不属夫妻共同财产是错误的,应将该车纳入夫妻共同财产分割;8.本案应将金诺公司资产予以分割。综上,请求:1.撤销原判,确认双方签订的《资产分割协议》有效并按协议分割财产,对其他未约定的财产按各自过错程度分割;2.本案诉讼费由史某某承担。

本院查明

二审审理中,上诉人史某某向法院提交了一份新证据:四川鼎城房地产价格评估有限公司做出的《房地产价格评估报告书》(鼎城评估2013字第01---6号),用以证明泰山南路与岷江路交汇处1-6-(B)号营业用房于2012年10月15日评估时点的变现价值为4121800元。

上诉人龙某某质证认为,该证据不属新证据,且按照《资产分割协议》约定,该门面房属龙某某个人财产,不应纳入共同财产分割,门面房价值多少与本案无关,该证据不能达到史某某的证明目的。

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上诉争议焦点有:1.双方2009年3月5日签订的《资产分割协议》效力问题;2.涉案夫妻财产应当如何分割。

第一,关于2009年3月5日双方签订的《资产分割协议》效力问题。从内容来看,该协议是双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选择对部分夫妻共同财产以订立书面契约的形式对财产权属进行划分的婚内财产分割协议。从本质上讲,婚内财产分割协议仍属民事合同性质,效力的认定仍应遵循合同法关于合同效力的一般规则确定,只要双方意思表示真实,且不违反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应当认定有效。对于本案中的《资产分割协议》效力问题,第一,意思表示方面,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的规定,能够因意思表示不真实导致合同无效的情形仅指受到欺诈、胁迫且损害国家利益、第三人利益,在本案主张协议无效的当事人史某某并未提出其订立合同时受到欺诈或胁迫的情况下,原判以双方在协议签订后未实际履行协议内容来推定该协议并非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并以此否认协议效力不当,判断双方意思表示是否真实应当以订立合同时当事人的主观状态为依据,合同签订后当事人的主观状态、履行情况等仅属于合同履行范畴,并不影响合同效力;且2009年8月10日,双方又再次签订了资产确认书,对协议约定内容再次予以了确认,该确认充分说明双方对财产划分的意图明确,意思表示真实;第二,合法性方面,史某某主张该协议违法的理由有两个:一是协议签订目的是为逃避债务,二是将本属于金龙公司的资产作为夫妻共同财产进行了分割。关于逃避债务:其一,史某某所谓债务实际是指金龙公司欠川路、川科公司的债务,并非夫妻共同债务,虽然金龙公司系其夫妻二人设立,但依法成立的公司具有独立的法人资格,公司对外产生的债务无法等同于股东个人债务,史某某、龙某某对夫妻共同财产的处分与逃避金龙公司债务之间并无关联;其二,从协议约定的分割方案来看,双方按当时市价分得的财产价值差距并非过于悬殊(龙某某310.6万元、史某某269万元),各自分得的财产类型也均兼顾有稳定性财产(如不动产、动产)和高风险投资性财产(如股票、经营项目),与逃避债务通常所采用的分割财产显失公平或约定由一方承担债务另一方免责等表现形式有所不同,难以认定协议中史、龙二人有逃避债务的意图;况且,史某某关于“逃避债务”的辩解并未举示相关证据予以佐证。关于分割金龙公司资产问题:双方在协议中确实将属于金龙公司所有的车辆及50万资产进行了分割,虽然该公司系由史、龙二人出资设立,但依法设立的公司具有独立的法人资格,股东财产一经出资即转化为公司资产,股东即丧失对所出资财产的所有权,其享有的仅仅是资产收益、参与公司管理及决策等股东权利,夫妻能够分割的只能是其所持有的股权,而非公司资产,史、龙二人在协议中关于金龙公司资产分割的约定损害了金龙公司的合法利益,违反了法律规定,该部分约定应为无效。另外,协议还分割了位于梓潼县石河村八组的农房,但该农房宅基地使用权证登记权利人为案外人史二某,该房屋权属状况目前尚不明确,该部分约定属效力待定的约定,应待该财产权属明确后,约定才发生效力,按照《合同法》第五十六条“合同部分无效,不影响其他部分效力的,其他部分仍然有效。”的规定,本案《资产分割协议》除涉及金龙公司财产的分割部分无效、梓潼县石河村八组农房部分效力待定外,其余部分应当为合法有效的婚内财产分割协议,自协议生效之日即对夫妻双方产生约束力。

第二,关于涉案夫妻财产如何分割。双方对该焦点的争议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问题上:1.塔机、梓潼项目及泰山南路与岷江路交汇处的门面房价值如何确定及分割;2.龙某某银行账户余额如何确定及分割;3.龙某某与史某某各自股票价值如何确定及分割;4.原离婚诉讼中产生的审计费38000元如何承担;5.FBK807比亚迪汽车是否应纳入夫妻共同财产分割;6.龙某某为儿子购买10万余元保险是否应由夫妻共同承担;7.金诺商贸公司资产是否应纳入夫妻共同财产分割;8.夫妻共同财产分割比例问题。

1.塔机、梓潼项目及泰山南路与岷江路交汇处的门面房价值如何确定及分割。该问题包括两个方面:(1)上列财产是否应纳入共同财产分配;(2)分配时如何确定财产价值。在双方已签订《资产分割协议》对上述财产进行分割且该部分协议合法有效的前提下,人民法院应充分尊重当事人的真实意思确定财产归属,婚内财产分割协议具有强烈的身份属性,旨在对夫妻之间的财产进行重新分配,在不涉及婚姻家庭之外的第三人利益的情况下,该部分协议即具有内部确权的法律效力。结合本案,首先,双方协议已明确约定塔机、梓潼项目等财产归史某某所有,泰山南路与岷江路交汇处的门面房等财产归龙某某所有,故上列财产不应再纳入共同财产分配,应按照协议内容确定权属;其次,双方不仅对财产权属进行了约定,还对财产划分后所带来的孳息、收益做了约定。按照“划分后,双方各自经营各自权属资产。如遇重大项目单方面无法完成,双方资产可合作经营(包括抵押、租赁),经营利润仍按权属划分”的约定,划分后各自财产所带来的风险和利益均应由各自承受,不论该财产价值增减、损毁或灭失,均与对方无关。因此,上述财产其后的价值变化不属于法院干预范畴。现史某某要求将上述财产按现值重新进行分割,有违诚实信用原则,不符合《资产分割协议》的相关约定,本院对其提供的新证据不予采信,其该项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2.龙某某银行账户余额如何确定及分割。双方对龙某某银行账户不属《资产分割协议》约定范围,应纳入夫妻共同财产分割的事实没有争议,争议在于以何时间点作为确定龙某某银行账户存款余额的基准日。史某某认为龙某某在离婚前1年就存在多次转移大量存款的行为,数额约490多万元,而原判却以2010年3月9日(史某某提起离婚诉讼之日)作为确认龙某某银行账户存款金额的基准日,显失公平,应将龙某某转移的款项纳入共同财产分割。本院认为,史某某的该项主张不能成立。首先,从龙某某银行账户明细来看,往来期间龙某某虽多次转支大额存款,但也多次存入大额款项,难以证明龙某某是在转移、隐匿财产,若仅考虑龙某某转出金额,忽略其存入金额,有失公允;其次,从史某某银行账户明细来看,也同样存在多次转入和转出的情况,若仅将龙某某转出金额纳入共同财产而不考虑史某某转出金额,也有失公允;再次,史某某虽提出要求将龙某某转移金额纳入共同财产分割,但至庭审结束,史某某都未能明确具体数额,所举证据也不能充分证明其主张,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诉讼规则,史某某应当对该项事实承担举证不力的不利后果。综上,原判以2010年3月9日作为认定双方银行存款金额的基准日并无不当。

3.龙某某与史某某各自股票价值如何确定及分割。首先,《资产分割协议》已明确对龙某某股票作了约定,故龙某某股票不应再纳入共同财产分割,至于龙某某股票现值多少与本案财产分割已无关联,龙某某对其股票价值所提异议不能成立。其次,史某某股票不属于协议约定范围,应当纳入共同财产分割,对股票价值的确定仍应以双方离婚之日为基准日。经查,截止2010年3月9日,史某某股票账户资金余额为309.44元,龙某某虽对此有异议,但并未提供证据证明,故龙某某对史某某股票金额所提异议不能成立。综上,原判将龙某某的股票作价73万元并纳入共同财产分割确有不当,龙某某的股票应归龙某某个人所有;原判确定史某某股票价值为309.44元并纳入共同财产分割并无不当。

4.原离婚诉讼中产生的审计费38000元如何承担。龙某某认为该项审计是因史某某申请而产生,审计费应由史某某承担。本院认为,原离婚诉讼中,人民法院为查明史某某、龙某某是否存在转移、隐匿共同存款及金龙公司资金行为,从而判断夫妻感情是否破裂,委托了四川中源会计师事务所对双方银行账户及金龙公司资产进行了审计,产生了38000元的审计费,原判综合离婚案件中双方的举证责任、审计报告对双方权利义务的影响以及判决结果等因素确定该审理费由双方共同承担,并无不当,故龙某某该项主张不能成立。

5.FBK807比亚迪汽车是否应纳入夫妻共同财产分割。根据查明的事实,该汽车虽登记在史某某名下,但该车确属金龙公司资产,龙某某在没有证据证明该车确属史某某所有的情况下,要求对属于金龙公司的财产进行分割,没有法律依据,该车不应纳入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龙某某的该项主张不能成立。

6.龙某某为儿子购买10万余元保险是否应由夫妻共同承担。首先,龙某某并未有证据证明其购买保险所支付的10万余元款项是以其个人财产支付;其次,该10万余元并非用于夫妻日常生活所需,原判认定该费用视为对儿子的特殊赠与,未将该笔费用纳入共同债务进行分配并无不当,龙某某的该项主张也不能成立。

7.金诺商贸公司资产是否应纳入夫妻共同财产分割。龙某某认为,史某某为转移共同财产,与陈某某设立了金诺公司,并将金龙公司的资产转至金诺公司,现要求对金诺公司的资产予以分割。如前所述,依法设立的公司具有独立的法人资格,公司成立后股东的出资转化为了公司财产,夫妻一方能够要求分割的只能是另一方所持有的股权而非公司资产,故龙某某要求分割金诺公司资产的请求没有法律依据,其主张不能成立。

8.夫妻共同财产分割比例问题。龙某某认为史某某在婚姻关系存期期间与他人同居存在重大过错,对夫妻共同财产应当不分或者少分,但其提供的证据并不足以证明史某某存在过错的事实,龙某某的该项主张也不能成立。

综上,本院对涉案史某某、龙某某夫妻财产分割意见梳理如下:

一、属于《资产分割协议》有效约定范围的财产按协议约定归各自所有:龙某某股市资产、泰山南路门面房、电信佳苑住宅、岷江西路住宅归龙某某所有,梓潼项目、泰山南路与岷江路交汇处住房、塔机归史某某所有;协议中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的金龙公司资产不予分割;权属不明的梓潼县石河八组住宅待权属明确后再按协议分割;

二、其他财产结合《资产分割协议》的有效约定、财产价值、类型、现状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九条的规定处理,包括:

1.龙某某银行存款310335.63元、史某某银行存款157983.72元、史某某保险262728.04元、龙某某保险264707.16元、史某某股市资产309.44元。龙某某银行存款、保险归龙某某所有,史某某银行存款、保险、股市资产归史某某所有,由龙某某补偿史某某77011元[(龙某某银行存款310335.63元+保险264707.16元)-(龙某某、史某某银行存款总额468319.35元+史某某股市资产309.44元+龙某某、史某某保险总额527435.2元)÷2];

2.法院查封期间收取的泰山南路门面租金、塔机租金应按财产权属归各自所有:即门面租金458153元归龙某某所有,塔机租金84670元归史某某所有。夫妻共同债务:审计费38000元、川路公司执行和解款750000元、富信拍卖款12000元、执行费8000元由双方共同承担。但结合:(1)龙某某现按《资产分割协议》取得的资产价值已明显高于史某某;(2)史某某已从法院收取的租金中获得186000元;(3)上述债务均是从法院收取的门面房租金和龙某某自筹款项支付,现尚存租金余额62095元等事实,从兼顾公平的角度考虑,本案由龙某某全部领取旌阳区法院冻结的门面租金余额62095元、而史某某不再就夫妻共同债务补偿龙某某处理为宜;

3.德阳市金龙商贸有限公司股份及史某某所持德阳市金诺商贸有限公司股份由双方各占一半。

综上,原判认定事实清楚,但部分法律适用不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改判原判决第一项为“史某某、龙某某各自名下的银行存款、股市资产归各自所有,以史某某为被保险人在中国人寿、中国平安购买的保险(保单号:中国人寿保险1997XXXX2085,中国平安P264XXXX6085、P264XXXX6818、P264XXXX4679、P264XXXX4042、P264XXXX0861、P264XXXX9332、P264XXXX3602)归史某某所有,以龙某某为被保险人在中国人寿、中国平安购买的保险(保单号:中国人寿1997XXXX2072,中国平安P264XXXX9333、P264XXXX8046、P264XXXX4457、P264XXXX5540、P264XXXX7098、P264XXXX9260)归龙某某所有;对于该项分割的财产,龙某某向史某某支付补偿款77011元;

二、改判原判决第二项为“市区岷江西路106号2幢1-5-2号住房、珠江路南侧电信佳园A栋1-12-5号住房、市区泰山南路与岷江路交汇处1-6B营业房归龙某某所有,强力QTZ-63塔式起重一台(出厂编号5013-152)、梓潼县石河村养殖项目、泰山南路与岷江路交汇处B-6-7号住房归史某某所有,旌阳区法院冻结的门面租金余额共计62095元由龙某某全部领取;

三、撤销原判决第三项、第四项内容;

四、维持原判决第五项内容即“德阳市金龙商贸有限公司由史某某、龙某某各占50%股份;对于史某某所持德阳市金诺商贸有限公司55%股份,由史某某、龙某某各占50%”;

五、驳回史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19300元,由双方各负担9650元;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38600元,由双方各负担1930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 判 长  黄晓宇

代理审判员  孔祥明

代理审判员  陈叶兰

二〇一五年五月十三日

书 记 员  王 阳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