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小卫、杨玲、黄钲钦婚姻家庭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已收藏,可进入个人中心查看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3)珠中法民一终字第356号
案由: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3-05-28
收藏
司法案例>正文阅览
黄小卫、杨玲、黄钲钦婚姻家庭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字数:5592
预计阅读:7min
审理法院:
审判人员:
案号:
(2013)珠中法民一终字第356号
案件类型:
民事 判决
审判日期:
2013-05-28
案由: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黄小X,男。

委托代理人:黄海涛。

委托代理人:董伟。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杨X,女。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黄XX。

审理经过

上诉人黄小X因婚姻家庭纠纷一案,不服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法院(2012)珠香法民一初字第317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查明:1996年12月27日,黄小X与杨X登记结婚。1998年至2006年,黄XX跟随杨X到黄小X家居住。2006年至2010年读大学放假期间,黄XX在黄小X家居住。1999年5月10日,杨X生育女儿黄钲淇。2010年8月12日,黄小X与杨X在珠海市公证处办理《夫妻财产协议书》的公证。协议书约定“双方婚前、婚后各人名下财产归各自所有和支配,不作为夫妻共同财产”。2012年2月16日,杨X起诉离婚。杨X在民事起诉状中陈述“婚后,黄小X不满杨X婚前生育有一儿子”。2012年4月25日,黄小X与杨X经原审法院调解离婚。黄小X据此主张这是杨X第一次披露其与黄XX的母子关系,并申请证人出庭作证。证人黄志勇开始表示十多年前就知道黄小X与黄XX是父子关系,是过继养父子性质,后来又陈述黄XX是杨X亲戚的小孩,因为过继才姓黄,没听过黄XX如何称呼黄小X。证人廖建文称几年前听黄小X说黄XX是杨X哥哥的儿子,没有听过黄XX如何称呼黄小X。黄小X表示不管黄XX与杨X是母子关系或其他关系,黄小X在法律上均没有抚养黄XX的义务,当时照顾黄XX只是出于帮助杨X,并多次明确本案的债属于无因管理性质。黄小X与杨X结婚后在家没有工作,以房屋出租收入每月2200-2600元维持生活。杨X在国外做生意,其房产出租收入每月8000多元。黄小X举证其2012年9月12日制作的《支出明细单》一份,记录了2004年-2011年3月底的各种大小家庭开支。黄小X称其一直在记录生活开支,但前几年的记账单遗失,故缺少几年的记录。黄XX表示上述明细单事无大小均明确记载,但只有两笔费用200元和300元与黄XX相关。黄XX举证杨X中国银行账户主张其从2004年开始的读书期间的费用由杨X从国外以美金的形式存入卡号为476384201880023975的卡上,该卡由黄XX持有使用。黄小X对此不认可,表示卡中大部分币种均是人民币,不是美元。另查明,黄小X举证的家庭成员登记表显示:1黄少俊(户主)、2黄小X、3杨X、4黄钲淇、5黄XX,黄XX(曾用名黄镇钦)常住人口登记卡“户主或与户主关系”栏记载“其他亲属”。杨X表示杨X户口资料中的年龄比实际年龄小,杨X实际是在18周岁时生育黄XX;黄XX原名熊玉龙,到珠海后更名黄玉龙,在湖南上户口时改名黄镇钦,在珠海市上户口又改名黄XX。黄小X主张黄XX是在黄钲淇出生后再改名为黄XX。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认为:黄小X诉讼请求是否成立,涉及以下焦点问题:一、黄小X何时知道杨X、黄XX的真实关系;二、黄小X负担黄XX抚养费的情况;三、黄小X主张的无因管理之债是否成立。下面逐一论述:一、黄小X何时知道杨X、黄XX的真实关系。黄小X主张是在2012年2月16日杨X起诉离婚时才知道杨X、黄XX的真实关系,原审法院认为不能成立。理由如下:首先,黄小X举证的家庭成员登记表显示其与杨X的女儿名叫黄钲淇,黄XX名叫黄XX,而且黄小X、杨X均表示黄XX是来珠海市之后更名黄XX。根据传统习俗,如果如黄小X所说杨X告诉黄小X黄XX是其哥哥的小孩,则黄XX不可能随黄小X姓,且取名与黄钲淇同辈。其次,黄小X申请的证人作证时表示没有听过黄XX如何称呼黄小X,但却表示黄XX是杨X哥哥或亲戚的小孩,显然该说法没有直接依据。同时,证人黄志勇一再陈述黄小X与黄XX是父子关系、过继父子关系、因过继才姓黄等,该说法显然与黄小X的主张矛盾而与杨X的说法一致。最后,黄小X与杨X1996年结婚,在十几年的婚姻生活中对杨X带到家生活的小孩(即黄XX)的来历不了解,也不去了解核实,显然与常理相背并让人难以理解与相信。二、黄小X负担黄XX抚养费的情况。黄小X要求杨X支付黄XX从1999年至2010年期间全部的生活费用(人均消费性支出),该主张应以黄小X实际负担了黄XX全部生活开支为前提。但是,黄小X显然未负担也不可能负担黄XX全部的生活开支。首先,黄小X在与杨X结婚后一直没有工作,仅房屋租金收入每月2000多元。该费用在用于自己开支,女儿黄钲淇的开支及其他家庭开支之后,显然不可能有多少剩余用于黄XX;其次,杨X在国外做生意并有房屋租金,其收入远高于黄小X,并且黄XX举证的杨X中国银行账户也显示杨X从国外汇款给黄XX的情况;第三,黄小X举证的《支出明细单》也显示仅有两笔分别是200元与300元与黄XX相关,黄小X未举证证实其负担黄XX生活开支的情况。三、黄小X主张的无因管理之债是否成立。黄小X在庭审时一再表示本案的债属于无因管理性质,黄小X的该主张也不能成立。杨X、黄XX是母子关系,黄小X与黄XX是养父子关系,黄小X显然负有养育黄XX的义务。即使如黄小X主张其一直不知道杨X、黄XX真实关系,但其基于与杨X的夫妻关系,帮助照顾黄XX也不构成无因管理之债。综上所述,黄小X主张其受到杨X欺骗,人格利益遭受重大损害;以及承担了黄XX全部生活费,并构成无因管理之债均不能成立,故原审法院对黄小X的全部诉讼请求依法予以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驳回黄小X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人民币1877元,由黄小X负担。

上诉人诉称

上诉人黄小X不服原审判决,依法向本院提出上诉,请求:1.撤销原判;2.改判杨X向黄小X支付黄XX从小学四年级至18周岁期间的抚养费98925元,并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7000元;3.判令黄XX向黄小X支付其18岁至大学毕业期间的抚养费34432.13元,并与第二项诉讼请求承担连带责任;4.本案诉讼费由杨X、黄XX负担。事实和理由:一、杨X与黄小X结婚后,一直隐瞒黄XX是其婚前所生儿子的身份,构成对黄小X的严重欺骗,一审认定黄小X并非2012年才知道上述关系错误。1.双方结婚时,杨X称黄XX是其哥哥的儿子,因黄XX生父母均已去世,黄小X出于对杨X的信任就同意照顾黄XX。2.黄小X直到杨X2012年4月提起离婚诉讼才从其起诉状中知道黄XX是其婚前所生儿子。3.黄小X提交的户口本显示黄XX与黄小X是“其他亲属”,说明黄小X当时并不清楚黄XX的身份,否则应当记载为“继父子关系”。4.一审中,黄小X申请的证人作证称都听黄小X说黄XX是杨X亲戚的小孩,也没有听过黄XX如何称呼黄小X。5.从黄XX与黄小X同姓的事实不能必然推出黄小X知悉上述关系的结论。6.黄小X与杨X婚后多年一直感情较好,双方彼此信任,黄小X相信杨X的陈述符合常理。二、黄小X没有抚养黄XX的义务,黄小X的抚养行为构成无因管理之债,杨X、黄XX应当返还黄XX在黄小X家中生活居住期间的抚养费。首先,一审认定黄小X与黄XX之间是养父子关系显然有违法律规定,黄XX的生父从未同意将黄XX送养,黄小X若当时知情也不可能接受,且该“收养”行为未经县级以上民政部门登记,完全不符合收养的法定条件;其次,如果黄XX是杨X哥哥的小孩,黄小X依法对其不负抚养义务。三、一审认定黄小X没有负担黄XX的抚养费用错误。杨X、黄XX所举证据并不能显示杨X在2005年之前有收入来源,在此之前黄XX的生活费用必然是黄小X负担的;此外,即使2006年之后杨X在国外有较高的收入,杨X的收入也属于夫妻共同财产,杨X向黄XX支付抚养费中也有一半应认定为黄小X支付的。

二审中,黄小X补充上诉称:一、杨X极不诚实,存在大量欺骗行为,具体表现为在一审答辩中称黄XX是其与前夫的婚生子,杨X在不满18周岁的时候生育了黄XX,杨X17周岁时不可能获得合法的婚姻登记,因此黄XX是杨X的非婚生子。1996年双方登记结婚时杨X的实际年龄应该在26周岁以上,如果她当时带着一个8岁大的小孩,黄小X根本不会跟她结婚。1998年杨X把黄XX领入上诉人家时,黄XX已经是一个10岁的孩子。杨X故意隐瞒了她的实际收入,杨X在2012年起诉离婚时为了少支付婚生女儿的抚养费,称自己在国外从事走鬼式的工作,收入比较低。而在本案一审时她主张她有良好的经济收入。二、本案是一种欺诈性的抚养关系,本身就是一种侵权行为。相应的法律依据是最高人民法院(1991)民他字第63号复函。欺诈行为也侵害了一般人格权,因此黄小X主张对方赔偿精神损害。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黄XX答辩称:杨X在1996年与黄小X结婚,当时杨X在珠海打工,黄小X在澳门打工,结婚之后杨X除了怀孕、哺乳期间没有工作之外,其他时间都有工作。黄XX是8岁的时候来到珠海杨X家的,黄XX不可能是黄小X跟杨X的婚生子,也不可能是杨X婚后跟别人生的小孩。杨X在来珠海之前是在内地农村生活,当时在黄XX老家17、18岁的人存在事实婚姻是正常的,后来她为了来珠海打工,才在老家找人把年龄改小,但不是为了欺骗黄小X。

本院查明

本院查明:关于黄XX与黄小X之间的关系问题,二审中,黄XX陈述,其跟杨X在珠海这边没有亲戚,这种关系只有黄小X知道,黄小X一审的证人是他的亲戚朋友,黄XX在日常生活中是叫黄小X“老豆”的;黄小X主张,杨X告诉他她哥哥嫂子都去世了,黄XX是她哥哥的儿子,黄小X想着反正都结婚了,也就答应抚养了,平常黄小X叫黄XX的名字,对外人黄XX叫黄小X“老豆”,但黄小X的亲戚朋友都知道他是杨X哥哥的儿子,两人关系很普通,没什么感情。

二审中,黄小X主张本案是一种欺诈性的抚养关系,本身就是一种侵权行为,相应的法律依据是最高人民法院(1991)民他字第63号复函。

经审理,本院对原审查明的其他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中,黄小X主张杨X与其结婚时隐瞒了黄XX是杨X婚前所生儿子的真实情况,导致黄小X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抚养黄XX直至成人,遂诉请杨X和黄XX赔偿抚养费和精神损害抚慰金。一审中,黄小X以无因管理之债向杨X和黄XX主张权利,二审中,黄小X又以欺诈性抚养的侵权之债向杨X和黄XX主张权利,故黄小X的主张能否得到支持取决于黄小X主张的欺诈事实是否存在。本院评析如下:黄小X主张直到2012年杨X提起离婚诉讼时才第一次知道杨X与黄XX之间的真实关系,是基于以下事实和证据:1.双方结婚时,杨X称黄XX是其哥哥的儿子,因黄XX生父母均已去世,黄小X出于对杨X的信任就同意照顾黄XX;2..黄小X提交的户口本显示黄XX与黄小X是“其他亲属”,说明黄小X当时并不清楚黄XX的身份,否则应当记载为“继父子关系”;3.一审中,黄小X申请的证人作证称都听黄小X说黄XX是杨X亲戚的小孩;4.黄小X与杨X婚后多年一直感情较好,双方彼此信任,黄小X相信杨X的陈述符合常理;5.1996年双方登记结婚时杨X的实际年龄应该在26周岁以上,如果她当时带着一个8岁大的小孩,黄小X根本不会跟她结婚。对此,本院认为,首先,黄小X主张杨X在结婚时谎称黄XX是其哥哥的儿子、双方婚后感情较好等,仅有黄小X的陈述,并无相关证据作证,本院实难采信;其次,虽然黄小X户口本中黄XX并未以“继父子关系”的身份入户,但是,该登记信息既可能是杨X隐瞒事实真相所致,又可能是黄小X明知双方真实关系但出于其他考虑因素而为之,更为重要的是,双方结婚时,杨X已经生育黄XX,若在户口本登记黄XX为黄小X的继子,则黄小X与杨X结婚后再生育将违反计划生育政策,从生活常理角度考虑,后一种可能性的概率较高;再次,即使双方结婚时杨X实际年龄已经26周岁,但黄小X已经年满30周岁,黄小X明知杨X婚前生育黄XX的情况下仍与杨X结婚亦无有悖生活常理;最后,黄小X一审中申请出庭的证人或是其亲戚,或是其朋友,双方之间存在利害关系,且证人也只是陈述听黄小X说过黄XX是杨X哥哥的儿子,对于黄小X与黄XX之间关系的表述前后矛盾,该证言只是间接证据,其可信程度相对较低。综合以上分析,从黄小X主张的上述事实和证据不能推出杨X对黄小X构成欺骗的结论。反观本案的其他事实,杨X在2012年2月向原审法院提起离婚诉讼时在诉状中称“婚后,黄小X不满杨X婚前生育有一儿子,夫妻关系一直不和睦”,如果杨X在与黄小X结婚时隐瞒了真实情况,杨X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当知道在此时披露此事必然会激化黄小X的情绪,不利于解决双方之间的离婚纠纷,但是,杨X在离婚诉状中明确陈述此事由,且双方的离婚纠纷经调解结案,双方在调解协议中对于黄XX的抚养费问题并无涉及,说明该事由对黄小X的触动并不大,黄小X早已知悉该情况的可能性较高。此外,原审法院基于黄XX与黄小X女儿同姓且取名同辈的传统习俗、黄小X在十余年的婚姻生活中未全面了解事实有悖常理等对此也作了相应的分析,本院在此不予赘述。综上,黄小X主张杨X构成欺诈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采信。黄小X诉请杨X和黄XX返还抚养费、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基础事实不能成立,无论黄小X以何种法律关系向杨X和黄XX主张权利,本院均不予支持。

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基本清楚,适用法律基本正确,实体处理恰当,本院予以维持。上诉人黄小X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754元,由黄小X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 判 长  朱学辉

代理审判员  郑 恒

代理审判员  肖 锋

二〇一三年五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梁煜平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