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作立与周烈根郑舜廷民间借贷纠纷一审驳回起诉裁定书

已收藏,可进入个人中心查看

基本信息
审判人员:
案号:
(2016)粤0391民初338号
案由:
案件类型:
民事 裁定
审判日期:
2018-04-24
收藏
裁判文書>正文阅览
肖作立与周烈根郑舜廷民间借贷纠纷一审驳回起诉裁定书
字数:3011
预计阅读:4min
审判人员:
案号:
(2016)粤0391民初338号
案件类型:
民事 裁定
审判日期:
2018-04-24
案由:
当事人信息

原告:肖作立,男,1957年8月13日出生,汉族,住所: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郭天喜,广东和律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周烈根,男,1983年10月23日出生,汉族,住所:广东省珠海市香洲区。

被告:郑舜廷,男,1963年2月28日出生,澳门特别行政区居民,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光大,广东莱特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余培芸,广东莱特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原告肖作立诉被告周烈根、郑舜廷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3月1日登记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原告委托诉讼代理人郭天喜、被告郑舜廷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光大、余培芸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周烈根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进行了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两被告向原告连带偿还借款本金564万元;2.判令两被告向原告连带支付利息(2015年6月1日至2015年9月24日以本金565万元为基数,按月利率2%计算为433166元;2015年9月24日起以本金564万元为基数,按月利率2%计算,暂计至2016年3月1日为594080元,实际计算至两被告还清借款本息之日止的全部利息);3.判令两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保全费和公告费。

事实与理由:2014年8月,原告经被告郑舜廷介绍认识被告周烈根。被告周烈根为了生产经营需要,于2014年9月份至2014年12月份多次向原告借款,由于没有签订书面借款合同,双方口头约定借款利息为月利率3%,借款期限截至2015年5月31日。原告通过委托第三人赵泽铃汇款给被告周烈根共计4798000元,原告本人汇款给被告周烈根共2580000元,截至2014年12月26日,原告共出借给被告周烈根借款合计7378000元。借款期限届满后,被告周烈根未足额支付本金及利息。2015年6月27日,被告周烈根给原告出具《承诺书》,承诺于2015年7月2日前还清利息,2015年8月份前还清剩余欠款5650000元本金,被告郑舜廷作为担保人在《承诺书》签字按手印。此后,原告多次联系被告周烈根要求还款,被告周烈根均无故拖延,担保人于2015年9月25日偿还了借款本金1万元,最后被告周烈根完全失去联系。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特提起诉讼,请求判如所请。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2017年6月7日,原告向深圳市公安局南山高新技术园区派出所报案称,2014年9月至12月,周烈根使用伪造的周于杰身份利用其提供的深圳市鑫银汇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营业执照在紫光信息港与肖作立合伙经营投资公司,声称通过从事资金过桥抵押赚取利息差来盈利,期间周烈根以4份伪造的房产证声称过桥抵押骗取肖作立为其融资借款共计7378000元,后无法按照借款约定归还本息。

2017年7月24日,深圳市公安局南山分局决定对周烈根诈骗案立案侦查。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涉及刑民交叉的问题。“先刑后民”是我国处理刑民交叉案件的一个重要司法方法,但在法律层面,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条第一款第五项规定的中止诉讼外,并无其他关于刑民交叉案件程序处理的法律规定,对于经济行为本身涉嫌犯罪的程序处理,主要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经济纠纷与经济犯罪处理问题的相关司法解释。

早在1985年8月、1987年3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公安部两次联合下发了《关于及时查处在经济纠纷案件中发现的经济犯罪的通知》(已废止)和《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发现经济犯罪必须及时移送的通知》(已废止),明确规定人民法院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发现涉嫌经济犯罪时应当及时移送侦查机关处理。1997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关于审理存单纠纷案件的若干规定》则专门针对存单纠纷案件中的刑民交叉问题的处理作了规定。1998年4月21日,在总结经验的基础上,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该司法解释是目前为止对刑民交叉问题最为全面的规定,首次明确了以是否“同一法律事实”“同一法律关系”作为区分不同类型刑民交叉案件处理方式的标准,即刑、民分属不同法律事实的,刑民并行;刑、民属于同一法律事实的,先刑后民。该《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条规定:“人民法院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发现与本案有牵连,但与本案不是同一法律关系的经济犯罪嫌疑线索、材料,应将犯罪嫌疑线索、材料移送有关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查处,经济纠纷案件继续审理。”第十一条规定:“人民法院作为经济纠纷受理的案件,经审理认为不属于经济纠纷案件而有经济犯罪嫌疑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将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该条明确规定了人民法院将有经济犯罪嫌疑的案件误当民事经济纠纷案件受理后的处理方式,就是驳回民事起诉,将其移送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侦查及审查起诉。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出台第七条规定再次重申了这一处理原则,即“对于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正在侦查、起诉、审理的非法集资刑事案件,有关机关或者个人就同一事实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或者申请执行涉案财物的,人民法院应当不予受理,并将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或者检察机关。人民法院在审理民事案件或者执行过程中,发现有非法集资犯罪嫌疑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或者中止执行,并及时将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或者检察机关。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在侦查、起诉、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中,发现与人民法院正在审理的民事案件属于同一法律事实,或者被申请执行的财物属于涉案财物的,应当及时通报相关人民法院。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确属涉嫌犯罪的,依照前款规定处理。”2015年8月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也再次重申了这一处理原则,即“人民法院立案后,发现民间借贷行为本身涉嫌非法集资犯罪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并将涉嫌非法集资犯罪的线索、材料移送公安或者检查机关。”

本案中,原告主张被告周烈根应还本付息的事实与原告刑事告诉周烈根涉嫌诈骗的事实为同一法律事实,深圳市公安局南山分局已立案侦查。根据“刑、民属于同一法律事实的,先刑后民”的处理原则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一条规定,本案原告的起诉应予以驳回。

综上,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二十四条第三项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三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零八条第三款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肖作立的起诉。

案件受理费58714元(已由原告预交),因原告的起诉被驳回,待本裁定发生法律效力后,再退还给原告。

如不服本裁定,原告、被告周烈根可以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被告郑舜廷可以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人员

审 判 长  郭成

人民陪审员  刘劼

人民陪审员  周洁

二〇一八年四月二十四日

书 记 员  刘欢

指南
反馈
微信
APP
置顶

意见反馈

下线申请
×


申请下线文书 《申请须知》 2014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这是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贯彻落实审判公开原则,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有着深远的积极意义。 作为一家非盈利性、非商业性网站,聚法案例 所有裁判文书都来自法院依法公开的数据,免费提供给法律社区检索查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十一条“……确因法定理由或者其他特殊原因需要撤回的, 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以上负责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专门机构审查决定,并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办理撤回及登记备案手续”, 如对文书的公开或者涉及隐私的内容有异议,请与相关法院有关部门联系。法院处理之后,聚法案例 会进行同步操作。 另,聚法案例 对法院发布的文书内容没有勘误及修改的权利,因此不接受对文书内容进行修改或者选择性屏蔽的申请,敬请谅解。 若对裁判文书的公开是否需要当事人同意以及是否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等方面仍持有疑问,建议向法院或者律师咨询。

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